内蒙古五原劳教所暴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内蒙古五原劳教所,是内蒙古西部地区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旧劳教所位于内蒙古五原县东土城,2001年夏,江泽民邪恶集团为迫害法轮功在全国各地扩建和新建一大批劳教所,于是五原劳教所就由“上边拨专款”在五原县通往乌拉特中旗公路旁新建了起来。为了遮人耳目,在公路边大墙上写着“五原县兴隆镇教养院”。

这里是用来非法关押内蒙古西部地区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基地。被长期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有锡林郭勒盟、呼和浩特市、包头市、巴彦淖尔市、乌海市、阿拉善盟、赤峰市等处的法轮功男学员,甚至还有北京市、河北等地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关押在此。

五原劳教所分四个大队,每个大队都非法关押过法轮功学员。这里的警察之间大多都有亲戚关系,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卑劣。电击、上绳、拳打脚踢、用鞋底抽打脸、嘴;关小号、(所有窗户用纸糊住)长时间罚站、不许睡觉;指使吸毒人员、黑社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长时间超负荷奴役劳动,等等。下面是我所看到或亲身经历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

长时间电击、拳打脚踢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劳教所政委穆建峰(此人现已调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带领劳教所管理科、教育科、保卫科,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等十多个恶警在新所一楼一个大的空房间内,对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张瑞童、赵忠友、杨振奇、成长林、桂志宇、温勇、梁宝池等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残酷迫害。当时房间内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

十一月份的一天上午八点左右,三大队全体劳教人员(包括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操场跑步,三大队恶警杨阳把关押在三大队的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叫出来,领到一楼一个很大的空房里,并让这些法轮功学员站成两排。一会儿,穆建峰带着十几名恶警进了房间,穆坐在椅子上,其余恶警站在四周,穆问:“听说你们不写作业,怎么回事?没等法轮功学员说话,三大队的副队长恶警杜向阳走到法轮功学员梁宝池前挥手就朝梁的面部打去,一边打,一边把梁宝池往屋外拽,这时站在四周的恶警一拥而上,把温勇、张瑞童、梁宝池拉到屋外走廊,成长林被拉回屋内,恶警的狂叫声、打人的拳脚声、电击噼啪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响成一片,这时三大队大队长恶警王继高走到赵忠友前问“写不写作业”?赵忠友回答:“不写,你们凭什么打人?”王继高挥拳就打,边打边把赵忠友拉到屋外,一群恶警蜂拥而上,赵忠友被打的在地上直打滚。接着,法轮功学员杨振奇、桂志宇、成长林陆续被带出屋外分别被关在小屋内,遭殴打、电击等,一直持续到上午十一点。这时被打的七名法轮功学员已不能正常行走,脸部变形,头部肿大,嘴肿的无法张开,身上伤痕累累。

施暴恶警姓名:
张x x(管理科科长)
王东雷(管理科警察)
张前 (教育科科长)
张大虎(保卫科科长)
王继高(三大队队长)
杜向阳(三大队副队长)
杨阳(三大队警察)
刘军(三大队警察)
王金彪(三大队警察)

还有一些邪恶警察不知姓名。

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春,一大队法轮功学员马英巨、李振江、崔小佳等绝食抗议恶警以“安检”为名非法搜查个人物品,一大队恶警赵乃卫,教育科科长张前等对法轮功学员李振江多次上绳,恶警张前对李振江狂吼“给x x党跪下”,遭到拒绝,恶警们便象饿狼扑食一样,把李振江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电击。李振江被打的生不如死,无法承受,咬断了舌头。恶警们见他嘴里不断吐血,这才住手。崔小佳被多次上绳,马英巨被关小号多次,遭上绳、电击等酷刑迫害。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造成李振江双手麻木,不能正常抬起,失去了半截舌头;马英巨被电击的腰部以上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呈黑焦状,象被用火烧过一样,惨不忍睹。

利用吸毒、黑社会等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九月法轮功学员成长林被三大队吸毒人员齐存、白X X、包X X三人打的口、鼻直流鲜血,鼻梁被打的血肉模糊,牙齿松动。只因成长林喊“法轮大法好”,当时三大队恶警王继高、杨阳就在现场,不但不制止,还要用电棍电击,直到成长林满脸是血才住手。法轮功学员冯天治被二大队黑社会人员外号“洪老四”等人殴打,打完后还要用木凳骑在他身上,不让起来。因饭前不唱邪党的歌。法轮功学员李振江、马英巨被一大队劳教人员霍X X等拳打脚踢。

关小号长期罚站,剥夺睡眠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夏,法轮功学员崔小佳在旧所被罚站连续多日,半夜别人都睡了,才允许他睡。

二零零二年秋,法轮功学员成长林在一大队被关小号罚站,小号窗户玻璃用纸糊住,关小号期间不给吃菜。恶警只给他馒头和玉米面糊,所谓玉米面糊,就是把玉米面用温水冲一下,上面是水,下面是生玉米面。罚站期间,二十四小时不许他睡觉,两个包夹轮换休息,恶警让包夹大声念邪恶写的诬蔑法轮功的胡言乱语,罚站时站的不正包夹上去就拳打脚踢,按着头往墙上推撞。成长林被罚站十多天,腿肿的很粗,脚肿的无法穿鞋,无法正常行走。没多久,成长林肚子肿的象个临产的孕妇,被诊断为肝硬化腹水。同年,一大队法轮功学员马英巨被关小号、罚站、剥夺睡眠长达三十多天。

长时间超负荷劳役

五原劳教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超负荷劳役。一次法轮功学员杨振奇在挖大渠时累的没力气,在渠边呕吐,恶警沙恿民对杨振奇说:“在这整死你就象死个蚂蚁。”

中共打着“劳动教养”的名义建立了庞大的劳教系统,嘴上说教育人,然而,劳教所里污七八糟什么邪恶的事情都会发生,例如,二零零二年,有一次巴彦淖尔市防疫站工作人员对那里的吸毒人员进行抽血检验,发现五原劳教所的吸毒人员在劳教所内还能吸到毒品。

以上仅是在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一年内五原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相信实际情况比这些更加残酷。这里发生的许多事情很难为外面所知。当然不仅在五原,在中国的劳教所、监狱都充满着这种“法西斯”式的人权迫害。

呼吁全世界正义和善良的人士共同关注在中国所发生的对修炼人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援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共同制止中共的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