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残疾人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我是有点残疾的人,我老伴活着的时候说我只有公鸡大个劲,可现在我快到七十岁了,反而比年轻时还有劲,二三十斤重的东西我都拿起来了。真、善、忍装在我的心里了,修炼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啊!

一九九四年七月的一天儿子给我带回来一本书,我一看书皮上写的《转法轮》,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本书的名字,但是我一看就放不下了,一气看完后,我自己心里想这是一本宝书,我非常高兴,非常愿意看,只可惜没有给我老伴念,只知道自己看。从一九九四年到现在我一天也没离开过这本书。

在修炼以前,身体就觉的这不对劲、那儿不舒服了,什么肌腱炎、肩周炎、后背疼、便血,走路还需要拄棍,可是修炼一段时间以后,这些病都不治而愈了。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十四年了没花一分钱医药费。以前我爱生气,生闷气,谁说一点,心里就难受,想不开事,现在我觉的自己心的容量大了,遇什么不对自己想法的事不生气了,而且遇事首先为别人着想,宽待别人,善待别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在沈阳,和炼功点的同修早三点去了市政府门前静坐,大道两边坐满了人,时间不长来了许多警车,把人们往车上撵,上车以后把我们送到辽宁体育馆。我到体育馆时,那里的人已经很多了,让我们到看台上坐着,这时我看到人们的情绪都很好。七月下旬应该太阳很灼人的,可是今天的太阳好象被一层薄薄的淡青色的纱遮挡着,觉的很舒服。大家刚坐好,过来一个男同修,光着两只脚,脸上太阳穴上还掉了一块皮,但还乐呵呵的,这时看台上铁丝网外面有人往里送面包,饼干,水,不一会儿又送進来一双男式新拖鞋,不用问,这肯定是沈阳的同修送来的。下午一点多钟让我们上汽车,要给我们送新民县,满满的六大客车,我们走时,外面有许多人鼓掌送我们,我们也很激动,觉的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初我准备去北京,在火车站被抓送回当地派出所,带的八百块钱也被收走了,第二天给我送到龙山劳教所迫害。劳教所里非法关押有一百多名女同修,三十多名男同修,和同修在一起就好,同修对我特别好,我们住在二楼,每天下楼三次吃饭,楼梯特别陡,都是两名同修搀着我上下楼,还帮我洗衣服,处处关心我。同修是世上最亲的人。

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多么好啊,我们被关押的一百多名同修中,有修鞋的,有家庭妇女,有工人,有农民,有大学生,还有大学教师,这些人太好了。不说别的,就单单收拾卫生这件事,若是常人还得轮着干,而我们同修都是一声不吱的抢着干,把房间厕所打扫的干干净净,同修之间互相帮助就不用说了。在食堂吃完饭也收拾的干干净净,根本不用别人说一点,他们是自动把一切做好,他们在哪里都会是这样。这样的人多了,世界会变的多美好。

我被非法关押在劳动教养院八十天,勒索伙食费五千多元。我儿子因为我被抓,着急上火,满嘴起了大泡。我小妹第二天就来看我,坐了三个小时公交车,到了教养院他们不让见我,哭着回去了。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保外就医,回到了家。

到家后,又是同修来帮助我,有时一起炼功,经常一起学法,还帮助我收拾房间,尤其一年轻女同修怀孕已经九个月马上要分娩了,每天还要做三件事,还帮助我收拾屋子,厕所墙都擦的干干净净,我真是感动。

零八年四月初的一天晚上我又被派出所绑架了,问我资料哪来的,我不告诉他们,还给他们讲真相,有一个警察有点咳嗽,我让他心里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点头同意,我还给他一个护身符。

我和精進的同修比差的太远,尽最大力量吧。我修的不好,写的也不行,只希望得到同修们的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