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第十八中学迫害教师 经济侵掠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重庆市第十八中学党、政人员助纣为虐,强行收缴了校内教职工大法学员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炼功磁带等,并宣布不准炼法轮功。同时,实施种种经济迫害。

一.第十八中学对教师陈昌均的经济迫害

(1)2000年5月1日假期,该校教师陈昌均与妻严光碧(大法学员,江北区米亭子小学教师)一同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十八中学保卫生张祖荣去北京接回陈昌均所花掉的近三千元差旅费,全从陈昌均工资中扣去了。米亭子小学接严光碧回重庆花的差旅费也从严光碧工资中扣除。

(2)2001年1月该校教师王素碧、陈昌均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北京公安非法拘押,十八中副校长与张祖荣到北京接回王、陈二人,熊与张各用差旅费近三千元,也分别在五、陈工资中扣除。

(3)2001年至2003年学校停发王素碧工资24个月,停发陈昌均工资25个月。

(4)2005年3月至2007年6月学校只发给陈昌均生活费每月600元。每月扣去了200元。

(5)自2003年起每学期期末奖、年终奖、旅游费等数千元不发给陈昌均与王素碧。

(6)2003年7月暑假中,陈昌均的姨夫因车祸住合川救急中心。陈昌均前往探望,十八中无故派许多人去校外寻找,每人每天发补贴几十元,花掉了约800元,全从陈昌均头上扣除。

(7)学校每年发给退休老师的福利钱及物品约四千元左右,学校一直不发给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退休老师中的大法学员,陈昌均从2004年11月退休至今,没得到十八中任何福利钱。2008年12月发退休老师过年慰问钱,每人1100元,大法学员吴光明不写“三书”,也没得到。

(8)十八中枉法,私自扣下了政府拨给陈昌均的房屋补贴金2万多元,陈昌均去找学校领导,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答:写了“三书”就发,不写不发,至今二年多了未发。

(9)2003年下学期,学生处安排陈昌均加班整理档案迎检,加班了三天,学生处造加班工资表时,分管副校长张帆叫不写陈昌均名字,其他人都领到了加班费,而陈昌均没得到。

(10)2004年下期,由于陈昌均不写“三书”学校就叫下岗,只发生活费,说半年后退回教委安排,后因陈昌均符合提前退休条件,就办理了退休,十八中硬减去陈昌均几年教龄,每月按理说5%数额发退休金,只有几百元。

(11)十八中至今不给陈昌均办理社会福利证件如医保卡等。

二.损害学校经济利益 迫害大法弟子

(1)2004年2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马向江北公安分局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有15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期满当天,十八中用校车秘密强行将陈昌均押送去了重庆井口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学校应每月支付给邪恶洗脑班4千5百元,共支付了一万八千元,熊克容、马培高还不知耻的对人讲,学校花了多少多少钱。

(2)2008年4月,十八中同意付给公安数万元人民币,让江北区公安分局绑架大法学员退休教师胡占英、牟其明、王素碧、吴邦英等去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迫害,并付诸了实施。

(3)为达迫害目的,2005年,十八中暗自在校外高薪招了两名暗探戴××,付××,每天专候校门外,监控大法学员。2005年3月15日上午,陈昌匀与妻严光碧一同去校外讲真相贴不干胶,却不知道已被跟踪,并报告了十八中领导,十八中让他们向当地派出所报告,约十三点一群恶警在溉澜溪绑架了陈昌均,在他家抢走许多东西,公安当晚还将陈、严二人押去了江北区看守所,刑拘一个月迫害,4月15日,释放了严光碧,却又将陈昌均非法劳教两年,押去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三.跟踪、监控 迫害大法弟子

(1)自2000年6月大法弟子陈昌均从江北区看守所回校后,十八中就开始叫保卫科人员监控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每出入校门都要做记录,“敏感日”将临,十八中就叫门卫脚跟脚的跟踪监视大法学员,去任何地方都如此。过年过节或向父母祝寿之日,原本喜悦团聚之时,家中坐个存心不良的陌生面孔,使全家人倒胃口,让人扫兴、恐怖。2008年,陈昌均的母亲生病住院,陈昌均去护理,十八中也派一门卫跟踪坐病房中又骚扰。2007年,陈昌均的父亲在江津区女儿陈昌兰家去世,陈昌均前往送葬,十八中连夜派两人打的跟踪到了当地骚扰,同时十八中向江北区政府610黑报告,电话打到了江津区政法委,通知到了当地镇政府,村社,要求协助监控陈昌均夫妇。制造恐怖紧张气氛。迫害大法学员及家人,十八中对所有跟踪人员报销每次出行车费与各餐补助,实报实销。

(2)自欺欺人2008年4月起,至今十八中对大法学员实行全天候监控,大法学员每次出校门都必有一门卫跟踪,并说要这样长期干下去。妄图以恐怖达其迫害罪恶目的。

校外群众对十八中这种不人道,目中无法无天的跟踪迫害纷纷指责,门卫他也不愿干这违背良心的坏事,却因十八中以扣工资,下岗为要挟,有次杨松跟踪陈昌匀稍慢了几步,杨松与值班的黄日兵就被各扣了二十元钱。

(3)十八中还规定大法学员走远处事先必打报告经批准才行,可以了还得有人跟踪。

十八中大法学员多次去给熊克容,马培高讲真相,劝其停止迫害,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攻击大法,还强调要继续(迫害)干下去。

由于十八中对大法学员们的精神、经济等多方面迫害,陈昌均身体受到了较严重摧残,在狱中造成的胃痛加重了,近半年来没正常吃过一餐饭,多时间吃点玉米糊或喝点糖水度日,身体瘦了三十多斤,常痛得汗水直冒,躺在床上起不来。其妻严光碧遭邪恶洗脑班与重庆女劳教年迫害,如今双目失明,没有光感,全身水肿,常大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两人吃饭都无法煮,十分艰难,星期日女儿买菜回来炒好,放冰箱里,吃几天,饭也如此。

法轮大法教人真善忍做道德品质更高尚的好人,炼法轮功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希望十八中领导人理智的分辨是非善恶,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学员迫害,选择——拥有幸福的未来,别去做中共邪党的陪葬品,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