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泸州中院迫害杨明二审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杨明违法密审,冤判五年。杨明不服上诉,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时,泸州中级法院对杨明二审开庭。这是一次伪法院耍阴谋的审判,一场迫害无辜的审判。

一、异常的开庭

四月二十七日泸州中级法院对杨明二审开庭。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年来,泸州市第一起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讨还公道、作无罪辩护的庭审,可以说是震动泸州的特大新闻。四月二十七日早上八点半以后,闻讯前来旁听者近百人。有杨明的亲朋好友,有法轮功学员,有对此案关注的一些常人。一位高龄老人说,我就爱管闲事,就要来看看。

中院审判庭旁听席上人们等候开庭。这时有法院的人来偷偷数人数,还有人对旁听者摄像。律师发现后,立即对摄像的人进行制止。一会儿,几个黑衣人赶大家出庭,包括律师在内,说是要接受安检,其中一个矮个子黑衣人手持警棍。随后又通知出示身份证才可进场。

庭内庭外警力密布,有便衣、警察、六一零。长期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成员林敏、王旭、唐德元及江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也到场。一些社区干事也被胁迫到场监视属于本社区的法轮功学员。

泸州六一零迫害了无数当地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今天前来旁听的法轮功学员与六一零成员法院相见,不卑不亢,堂堂正正,直视恶人。某六一零问大法弟子:你来干什么?不好好做你的生意?大法弟子回答:这里的事与我有直接关系,比生意更重要。

被赶出法庭的人聚集庭外,便衣特务摄像,有人告诉了律师。律师唐吉田再次义正词严进行制止,并警告:不许拍像,侵犯肖像权,我要起诉你。

今天的开庭不同寻常。紧张,恐怖,戒备。警察、特务的布控与防范,延伸到附近的车站、街道。可见中共做贼心虚,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怕的要命。大法弟子们对邪恶的虚张声势视而不见,正念正行,解体着内心虚弱表面嚣张的邪恶因素。

二、法官堵被告人的口

庭审开始,杨明向法庭陈述自己上诉的几点理由。一,本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提高思想境界,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无罪,应该无罪释放。二,向法庭揭露办案人员李正辉提审搞逼供,威胁说,把你的判决书拿到你女儿学校去让更多的人知道;把你父亲弄到看守所来看看你这个样子:多判你几年让你为父母尽不了孝……

针对司法部门对法轮功以“×教”论罪,法轮功学员有充份的理由与事实驳斥这个诬陷的罪名。杨明在庭上有理有据的告诉法官“法轮大法好”,澄清把法轮功定为“×教”这个原则性的错误,为自己作无罪辩护。法官李旭东十分惧怕在法庭上揭开诬陷法轮功以“×教”定罪的大骗局,就说杨明的辩护“扯远了”,“与本案无关”,武断地阻止、打断杨明的陈述,急敲法槌封住杨明的口,当庭剥夺杨明的自辩权。

三、法官堵律师的口

刘巍律师一正面提法轮功,法官李旭东就心发虚,使劲敲击法槌,打断律师的辩护,歇斯底里咆哮说,你还在这里宣扬法轮功。唐吉田律师举事实、谈证据,法官不准,出示杨明无罪的法律依据他也不准,说“只谈新证据”。 律师是为纠正一审的冤案而来,李旭东却要律师顺着他的意,为维持错误的一审判决举出“新证据”。以 “只谈新证据”为由,一次次乱敲法槌,粗暴阻止、干涉律师的依法辩护。两位律师的辩护直接触及杨明无罪的实质。随着辩护的一步步展开,证实法轮功学员无罪的重大真相就将当庭被揭示出来。庭审异常紧张。法官李旭东竭力掩盖法轮功无罪的真相,按捺不住火急攻心之丑态,表现得穷凶极恶,独断蛮横,唐吉田律师提醒李旭东:请注意法官的形象。

四、行正义讨公道 律师的辩护语惊四座

法庭上,北京的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以法律为依据为杨明作公正的无罪辩护。面对法官李旭东无耻的阻挠,两位律师力排干扰,从恶霸的气氛中,理直气壮地踏出人间正道来。唐律师对审判长说:请你把法轮功定为×教的法律文本拿出来,看看其中哪条哪款把法轮功定为了×教?

刘律师的辩护观点鲜明:判决杨明构成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使用法律不当,判决的罪名不能成立。并向法庭提出,必须把没收杨明的东西退还杨明,无罪释放杨明。

刘律师问杨明:调查询问时,办案人告诉你违反了“三百条”哪条哪款了没有?违反到什么程度了吗?杨明回答,没有。刘律师向杨明提出一些问题后,在法槌疯狂的敲击声中,抓紧极有限的时间向法庭陈述法轮功有益人民身心健康的好处。并说明杨明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并没违反检察院指控的刑法“三百条”。 信仰法轮功无罪。国家并没定法轮功是“×教”,是江泽民答记者时自定的“×教”。刘律师分析证据说明:一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侦查过程中存在侦查员向证人暗示、诱导指证杨明,程序违法;杨明的笔记本、书籍、电脑是个人所有财产……刘律师还指出,本案从侦查开始就是违法。办案人李正辉与杨明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因为李家漏水与杨家产生隔阂,李正辉参与本案违反刑事诉讼法侦查员回避的规定……泸州的法庭上第一次发出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的声音。由于无理的干扰,两位律师手中一大摞辩护词更精彩的篇章还未能充份展开。但是,律师踏破坎坷的短暂辩护,却已语惊四座,行正义讨公道的无畏气魄震惊了法庭内外,震慑了邪恶,在泸州的空间场里留下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历史过程中永恒的瞬间。

五、法庭内外的呼声

由于伪法庭有预谋的蓄意破坏,律师的辩护无法正常进行。刘律师本将继续重申本案涉及的普世原则——人民有信仰法轮功的自由,由于法庭干扰被阻断;唐律师一开口就遭干涉,准备充份的万言辩护也未能面世。两位律师面对李旭东的流氓与无耻,愤然离庭以示抗议。伪法庭逼走律师如释重负,公诉人立即向法庭提出“维持原判”。顿时,庭内庭外一片唏嘘,继而爆发呼喊:比窦娥冤还冤!特大冤案!错案!不让人说话,什么以人为本!有人直指法官:你们不出示证据,不让人说话,狗急跳墙,要向全球曝光你们,冤判,枉判太黑暗。

后记

据了解,杨明案一审被密审冤判后,有当地律师劝阻杨明的家人说,别请律师了,开庭只不过是走走过场,法庭不会听律师的不同意见。法轮功,哪个律师敢出来给你打官司?可是,人总是抱有冤案昭雪的希望。这次中院开庭,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知道消息的人都很关注。前来参加旁听的人有的对司法公正满怀期待,有的对司法公正似信非信,有的对法轮功有罪无罪一直心存疑惑,场内场外都在静观是非曲直。当看到伪法庭有预谋的不让被告人说话、不让与律师说话时震惊了。法院、法官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加害杨明,迫害无辜。有的人对司法公正失望了;有的人醒悟了,明白了为什么说法轮功遭受迫害,并亲眼见识了法轮功如何遭受迫害。在场的人不禁从内心发出“黑暗,真是太黑暗”的呼声,有的人当场就转变态度同情法轮功,支持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继续上告。

中共迫害法轮功,司法助恶为虐充当迫害的工具,中共的司法不是人民的司法,无公正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