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

  • 给长沙女子监狱警察的一封信

  • 给郴州国安、国保人员的信

  • 给南方航空北方分公司领导及职工的一封信

  • 为你算笔生死帐——善劝参与迫害者

  • 给长沙女子监狱警察的一封信

    长沙女子监狱干警:你们好!

    最近又听到了一些从你们监狱中出来的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情况,我听了非常难过。我不但为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难过,更为你们的所为感到担心,因时间不等人,我迫不及待的向你们写了此信,也许你们会从中有所启发。

    长沙女子监狱是众所皆知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最严重的监狱之一,之所以几年来一直能够使迫害维持下来,且不断升级,并不是你们不懂法律,也不是你们真正的个个都没有了人性,(你们中也有善良的人),也不是你们对大法弟子有什么仇恨,而是你们一味的认为所谓的“转化率”可以使你们提拔,可获得巨额经费,同时也是因为你们面对的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且上级有指示:“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上封宝剑,所以你们才敢这样做。

    可是,这是一个遭受迫害的修炼团体,而并不是什么罪犯。尽管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们有一个最根本的准则,就是按照李洪志师父的教诲,以“真、善、忍”来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做一个好人。在面对你们要她做违背良知的要求时,当然会拒绝,当然不会配合你们,有很多甚至宁可放弃生命,也不做这样违背天理的事。可是你们却认为是不服所谓的管教。最根本的来讲就是你们认为挡了你们的财路,影响了你们的升官梦。在金钱与升官双重利诱下,你们完全放弃了干警必具的素质与职业道德。在对转化率的一味执着的追求下,作为人民警察的道德底线一层一层被冲破,失去理智的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的害,什么洗脑班、攻坚班、送精神病医院等一切手段全都用上了。

    其实,你们也完全知道被迫害进来的大法弟子大都是年龄较大的人,有很多曾经是“药罐子”而走进大法中来的,通过修炼使自己能明明白白做一个好人,使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改变,从而丢掉了药罐子。这对长期被病魔折磨的人来说,不就是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吗?你们要她们“转化”,要她们放弃修炼,不就等于要她们的命吗?她们能干吗?不按你们的要求做,你们就逼迫她们长时间劳动,从早上早6:30直到晚上12:00—2:00.完不成任务,你们还说:“这是劳改场所,不是疗养院。”

    罚站是你们用的最多的,从早上五点起来一直站至凌晨,第二天,第三天,根本就不让睡觉,还不准打盹,一打盹,你们就指使那些刑事犯就用涤纶绳做成的鞭子,专门用来打眼睛的,用风油精、万金油擦眼睛。时间长了站不了,只能倒在地上,你们就指使那些刑事犯在地上浇水。脚肿大了,鞋子都穿不进去了,想换双大鞋,你们不让,三人用力将她们的脚塞进鞋子里,脚背都鼓出来了。就这样连续搞下去,直至“转化”了为止。如果还达不到目的就得到你们安排的“攻坚班”了,在烈日下曝晒、跑步、做俯卧撑、蹬马步、罚站、爬壁、坐“T”字凳、辱骂、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电棒电、双手反铐,一只手从背后上肩来反铐,脚手链铐,双手举过头铐起来脚尖着地………等一系列的手段进行折磨,作为妇女,且都是年龄很大的妇女,能经受得住你们这一系列的非人的摧残吗?

    采用这一系列的做法,尽管你们达到了一部份目的,换得了一时的满足,而这些做法的本身却严重触犯了监狱法的很多条款,已经构成了犯罪。可是你们还认为是执行上面的指示,是在履行一个警察的职责,而将法律与人性完全放弃了。这就是你们的最大悲哀。也是我为你们感到痛心的根本原因。

    监狱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因为这里押着有各种各样的罪犯,同时也关押着有不同时期被冤枉,被迫害进来的无罪的受害者。监狱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因为要将坏人教育成好人,使真正犯人能认罪服法,重新做人;改造成真正的遵纪守法的公民。同时又要将被迫害进来的受害者进行保护,这就是监狱所要担当的责任。所以在处理一些特殊的问题时就能充份体现出监管人员的智慧与良知,采用比较智慧的做法,而为自己的未来留下一片蓝天。

