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讲真相和杭州大法弟子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由于师尊的慈悲安排,一个同修在对我讲真相过程中,我们得知彼此是同修,加上他的妻子我们三人成立了学法小组,我们都是从外省来杭州的。现就我对杭州的表面感受和集体学法后一些讲真相的做法和大家尤其杭州同修交流:

一、疑问:杭州地区(延伸到浙江省)真相资料做的如何?

初来杭州,我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从来看不到杭州有真相资料:包括标语、横幅、张贴、不干胶、小册子、光盘等等(在北京也没有看到,但我知道北京的弟子多,我想只是我的生活范围有限,没看到而已)。我想这里面有杭州重视市容、清洁工特别多的缘故,不干胶等容易被清除掉(连常人的小广告不干胶也是经常被处理的很干净,但还是能够见到很多的),是不是杭州地区同修觉的这种张贴的方式效果不好?(我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觉的张贴有损城市文明,但我想现在是为了救人,各种方式都在用,其他地区都在用,而且救人的大事,在适当的地方张贴,应该没有问题)。另外一个因素,我想就是我们杭州地区发真相资料等做的还不够,我附近的范围,包括单位和几个小区我从没有看到过任何一张真相资料,不知道是杭州大法弟子少,还是没有做的缘故(这其中有应该从我做起的因素,也许师父就是安排我们到需要讲真相的地区来吧);我出去张贴过几次小标语,后来发现上次贴的标语还在,这说明只要做了,还是能有让世人看到的机会(但也可能是贴的地方不太引人注目,未被清理掉的缘故)。

除了政府部门、高校及公司等脑力劳动者或学生有机会通过电脑收发电子邮件,杭州大部份市民也是很少接触电脑的,对于这部份人,能够听到面对面讲真相的毕竟是少数,所以我觉的发资料、张贴还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因为我们跟杭州本地的同修联系不上,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偶尔从网上看到个别杭州大法弟子的文章,和两个迫害案例。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个杭州本地人,让我注意安全,跟我说:杭州这地方大家都在抓钞票,当年吴山一带很多人炼功,但是迫害开始后,都销声匿迹了,他的言外之意,这里人比较重利益,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真的怎么样,这也许是常人不了解实际情况,具体如何我们也的确不知道。所以希望杭州大法弟子能够看到这篇文章后,也介绍一下杭州的情况,是这里大法弟子人手少,还是没有整体协调起来,如果真的是做的不够,那就要多交流,重视起来,以便我们更好的救度这里的众生。

我记的师父没在杭州地区讲过法。我的体会是,杭州经济发达,人们都在积极的赚钱,对其它事情不如北方人那么热衷,也有的知道共产邪党不好,可是还是觉的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有同修跟一个人讲真相,刚一讲法轮功,那人吓的扭头就走,说,你怎么炼这个。这让我想起四川地震后,有个同修的文章提到过有个同修去当地讲真相,那里的人扭头就走,家里都挂着毛鬼象,结果那个地区地震很严重。这种现象真让人心急啊。在网上也看过一些同修提到南方大水灾的预示等,虽说不执著这些灾难,但这里的人不知真相的形式真的不容乐观。我去过北方很多城市,都有看到过当地真相标语、喷漆、光盘、小册子等;公园和山上都有贴的单张或挂的条幅。有些标语长期就在电线杆贴着,喷漆就在地上写着,甚至小商场的楼梯扶手上都有。虽然北方地区迫害的案例还有很多,但实际上那里的人知道真相的很多,信与不信那是人自己的选择了,一讲真相,他们就会说,哦,有人跟我说过了等等,有的已经三退,有的没有三退,我就帮他们退了,也有的什么都知道,就是不退,不管怎样,至少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这里,一提到法轮功,很多还说“你可不要自杀”,连自焚伪案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二、我们小组做真相的途径

