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退休职工于春兰遭受恶党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2009年2月12日,佳木斯市英俊派出所三名警察到大法弟子于春兰家,在于春兰不在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拿走大法磁带、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以下是大法弟子于春兰的遭受恶党人员迫害的经历。

于春兰是佳木斯纺织厂退休职工,由于三班倒,睡不好觉,得了神经官能症、风湿性关节炎、鼻炎,后来又被查出子宫肌瘤。害怕手术开刀,不知怎么办好。这时邻居大姐说:炼法轮功能治病,有许多人有病炼功都炼好了,可神奇了,你也试试吧!就这样,于春兰于97年9月份喜得大法。通过炼功,几种病不知不觉就好了,大法真神奇!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从心里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了。不让学法炼功怎么办呢?于春兰和几名同修一商量,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做好人没有错,就坚持学炼法轮功。2000年9月末,于春兰在同修家,被佳木斯英俊派出所安××(不知名)二个警察劫持到派出所。然后恶警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像片。于春兰被关进看守所,20多天后回家才知道,家里被邪党勒索1600元钱 。

2001年7月末,于春兰在同修家学师父新经文,被恶警从电话中监听到。到同修家把于春兰等七人劫持到佳木斯英俊派出所,非法抄家,后被关进看守所,家属被610的陈万有勒索3000元才放回家

2001年11月,在师父和大法遭到诽谤、污蔑的情况下,只有走出,上北京请愿。这样于春兰和两位同修坐火车到天津下车,又坐车到天安门打条幅。她打出“法轮大法好”,被北京恶警劫持到站前派出所。警察问姓名,不说就被关进大屋子里。屋里已经关了10多个人,都是不同地区来的,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一起了,互相鼓励,谁也不说名字。

大约半夜10点半多钟,来了一批真枪实弹的武警,把她们一个个劫持到车里,汽车跑了好几个小时(不知道什么地方,可能是郊区),武警把她们一个个隔离了,好几个警察对付一名大法弟子。有的不说不配合,就拉到外面冻。有的被浇凉水,棉衣棉裤都都冻成冰了。那是2001年11月末,数九寒天,那情景惨不忍睹。便衣警察不让于春兰睡觉,不让闭眼睛,轮班看着,有时90度大弯腰,有时开飞机,有时两个胳膊背铐着去上大挂,还用手往后拽手铐,那疼痛的滋味无法形容。几天后在被折磨得迷迷糊糊时说出姓名,地区后,被关进看守所,每天都有人看着于春兰,不让你炼功,发现就挨打,晚上睡在冰凉的水泥地。关了20多天后,被送回本地,这时于春兰女儿要生小孩,没人照顾,家属又被佳木斯英俊派出所郭维山等勒索伙食费,车费等5000多元,没有收据。

2007年5月,于春兰和同修去挂条幅:“法轮大法好”、“退出邪党、团、队保平安”,被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英俊派出所杜峰等人抓住。当天,七个恶警(便衣)围住那位同修拳打脚踢。当时同修被打成多处大包(头部)腰被踢坏了。后来,英俊派出所非法抄家,被关进看守所,那真是人间地狱,每天规定每人完成一千多个牙签,往牙签上粘花,出口,完不成任务,就体罚,不让睡觉。看守所处处刁难大法弟子,家属买的棉被、褥子不给用,用破的鼓大包的脏被,定的饭,生活用品,故意把名字写错,发不到本人手里。

大法弟子崔胜云被公安局,安全局,国保大队,六一零办公室等五个部门的恶人蹲坑绑架后,头上被戴上塑料袋往墙上撞。脚下拳打脚踢,打得脑震荡。恶人逼着看守所收人,送来时崔胜云的衬裤、运动服湿透了(月经)谁看见了都心酸。全屋20多人(包括刑事犯)都哭了后。于春兰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8天,家属又被邪党勒索4000元钱才回到家中。

她只是学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说真话、实话,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可是却一次次的被非法抄家,绑架,警察多次骚扰,她和她的亲人承受精神、物质的双重压力。甚至年迈的婆婆(现已去世)活着的时一听说警察就害怕,一看见警车就哆嗦。这就是共产邪党所说的和谐社会,人权最好的时期。在我们身边正发生着对修“真、善、忍”的修炼者惨无人道的迫害,几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甚至活摘人体器官,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被迫害致残、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