    其实大法弟子被送进监狱本身就是中国政法系统的最大耻辱;从迫害到今已十年多了,你们的转化除逼迫大法弟子写一些假话和一些没有良心的话外,又能做些什么呢?这种做法除给社会造成一些假相,使江泽民的迫害正当化加剧对大法的迫害外,能给社会起到任何好的作用吗?其实:那些被转化过了的人,都是经受不住你们的折磨,而作出的带着巨大心灵伤害和痛苦的一时糊涂的做法,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她们的心,所以出来以后基本上都声明在监狱里的所做是在折磨中被迫写的,都声明作废,并表明重新修炼。这就表明你们所做的一切,并没有改变她们的心。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善心、语气加道理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不能,这是绝对的真理。李洪志老师不用钱,也没有权,就是一个人,一部法,却改变了上亿人的心,使上亿人达到身心健康,得到了全世界爱戴和修炼人虔诚的敬仰。而江泽民当时拥有国家的最高权力,动用全国的所有的政法机器和国家的巨大财力,开足马力的所有媒体造谣、诬陷宣传。采用抄家、罚款、办洗脑班、开除公职、劳教、判刑、醒刑、到活体摘除大法弟子器官等无所不用的残忍手段,长达十年多的对这个善良的修炼团体进行迫害,却没有改变修炼人的心。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其实这场迫害除给大法修炼者及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使上万计的大法修炼者迫害致残致死外,也给政府的形象造成了巨大的不可在估量的损失,浪费了上万亿的纳税人的财力,使执法系统的执法公信力完全失信于民,共产党也自然会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走向灭亡。这就是迫害的结果。

    女子监狱的干警,尽管你们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如此迫害,我们从来没有恨过你们。可我们为你们的做法感到难过和痛心,因为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必须承担后果的。所以你们也同样是受害者。同时我要明白的告诉你们,我们是受迫害的、是无罪的。故此我们能堂堂正正到国家信访办去上访。能走到天安门去讲真相,能够将我们所做的一切告诉全世界,一个真正的犯罪分子能到天安门去喊冤吗?同时我们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要求停止迫害,如果没有迫害,也就不存在反迫害了。而对大法的迫害本身就是邪恶的,是属于犯罪,而且是犯大罪,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所谓的上级领导,他们就是怕曝光,有很多做法就是所谓的口传密令,不留文字,有很多文件都销毁了,最终将责任全部推给你们。难道你们不可悲吗?

    其实大法的洪传绝不是偶然的。是在人类社会道德走向大下滑的时候,是在末劫时期最后一次传正法,而且是宇宙的根本大法。现在宇宙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变,从星系的碰撞、爆炸、解体到新的恒星与新的星系出现,宇宙变化之大令许多天文学家震惊。我们这个小小地球环境所发生的变化也是惊人的,生态危机,全球气候变暖,水资源危机……等一系列威胁人类生存的因素正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度展现在我们面前,这些已令很多科学家和有识之士所忧虑。

    当世界面对现在的金融危机产生恐慌时,很少有人去思考未来要面对的更大危机。当今世界的变化令人担忧,按照中国道家“天人合一”的思想,人间与天体的变化是对应的,那么我们这个人类社会所要出现的也将是挑战与希望并存的!如果有上天、神、佛的存在,他们在危难关头到人间来传大法,来归正人类的道德、来正法、来济世度人,那不就是人类的大福音吗?那还有政治的一面存在吗?相反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迫害来度人的“大法”与善良的修炼者,其罪之大可想而知。其实所迫害的不只是修炼人而是全中国,因为不但使中国人失去了解大法的机会,而且使很多人在蒙骗之下,对大法修炼者进行迫害而犯下了大罪,而要面对的结果是可怕的。

    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渺小的,当人类真遇到大的劫难时,人类本身是无能为力的。唯一的选择也许只有接受上天慈悲的教诲,走上一条向善的回归之路,才是可靠的选择。

    长沙女子监狱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干警们,特别是赵兰监狱长,你们绝对不要有侥幸的心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你们的一切所为,都将在历史中记载,一丝都不会漏下的。

    现在中共已在逐渐的被人民所唾弃,2002年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惊现“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就预示着中共将很快就要面临的遭天灭结果。所谓上级的指示,也只是江泽民,罗干等一伙害怕遭清算而死死的在维持着而已。