电子邮件和书信:我们小组在新年期间,收集了一些电子邮件,有两、三千个左右,但我以往的经验,一些人收到真相电子邮件后并不看,一眼就排斥了,所以我个人的感觉电子邮件的效果并不绝对,但它毕竟有一定的机率,我们还是积极的采用了;我知道一些常人,曾收到电子邮件,自己下载过自由门软件,有一次讲真相想给别人的时候,他就说他自己也下过的。电子邮件这种方式的作用还是不能忽视的,还应该积极的、多次去做。我个人也曾用电子邮件写过真相信(现在我觉的在国内按常规发电子邮件或者网上聊天,敏感信息多了,有被查到IP或者不安全的因素,所以目前没有采用;以前常用网聊,大多数都是通过聊天劝退的),我当时想这种方式可以让人打开邮件直接看到文字,如,尊敬的朋友,新年好,简要介绍一下三退等真相,再发些祝福,简短介绍,能让人看進去,容易被人接受,如果有兴趣的他可以再去看附件(软件或《九评》等),这样避免他们看到很多的文字,失去耐心,或一下子就以为是广告邮件、群发邮件、附件或者当作病毒,不去打开(我想国外的同修发电子邮件时候也可以采取写简短真相信这种方式);因为我个人也曾经收到类似的邮件,以为是病毒或不好的东西,也不了解,不敢下载,不敢看,直接删除掉了,还是后来收到一封邮件,才有了自由门软件。

在此基础上,我们针对自己认识的人,或者相关行业的有明确通讯地址的人,采取了写书信的方式,书信能够保证本人收到,而且一般人都会去拆开看,安全性相对较高(邮局有监视器,也有关于其他地区投信被举报的案例,也要慎重,不要一次投太多,或者投的时候太紧张,不自然,容易引起重视,保持正念,大大方方、谨慎而不紧张就足够了),我们A4纸二页,正反四面(没有超重,采用牛皮纸信封,白色信封能透出里面的字来;发信的时候如果字迹、地址一致,不要一次性发太多,我们都是分时间、分寄址、分批在不同邮筒投放),基本能够全面、简要介绍相关信息,包括什么是法轮功,天灭中共、三退(方式)、神韵等等。当然这种方式只是抛砖引玉,只能让其有个初步了解,更详细的如果他想了解就会在以后收到的电子邮件和讲真相资料中得知,有利于他们更深入的了解真相。这种方式相对贵一点,比较有针对性,但范围和量相对局限。

真相币:真相币我也试着做了一些(主要在钱的中缝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小标语),在小商店和人多的商场都用过,我都是把有字的一面朝下递给收银的,我当时发的一念是想让他们以后看到,或者别人看到,大多数人没有看背面就收下了,一部份人特意翻过来看看也收下了,也遇到少数人看到了,想收,又不敢收,要求另换一张;有次一个人看了,说不要,其他人说为什么不要,她笑着说,那上面写着“消灭共产党”(实际我写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其他人听了就笑了,我想不管她们怎么想,当所有人都知道天灭中共的时候,也起正面作用,当时买东西的人很多,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换了一张给她。一般人数钱的时候,都容易看毛鬼头的一面,如果做不到坦然不动,不想让收钱的人立刻看到真相字,就把真相写在钱的背面,一般人不会翻过来看;几张钱一起付的时候,一般人也不会去翻看,单张的时候有些人会去翻看的。其实最近几次花钱的时候,自己没有什么心,我发现他们看了看还都没说什么就都收下了。

贴标语:我贴标语做的相对多点,都是小的标语,保证人能看清,张贴也方便的那种,有记事本那样方块大小的,也有大拇指那么宽的纸条那么大小的,贴上双面胶(目前为止还没有大量做不干胶),自己写字或者打字,这种是极为方便,随时都可以做的,装在兜里,碰下墙啊、杆啊、电话亭啊,随手就贴上去了,不容易被发现,在繁华的闹市、小区楼道、休憩场所的亭柱和桌椅、马路、商场(包括电梯扶手)、公交车站(要避开摄像头,有的站牌顶部广告栏里面有个荔枝大小的摄像头,不容易发现)、电话亭我都贴过,白天、夜里都有做过。有时候发现被清理掉了,但我相信至少有一个人他是看到了。我也曾偶尔贴过红色大海报,用毛笔写的真相资料(贴在食堂张贴板等上),来看的人很多,但这个张贴需要带浆糊或者撕多一些的双面胶,要选择人少的时候、夜里或清晨做更方便。

