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老年妇女被劫持迫害致不能行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林玉琴2008年5月2日上午9时在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庄河市兰店乡元和村小孙屯恶人吕国政举报到110,被兰店乡派出所肖增厚、邓岩等人劫持到庄河看守所迫害至今,现在已经不能独自行走,瘦得皮包骨头。

林玉琴是庄河市徐岭镇杨屯村林家山屯家庭妇女,今年62岁,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如眩晕证,贫血,胃发炮,皮肤病,和风湿病等等。每次眩晕症犯病都要躺上好几天,不吃也不喝,连眼睛也不敢睁这还算好的,有时没人在附近犯病时自己又来不及躺下,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严重的类风湿,别人夏天穿裙子,她穿棉球裤,还冷得不行,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皮肤病让她最痛苦,八岁得的病,到修炼前,到处医治无效,钱可没少花,每次犯病少则十天八天,多则半个月二十天,不吃也不喝,躺在床上痒得难受,手不停的挠,直到全身都肿的象馒头,眼睛只剩了一条缝,别人看见了都害怕。修炼法轮功后,她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健康的老人,不但自己家的农活不用别人帮忙,连儿子和女儿家的活也全包了,有时间还帮亲属邻居家干活,使周围的人都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

林玉琴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变好,性格也变了,以前她张嘴就骂人,从来没有觉得不妥的。有一次她的儿媳妇和侄媳妇为菜地边闹矛盾,互相骂,她当时也在菜地,她侄子和媳妇又把矛头转向她,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她在低头干活,好象没听见一样,有几个邻居看不过去说:“你也没招惹他们,还是他们的长辈,凭什么骂你,你为什么不骂他们?”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的忍让使侄子和媳妇感到惭愧,事情过后他们和从前一样相处非常好。还有一次秋天,她去买鸡蛋,路过一片苞米地时,发现一大堆苞米(能有一百多棒),就想是谁家落的,种地多不容易,她鸡蛋也不买了,赶紧回去挨家挨户找落苞米的主人。问了八九家终于找到了。在询问的过程中,有一位妻子对丈夫说:学法轮功的人跟咱就不一样,要是那一堆苞米叫我看到我非捡回自己家不可,是捡的又不是偷的,我们跟炼法轮功的人比差距太大了。林玉琴有时上集市去买东西,有好几次回家发现人家多找钱给她,他都赶紧送回去,怕集市散了,找不到多找钱的人。这还是我们知道的一点点。

林玉琴的丈夫患脑血栓出医院后,也没有痊愈,手和脚不听使唤,还经常摔跤,需要人照顾。大儿子九九年海上遇难,撇下大儿媳和只有五岁的小孙子,孤苦的母子俩生活至今。小孙子每到寒暑假都到奶奶家住,今年回奶奶家,奶奶没在家却在看守所,孩子会是什么心情,我们难以想象的。小儿子分家另过,夫妻俩在外地打工,还有十岁小女孩由林玉琴照顾,现在小儿子只好回家照顾有病的父亲和上学的女儿,因家庭困难还得找点活维持生活,非常辛苦。

林玉琴还有一个女儿,也是九九年炼法轮功的。修炼前,被病魔折磨的生不如死,家里的钱为她都花光了,还欠了外债,她的身体还是一天不如一天,今天活着,明天还能不能活她都不敢想,天天在病痛中挣扎,严重的失眠使她七天七夜不睡觉,人非常瘦,起来眼前冒金星,站不稳。不断咳嗽,她的嗓子老是哑的,还有咽喉炎、胃炎、肠炎、肩周炎、胸膜炎、胆囊炎、贫血、眩晕症、腰间盘突出、心动过速等等,全身没有一个零件是好的。从修炼法轮功以后,所有的疾病全部根除,成了一个健康乐观的人。

好景不长,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四日晚九时,有人敲门,她女儿把门打开,本村治保主任带着徐岭派出所以张涛为首的三个警察闯进她女儿家,非法抄家,非法抓人,她女儿走脱,恶徒把还未修炼的女婿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释放的条件是签个字,等他妻子回家,他把妻子送到派出所就放他。后来她女儿去买日用品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徐岭派出所姓马的警察为首再次绑架。到派出所姓张的教导员拿出一张纸,上面写得满满的字,还贴了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大照片,叫他女儿看,姓张的说:“这些东西都是在你家翻的,上面还有你丈夫的签字。”

她女儿愣了,在她家抢走的是大法书,和录音机,还有VCD,根本就没有真相资料(就是有真相资料也是正确的,要是所有的人都听一面之词,怎么来分辨好坏善恶呢),她女儿质问姓张的警察说:“你们为什么要骗我丈夫签字,你们用他签字来栽赃陷害我,你们明明是知法犯法。警察说:“我们说你有你就有,说你没有就没有。”然后他说:“你学法轮功家都不管了,院子里的草长得老高,”她女儿说:“你们还好意思说,不是今天蹲坑就是明天去我家抓我,把我逼得有家不能回,这些损失都是你们造成的,你们三番五次到我家骚扰,连我年迈的父母亲家也不放过,使两位老人精神压力很大,你们说我不管家,修炼前,我家的农活是雇人干的,修炼后,我没有病了,农活都是我自己干的,你们不相信我,你们可以自己到我们村去问一问。你们口口声声说不让我炼法轮功是为我好,哪有为人好,把人抓到看守所,监狱,甚至迫害死的,这就叫为别人好吗?你为了我好,我有病没钱治的时候你们哪里去了,现在没有病,你们三天两头往我家钻,我有病痛不欲生的时候,你们又在何处?你们还告诉我谁要问你病是怎么好的,你别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就说是医院治好的,我不会昧着良心说假话。我没见过我师父什么样,也没给过他一分钱,他就叫我们做个好人,我还没做得那么好,全身病都好了,你们把我往火坑里推,却说为了我好,谁好谁坏我还是分的清的。”后来她女儿闯出派出所再也不能回家。

林玉琴的女婿因警察多次骚扰和惊吓过度,又加上担心妻子的安危,得了肝硬化腹水,和心动过速,现在勉强干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