    而海外早已将江泽民、罗干一伙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被告上法庭;国内也出现了很多维权律师对迫害法轮功是属违法开始为法轮功说话,在从事这场迫害的很多610办、国安,包括监狱的一些干警,有很多都遭到了恶报,有很多也逐渐认识到了这场迫害的荒谬与残忍,而离开了这样的岗位,或是在暗中保护大法弟子,以洗去过去的罪业。

    所以,你们不但要为女子监狱的未来着想,而更要为你们监狱的干警着想啊!不要为了现在的一点蝇头小利,而将你们的干警推向被上天彻底淘汰的深渊啊。

    湖南大法弟子
    2009年5月1日


    给郴州国安、国保人员的信

    在经历了十年善与恶的惊心动魄较量中,我们目睹了郴州国安、国保恶警在中共邪党、在恐怖组织六一零的驱使下,不遗余力的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多少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食不果腹。时至今日,你们依然乐此不疲,在中共邪党全面走向解体,被国人唾弃之时,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不计后果的绑架、抢劫。应该知道你们的前辈寥爱清及全国每天大量的恶报事例,要知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啊!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郴州市国安恶警谢功香与北湖区国保恶警卞力川带领一批打手绑架了大法弟子寥小红夫妇、李湘黔夫妇,还有外地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恶警抢劫了大量的财物,没有任何手续。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寥小红家被恶警非法抄走的现金近十万,而李湘黔家有二万多现金现在他们手中。寥小红七岁的女儿放学,不知父母到哪儿去了,也进不了家门,背着书包在漆黑夜晚号啕大哭,直到晚八时才被好心的人接到家中吃饭。请问国安、国保的警察们,对待没有任何过错的好人,对待幼小的孩子,这样心狠手辣,不受惩罚,天理何在。

    国保恶警谢功香、卞力川不择手段,不遗余力的干坏事,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绑架了去办身份证的女大法弟子许郴生,非法关押迫害至今。国保恶警已经三次伪造材料要判刑。许郴生被开除公职、流离失所、夫离子散,83岁的母亲无人照顾,2009年过年前,老太太冒着刺骨的寒风,拖着艰难的步履,奔波于国安、国保之间要女儿,匪警们互相推诿,恶警卞力川大发淫威,指着老人大骂。那副流氓嘴脸无任何笔墨可形容。

    二零零八年五月,恶警谢功香、卞力川先后绑架大法弟子雷安祥、蒋希莲及寥松林、寥志军一家。寥松林一家五口,最小的佳佳未满五岁,目睹了恶警翻箱倒柜、行凶打人的整个暴力过程,佳佳裤兜里的800元钱,是佳佳上幼儿园的费用,抢红了眼的警匪们统统照抢不误。小佳佳吓得浑身颤抖,从号啕大哭到不敢出声,以至半夜国安警察用警车拉她与奶奶回家时,小佳佳坚决不要坐车,要步行回家。后来佳佳不哭、不笑,看见警察、警车就怕。而遭抢劫后的寥家一分钱生活费都未留。

    十年来你们追随邪党公然执法犯法,践踏宪法、法律,使社会道德沦丧,天灾人祸频发。恶警谢功香经常进出于酒肆歌楼,酒足饭饱之余,在纸醉金迷之中,还洋洋得意说:现在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殊不知,这你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天灭中共在即,为自己与家人选择未来,这才是当务之急,机会稍纵即逝啊!中国人民也决不会容忍中共邪党驱使一批不懂法、不知法的流氓警匪,假执法之名而破坏法律实施,五千三百多万的三退大军应该让你们清醒了!


    给南方航空北方分公司领导及职工的一封信

    惊悉你单位职工陈贤君女士,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正在上班时,被哈市南岗区国保大队强行绑架。这个事件令人很痛心。现在陈贤君的家人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打击,特别是她丈夫常年在外,她独自一人抚养孩子,十分不易,孩子失去妈妈的照顾,处境令人揪心。

    和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陈贤君善良稳重,乐于助人,了解她的同事都说:陈贤君人好而且很能干。就是这样一个按照“真、善、忍”做人的优秀职工,因为修炼大法身心受益,不愿意违心的说假话,为了别人有个好的未来,不顾个人的安危,告诉世人大法好,就被邪党警察绑架。天理难容!