公交车站效果很好,人来人往很多,保证能有人看到,还有就是景区的桥梁和座椅,也适合张贴或者放小册子,游人很多,累了的时候坐下来,会去看看小册子,但要选好位置,太嘈杂的地方不适合,量不要太多,太密集,容易被收走。

面对面讲真相:就我个人而言,我的好友都很容易听我的三言两语,就三退了,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炼法轮功,也知道我是实在人。也许是自己对待众生的心还不够像对待朋友那样至诚至善,做的很不够广泛,对陌生人和一般关系的人讲的不是很深入,很多。我从九五年就开始学法了,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初中生,上了大学后,也是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失去了集体环境,自己一度很迷茫,不精進,懒惰,渐渐就被大染缸所染,滋养了魔性,虽然学法未断,却一直不够精進,讲真相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到目前退了才四十来个人吧,其中还有三个人同意退了又去为了工作等而入党的(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白退了?当时他们答应我的时候好象也不是那么勉强,也可能有敷衍的因素)。现在又从新有了学法小组,几个月的时间提高很多,但现在自己还有很多方面做的都很差,顾虑很多,所以对陌生人或者一般关系的人讲的很少。这些方面我也在渐渐突破。

今年过年回家的火车上,我和邻座谈天,说到邪党,那个男孩说,我不爱共产党,我只爱中国。我隐约已经感受到这个生命可能听说过真相了,就慢慢谈了起来,后来发现我们不仅是同县的,他还是我姥姥那个村的,还算是个远亲。快下车时候,我问他,你退了吗?我帮你退吧?他说我妈可能帮我退了吧。回到家,我妈说,她妈妈也修,还修的不错呢。想起我们在火车上说的,虽然没有给其他人退,但我们的谈话别人也会听见了。想当初,我和小组里的同修就是在飞机上相遇,他讲真相,你一言我一语,谈起来,什么猪说话,什么做好人等等,当时我还是有些怕,想着怎么当着这么多人面高谈阔论呢,但还是忍不住聊了下去,估计邻座的都听到了。其实这也算是间接讲了真相。

北京天安门广场发正念:去北京有时间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我都会集中发正念,清理那里的邪恶。我发现那个地方也有机会贴小标语,比如地道扶手,广场两侧的休憩场所等,但是如果做不到时刻保持正念,就不要带的太多,随身贴带几个(那里经常有警察翻包,摄像头也很多,还是需要谨慎)。

发真相小册子和神韵光盘:“遍地开花”已经很久了,因为我一直在学校,住集体宿舍,经济不足、电脑技术不懂等一些客观原因和自身不够精進等主观原因,一直没有做。现在工作了,经济条件好了很多,一个人租房子,环境也宽松了很多。这朵小花终于开起来了。在互相带动下,二零零九年初,我们小组相继添置了黑白打印机(HP1007)、彩色打印机(D2568)、压膜机、刻录机等,分别负责印小册子、刻光盘、制护身符,喷墨彩色打印机只用于制作盘贴和护身符。这实际上是两朵小花。黑白各自一套,各印各发,其它共享。这些机器的使用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包括打印机的硒鼓怎么放我都是第一次弄,这些都是跟商家了解的,也很快学会了加墨水等,原来看似很难的事情,做起来却很快、很容易。

护身符有时候放在真相信里或者夹在小册子里,有时也送给面对面讲真相的人,网上的图案和祝福真言很多,下载后自己适当调整就可以用了。

小册子我平均每个星期能发个一百份,其中有两天印制,平时有空晚上或者中午休息的时候、周末就去发,一般每次发个十~二十份,最多发过四十份,旧的小区很多人家都是铁栏杆门里面有木质门,我常常顺着门缝、门底塞進去,避免被收拾垃圾的人一起捡走;有明锁的信箱,就直接投在信箱里,暗锁就不投了(不知道有没有使用),一楼开着窗子的,我就放在窗口里;高档的小区,几乎都是防盗门,如果没有信箱,我就一个单元发个一两份,每份内容都不一样:因塞不到门内,我都是在自封袋上事先贴一条双面胶,贴在门上,一个楼道不能贴的太多,分开楼层贴个一两份,即使有人集中收走了,也能保证他看了两个内容不同的小册子。不重复,不浪费。

