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莫茵纪事报:法轮功学员详述劳教所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明慧记者刘东编译报导)美国迪莫茵纪事报(Des Moines Register)四月二十六日刊登记者John Carlson的采访文章,文章中讲述了法轮功学员杨桂珍和张春纲因炼法轮功在中国监狱和劳教所遭受的恐怖经历。

文章说,在迪莫茵市公寓的客厅里,母亲和女儿双腿打坐,平静的讲述了她们在中国受到的迫害。

她们说,被关押的人都被强迫象奴隶那样做苦工,如果拒绝就会被铐着双手吊起来长达数小时。而那些选择绝食抗议的人,往往会被用肮脏的塑料管由鼻孔插入胃部进行强迫灌食物。

她们还提到了其它的折磨方式:饥饿折磨、电击、殴打和灼烫,还有令人发指的活摘器官。当她们讲述这些暴行时,没有哭泣,她们希望生活在美国的民众能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事。

三十七岁的张春纲(音译)说:“我们亲身经历了这些迫害,我们也目睹了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迫害。”张春纲的丈夫和十岁的女儿还在中国。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张同她的母亲杨桂珍分别在中国臭名昭著的监狱和劳教所里被关押了两年。

她们母女二人于二零零六年逃离了中国,在爱荷华人权部的帮助下,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来到迪莫茵市。来美国后,她们学习了英语并了解了西方文化。当然,令她们高兴的是她们在这里能够自由的修炼法轮大法。

她们的公寓距离德瑞克大学只有几个街区之遥,房间非常简单整洁。州政府工作人员帮助她们在这里安了家,并为她们安排生活必需品和课程。

有数千万中国人修炼法轮大法,学员们相信法轮大法的功法能帮助他们改善身心健康。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没有会员制也不收取任何费用。

在中国劳教所里有一半被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国际大赦曾报道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或在被释放后的短时间内死亡,死因是酷刑、虐待,或缺少医疗。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前的几个月内,据报道有数千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关押。

张和杨两位女士都表示她们了解在中国时面临的危险,但是她们坚持炼功、学法和打坐。她们坚信是法轮大法给了她们健康的身心。她们在中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六十五岁的杨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在丹东市的家中被捕,她说当时警察拿走了她的法轮大法书籍和影像资料。一天后,她被投入劳教所。

这位退休医生说她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受到监视,四十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在一间小房间里日夜缝制衣服和手套。

“那些拒绝工作的人被毒打,他们被铐着双手吊起数小时,如果我们干的不够快,他们就不给我们食物。”

在刚进监狱时她体重有一百四十磅,而在她因健康严重恶化被释放时,她的体重只剩八十磅。她被关押了二年。

她并不知道,在她被关押期间,她的丈夫于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去世。而她的女儿张就是在徒步从父亲葬礼回家的途中被抓捕的。张随后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长达二年。

张说:“他们每天早上四点半强迫我起床,每天折磨我到深夜,不停向我灌输诬蔑法轮大法的言论。我孤独一人,就这样被折磨了数周。最后,我在一份保证不再炼法轮大法的声明上签了名。”二零零五年一月,她声明这份保证书作废,并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他们把我关押在一个房间里直到四月一日。当时非常寒冷,所有的窗户都被蒙起来了,我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东西。我开始绝食抗议,她们就给我灌食。”

张说她被铐在一张铁床上,被注射了不知名的药物,之后她的身体就肿起来了。

“他们对我拳打脚踢,为了不让我说话,他们把脏布塞在我的嘴里。他们最终释放了我,因为他们认为我快死了。”

她们以前从未听说过爱荷华,也没有想到这会成为她们的目的地。她们在这里的中国社区认识了新的朋友,其中包括梁亚洁。粱在这次采访中担任她们的翻译。

梁说:“如果她们留在中国,她们是无法生存的。我们希望帮她们找到一个能最终安全定居的地方,我想现在我们已经做到了。”

几天前,这母女二人在迪莫茵市登上了一辆长途巴士开始了又一次旅行。希望这是她们流亡之旅的最后一站。她们的目的地是纽约,她们希望能在那儿最终定居下来。

张女士说:“我们喜欢爱荷华,但纽约有很多中国人和法轮功学员。我们想那里会适合我们。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爱荷华。这里的人民对我们非常好。”

当张女士讲这些话时,杨女士不住地点头微笑。她双手合十微微一躬。

杨女士说:“我希望人们能了解法轮功,并知道我们是好人。我们只是想自由的修炼。在这里,我们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