    也许你会说,国家有法规不让炼法轮功,炼了就犯法。但是制定法律法规是要有依据的。而这些所谓的法规依据却是谎言与栽赃。拿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来说,这例案件已被证实是伪案。证据如:电视播放的慢镜头显示刘春玲不是被烧死,而是被警察击打身亡的;“自焚男子”王进东两腿被烧得黑糊糊的,腿中间盛满汽油的塑料瓶却安然无损;医生说刘思影呼吸道严重烧伤,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可是孩子居然在术后就清脆的说话和表演,完全背离医学常识;我们都知道一个生活常识,大面积烧伤,烫伤的人,他的创伤面要尽量的暴露,避免化脓感染,可是电视上的自焚者却全身包裹严实,难道还怕老百姓看到“伤口”吗?自焚案尚且如此,其它案例也是如法炮制。那么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法律实质上是什么?想想数以万计的冤、假、错案中的含冤受屈的人们吧,他们都是以国家政权机关的名义“合法”判处的。中共历次运动中使用欺骗和恐怖手段,迫害死8000万同胞,尤其对法轮功的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被世界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可这其中就有我们的亲人、朋友和同事!

    陈贤君曾经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承受过非人的迫害,她身上至今还有迫害的痕迹。明慧网四月二日报导了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中有一段对她迫害的详细介绍:

    “……2002年8月27日,万家劳教所新的一轮迫害开始了,每个班都进驻了三名男警……我和陈贤君被拉出去分别铐在门口的两个铁刑椅上。恶警孙庆将我和陈贤君的胳膊从椅背上拽下来用铐子铐上,顿时我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不敢正常喘气,每喘一口气都疼的要命。秋风很冷,恶警却把我俩的外衣扒掉。我俩只穿薄薄的内衣,夜里冻得我俩直打哆嗦。白天,恶警把我俩放到走廊上,让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看到。晚上就把我俩抬到楼梯拐弯处,由一男一女两个恶警看着,不许睡觉。有时困得实在不行,刚闭上眼睛,男恶警就打我的头。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极度的痛苦中煎熬着。恶警不许我们上厕所,我们只好不吃不喝。

    两天后陈贤君实在承受不住了,就违心的做了妥协,恶警就把她从铁刑椅上放下来。晚上,陈贤君看着我哭,我冲她摇摇头,她哭的更厉害了……”

    读到这些文字,不知你们有何感想。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在这次迫害中袖手旁观?我们是否在这次迫害中添柴加火?我们是配合邪恶,还是在保护善良?

    不要以为善良的力量势单力薄。事实上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九年多了,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使许多世人明白了大法的美好,许多警察不再配合邪恶了,有的出来保护大法弟子,有的单位领导也保护大法弟子。2001年,哈市某电厂一位大法弟子被活活打死,单位领导在血的事实面前反思自己的过失:我们没有必要卖力的迫害这些好人,如果真有天堂和地狱,那谁愿意去地狱。2003年区610办公室准备把该厂的另一名大法弟子抓进洗脑班,该厂领导及时通知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得以走脱。事后610人员指责该厂领导为什么不扣留大法弟子,该厂领导巧妙的回答:我们不是公安,我扣他我犯法,我是他的领导,通知他“学习”是我的责任。如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亿多人修炼,获各国政府和各界嘉奖2700多项。正义之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强。2008年不断涌现的维权律师如高智晟、江天勇、莫少平、李和平、郭国汀突破中共禁令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并成为大势所趋。

    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在多国被起诉;数千万人的退党大潮风起云涌。奥运名将黄晓敏在网上公开发表退党声明;北大、清华、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集体声明退党退团;25位中共中央党校人士以化名集体退党;原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办公室”成员郝凤军、原沈阳市司法局长、原谍报官李凤智等公开声明退党。中央党校一份集体退党声明中这样说: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90%的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我们不是在搞政治,但江泽民勾结中共政权,以各种罪名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只得正面对待,必须讲清楚中共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让世人明白真相、还原真相。基于此, 《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九评》所记述的是对中共历史和其本质特征客观真实的揭示,其根据很多都是中共档案史料的实录。所有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都可以证实它是真实的。所以《九评》发表之后,立即引起社会民众产生共鸣,争相传看;退党、退团、退少先队遍及各个阶层,截止现在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声明三退的已有5300多万人。中共的《党章》也规定入党自愿退党自由。《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传《九评》劝退和自愿退都不违法。其实民主自由的国家,“共产党”这个字眼和德国纳粹一样。所以退出邪党,是一件好事。现在在美国,政府承认“三退”证书,华人入美国国籍要有三退证书。