我一般是带着小册子和光盘一起出去,以小册子居多,这家发小册子,那家发光盘。我们现在刻录的光盘就是神韵,按着明慧的要求,只放一张彩色盘贴,装上白色封套,再装上自封袋(以前不知道,还同“神韵晚会,感动世界”或者 “神韵晚会简介”的单张一起发,面对面发给熟人,觉的效果不好,很多人看了单张后可能就不大敢看光盘了,网上也有同修有类似的感受;有一次我送给别人光盘,本来她没说不要,我就着机会讲起了真相,她当时还是不考虑退党,到最后我说了一句,这个晚会挺好的,就是神传文化和揭露迫害的一些内容,结果她就说不敢看,让我一定拿走。所以我觉的发神韵的时候,不能提示光盘关于迫害的内容,只说是个国际性的华人晚会,很好,一般人都会接受的)。有一次发资料回来的途中,兜里刚好还有一两份光盘,遇到别人问路,他带女儿去看病,我在分开的时候送了小朋友一个护身符,我说会保平安的,她爸爸对女儿说,谢谢阿姨;我就又给了他一张光盘,我说这个晚会是很好的,国际性的演出,拿给您看看。他就拿过去了,还谢谢我。还有一次在火车上(我也是特意去外地讲真相,顺便带了些资料),一个老太太与我搭讪,我这个人平时也不大跟陌生人搭讪,我想她主动跟我说话,也不偶然,有机会就要给她一张光盘;因我是无座,一共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还非要我坐一会她的座,老太太给我让座,搞的我怪难为情的。下车的时候,她是一个人,我就帮她拎行李,她说我看着面善,跟我说了很多话,快分手的时候我说,阿姨,送你一个晚会的光盘,带给老人看看,看了对老人的身体有好处的(她去看她爸爸)。她很高兴的拿走了,还谢谢我。

面对面讲真相很多世人会有顾虑,我们自己做的不好,也会有所担心,但是神韵光盘一般人都容易接受,如果遇到有缘人搭讪,可以趁机就送他光盘。

时刻保持正念,不许任何邪恶干扰发真相:最近发真相的时候,遇到三次干扰(或者是考验)。有一次晚上,我在张贴的时候,本来看到周围没人,贴标语快完事走开的时候,发现附近有个人,就在那里站着,不知道是跟着我来的,还是原本在那里的我没看见,我是骑自行车,所以没理会他,骑上车就走了,我一般就是不断的默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我发现我走后他就去那里看我贴的内容了;我当时看到他还是有点紧张的。第二次是在一个小区发资料,刚给一户人家发完,准备发给同一楼层其他家,结果这家人出来了,他好象没看到我一样,开门低头就往外走,可能他还没看到我放在他家门缝里的资料,他走的挺急,我就让他先下楼了,我在后面慢慢走,边发正念;这一次也比较紧张。第三次,是在一个高档小区,我没看到周围有摄像头,往信箱里放小册子的时候,门卫来了,问我放的是什么,让我给他看看,我骑车就走了,我说是广告,我说这个你也管呀,他说那能随便乱塞吗?我当时第一次遇到这情形,虽说没慌,语气已经强硬了,也想着赶紧走掉,心想着有机会就给你看看这小册子。通过这三次,我反省了一下,虽然出去救人,不断发正念,再出去的时候我都要加上一念:不准任何邪恶因素干扰我发资料救人,让我在稳稳当当发完资料后,世人再去看到。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才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冷静和理智。

