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讲真相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交流文章中,同修谈到用手机讲真相,我觉的用这种方式救众生效果很好。我找到同修交流这件事,正好同修和我想到了一起。于是我们立即行动,每人买回一个可以群发短信的手机,开创了用手机讲真相的道路。

用手机发短信看似简单,因为开始没有经验,费了很多时间。我先学了同修下载的手机短信讲真相的文章,明白了一点怎样编辑和注意事项等。自己就请了一天假,在家里编短信储号码。可是自己不太会拼音,足足用了半天的时间才编了几条短的信息,储好后就急不可待的出去发了。那时也没有经验,编的短信中间加的特殊符号少,加之自己也没发正念,一下按出去三十条,结果一条也没发出去,手机和卡一下被移动公司给封了。换了一个卡还是发不出去。

问问同修,也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可同修正念很强,在不断的发正念消除移动公司背后不好的因素的同时,还用变声的方式打电话投诉移动服务,移动公司告诉同修说是电脑自动封卡,得一个星期以后才能从新使用。没办法,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星期。同修的可以用了,可我的依然是发不出去。只好从新编辑内容。可是那时还不懂安全防护措施,由于手机已经发过了真相短信,就不能在家里开机了,只好拿到外面去做。(编者注:用来发短信的手机,在发之前,也不能在家开机。)

那时天气冷,拿着手机在街上找个僻静的地方或去公园,往那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冻的手都没知觉了,也编不好一两条信息。后来同修提醒,就在公交车上做。可效果依然不好,稍微敏感一点的内容就发不出去,那期间还经常被封卡,一个月也没发出去多少条,还忙的够呛。真有点泄气了,我几乎要放弃了。

同修不断鼓励我,要加强正念,发信息前要发正念,发信息时,也要不停的发正念,邪恶越干扰,说明它越怕被解体,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不断的切磋交流,渐渐的越来越成熟起来。这时想到了真相资源可以共享,同修编好了可以发到我手机上来,这样一人编辑,同样的短信,别人就不用再费时间了。

我们又学会了屏蔽,用一块铜丝布把手机包起来,这样手机就没信号了。就可以在家里编辑储号了。我们成熟后,把这种方法推广给更多的同修,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同修在做这件事了。由于很多同修的参与,大量的销毁了很多的邪恶因素,现在无论是移动的卡,还是联通的卡,都很少有被封卡的现象了。每天发几条都能快速顺利的发出去。同修谁有好的信息就互相发一条,新参与進来的同修只要准备一个手机,一张卡,一块铜丝布,任何一个同修试着发几条之后,就能如意运用了。

发短信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由于发送对像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接受的有不接受的。刚开始很多人回短信都骂的很难听,连祖宗八代都给挖出来。面对回的这样的短信,我开始向内找,我自己是不是救人的心还不够纯,慈悲心还不够,恨恶警的心还没去?通过交流,我认识到我不能动人心,这不是人与人的争斗,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的干扰,不论他表面怎么对我,我都不能动心,更不能动摇我救人的信心。发正念消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就是慈悲的对待他。他骂的再狠再难听,我还是善意的再回给他一条,心里始终坚持一念,我就是一心为你好,我就是要救你。这样来回几个回合,对方就不那么邪了。现在很少有人再回骂人的信息了,还时常有人回声谢谢。

用手机发短信我体会有很多好处。我们班上有几个人,你给他真相资料他就是不看,可给他们发真相短信之后,他不但自己看还念给大伙听,结果引起大伙的共鸣,说我们手机上也有,也拿出来念,有的还是过年时发的呢,一直保留到现在。

这种方法很直观,基本人人都看。真相信息是我们的法器,发到哪里就能消除那里的邪恶因素。而且很多不认识的,平时见面也不太敢讲的公检法系统的,对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还有各级领导,就象写信一样给他发几条,既快捷、又方便、又直观。

这次开两会期间,我们就给各级领导发了大量的真相短信,在那十几天的时间里,我们每个人发了上千个电话号码,我自己就用了八个卡。在那几天,我们每天保持很强的正念,晚上储号,白天抓时间出去发,有时晚上九点多钟学完法出去,在外面走到十一点多才回来。这期间,也消除了我自己很多不好的东西。过去我不爱走路,出门就骑自行车,走远一点就累就脚疼,现在上哪儿去都是步行。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发短信,走多远也不觉的累,脚也不疼了。

还有以前我很爱犯困,整天迷迷糊糊,白天上班困,晚上学法炼功也困,一发正念手就倒,自己还意识不到。一炼功就睡过去,有时清醒点时就腿疼的前仰后合,思想不清净,很长时间都是这个状态。同修帮着发正念,好了许多,但还是时好时坏。现在经过向内找,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和你旧势力一点关系都没有,在师父的正法進程中不断的修正自己。现在虽然我的睡眠时间少了,但精神状态却比以前强多了,发正念手也不倒了,炼功不但不睡过去而且笔直的坐一小时轻轻松松腿也不疼了,主意识清醒了,正念也强了。

近两天发短信,可能头天给恶警领导们发的太多,第二天打开手机一看,手机被封了,限制服务。这可怎么办?心想这一封又得一个星期,可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救度呢,我们做的事是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我们,阻碍我们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师父讲了“这三界之内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造就的,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来的。没有正法这件事情就没有人类的一切。”(《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一切由师父说了算,邪恶势力什么也不是。回家马上发正念,下午出去打开手机,一切正常。

以上是我用手机讲真相的一点体会,只要我们以法为师,信师信法,正念正行,邪恶就会被彻底解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