    说完这些,请各位仔细思考:天地之间,任何人都是渺小的,在涉及到上亿人这样大的事情和问题上,尤其应该对社会负责、对他人负责、对自己负责,至少要想到明天,想想后果。如果搞错了,明天说什么?其实在中国,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无论主动的、被动的,都是受害者,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这场迫害结束时,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将会为自己的所言所行承担后果,善恶有报是天理啊!

    给你们写这封信,是希望你们选择善良,伸出援手,营救自己的同事陈贤君,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同时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关心你们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四月


    为你算笔生死帐——善劝参与迫害者

    也许你还为自己能担当此任而感到庆幸;也许你还想借此机会大捞一把;也许你还在幻想着仕途的飞黄腾达;也许……

    可是朋友,你有没有真正的静下心来理智的为自己想一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全国各地不断出现因直接或间接的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遭恶报身亡的那些事,甚至遭恶报殃及亲人。尽管邪恶江泽民集团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一直对此类信息进行严密的封锁,但终究纸里包不住火。搞清其中的利害关系和明白江某某的歹意后,这些迫害者都能悬崖勒马,以行动来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只顾眼前利益的现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京,已经病入膏肓,在无尽的痛苦中偿还着他所做的一切。据明慧网不完全报道示例,全国遭恶报身亡人数已多达七千多例,恶疾缠身苟延残喘者不计其数。仅二零零九年三月份一月内的报道,全国就有七十多例,而且都是些在各级公、检、法部门中担当要职的人物。这意味着每天都有将近两三个人遭恶报身亡。这只是在中共严密封锁下的一个保守的估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即将得到报应。我不知道还在参与迫害的人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下一个遭报应人将会是谁。

    朋友,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悬崖勒马吧!

    历史的发展是有规律的,顺其者昌,逆其者亡。那当今的大势是什么呢?我们不妨听听先贤们是怎么说的。刘伯温是我国明代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文人和伟大的预言家。他在《烧饼歌》中对后世的准确预见令人震惊。他预见今天人类将面临着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他的预言这和著名的法国人诺查丹玛斯在其《诸世纪》提到的“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将从天而降”(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等事实不谋而合。其实诸如此事的预言很多如《马前课》,《推背图》,韩国人的《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等也都不谋而合。《九评共产党》掀起了中国民众的“三退”(退出邪党中共及其附属共青团和少先队)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据海外大纪元网不完全统计,至今“三退”人数多达五千三百多万!稍对中共邪党有些了解,稍对自己未来着想的人都纷纷退出了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

    表现最为明显的应属一些明智的高层官员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与中共划清界限。有的移民国外,有的托国外亲友以化名替自己办理三退;有的出国旅游进行“三退”。有的团体声明退,有的个人在人民币上、街道或公路旁的电线杆上声明三退。

    其实你们一直在被江××等一帮人蒙蔽和利用着。早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国家体总、人大的部份人士对法轮功进行过全面的调查,结果都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各界的褒奖赞誉更是层出不穷。一九九九年以后,世界各国各级政府和民众团体对法轮功的褒誉更是源源不断,初步统计,褒奖一千五百二十一项,支持议案三百零二起,支持信函一千一百五十四封。

    然而小肚鸡肠的江××和中共邪恶集团一意孤行,置国家人民利益于不顾,强行镇压法轮功,叫嚣什么“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它以中共为工具,操纵国家所有媒体,动用了全国的公安,部队、国家的经济力量,利用全国党政机关、学校包括企业与街道,全方位的镇压一个弱势民众团体,最后带来的却是法轮功在世界洪传八十多个国家,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欢迎!这究竟是什么原因?虽然面对现今的局势,江××等人自知他的狂想已成泡影,骑虎难下,但它却还要在苟延残喘之际拖下一群无辜的陪葬品,这更凸显它的阴毒。

    朋友们,我在此奉劝各位三思,做出明智的决定,走出陷阱。但时间是有限的,请速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