重视个人修炼、发正念、集体学法,才能更好的讲真相:只有个人修炼的好,做真相的事情才会更理性、更神圣。有的时候学法、炼功跟不上,做真相的时候感觉就是常人在做事情,局限在做事情的心态,而且正念不强,做的过程中明显感觉力不从心,甚至会产生怕的念头。在网上也常看到同修提到一些弟子因为忙于做事而不注重个人修炼结果被迫害的例子,因此,这方面的教训我们一定要汲取,不要流于形式,不生做事心、欢喜心等。同时,一定不要忽略发正念,我个人体会很深刻,发正念,有助于保持清醒、理智的状态和驱除杂念,有时学法、炼功杂念很多,影响很大,所以炼功学法前,我就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学法炼功的一切杂念,会起到很明显的作用。师父要求四个整点发正念我们也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去做,不要昏昏欲睡。如果条件允许,其他时间整点也要重视(前几年好多同修都是有定时钟的,整点就发,我当时也是整点就发,有条件就发,现在自己反而放松了,还是应该重视起来)。做真相的时候,也不要忽略发正念。这样不仅能保持自己纯净的心,也有利于消除邪恶因素,同时使世人容易接受真相。

另外,集体学法的环境是一个熔炼人的环境,当然对于很精進的弟子这些都不重要,但是像我这样不算精進的弟子,这个环境的确起到了很主要的作用,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懒惰。也有多少同修因为当年失去了这个环境,放松了自己的意志,被常人的洪流带动而不精進、甚至有相当一段时间离开了法。法学不好,不符合炼功人的要求,真是无颜面师,我有时候看《转法轮》,不敢看师父的像,不敢敬香。师父当年也多次强调过集体学法、炼功的重要性,大家当时也都是参加集体学法,到公园等集体炼功,师父近几年的讲法也有提到过这方面的重要性。集体学法不仅是一个圆容法、促進个人修炼的环境,也是促進同修交流、共同提高、更好的协调、救度世人的好机会。通过“比学比修”(《洪吟》〈实修〉),大家提高的会更快。但现在的条件还不允许,迫害还在,不适宜很多人集中一起学,容易引起关注,我所了解的其他地区也是两三个人或者亲属一家集体学,有天天一起学的,也有一周固定几天学的,我们小组因为相隔太远,一周学一次,效果也已经很好了。只有我们法学的好,修的好,救度众生的事情才会做的更好、更理智、更神圣。

结语: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我们村子里贴标语,人还很多,还有警察,我就在趁人看不到的情况下贴在墙上,后来,来了一条警犬,我就想你不要咬我啊,我也不敢跑,就干脆不动了,两个警察来了,他们喊住他们的狗,看我贴什么,我也没有特意强调什么,心里想着就是贴标语,法轮功是好的,就是看着他们,也没多说什么,他们也没有说什么,笑着,我们握了手,然后我就走了。后来梦醒了。几年前,我做梦的时候,经常是到处躲避警察(或者什么人)的追堵,藏资料什么的,醒来很紧张。从这个梦我想可以悟到两点,一个是世人真的在变了;再一个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还要保持正念,要慎重,不产生做事心、欢喜心、不理智的大胆鲁莽,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众生,圆容大法。我每次做真相的事情都是不停的发正念,做资料的时候或者发资料的一路上我都在不停的默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不让邪恶的坏人看到我,这样做事情的时候心态稳定,不会生出杂念和怕心、欢喜心等等,同时,再发一念,让有缘人看到资料。

目前我们做真相只是局限在上面提到几个方面,量比较小,而我们具备的经济、技术等各种条件要远远好于我知道的地区(我知道做的好的那个小县城,从有明慧周刊以来,就不断的有小册子和真相资料发放,至今仍未间断,家家户户都能收到,那个地区的人们真是能够了解大法和真相的最新动态,是那个地区人们的福啊)。做朵小花,这是我一直的愿望,也希望自己能够在二零零九年能够开的更好。

不管我们遇到的人多么顽固,我们都不要灰心,形势在变,也许迫害之初反对的人不反对了,保持沉默了,也许去年讲过的不退,今年他能够退了,昨天不退的人,说不好今天或明天就退了,只要迫害还在一天,我们就扎扎实实去做一天,保持理性和善心,不漏掉任何一个有缘人。

当然二~三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杭州的人口密集,外来务工、旅游人士很多,也希望杭州大法弟子采取众多方式,更好的救度众生。如果做不到非常理性,发资料一次不要贪多,少量多次,能够尽快的发出去、贴出去。根据我了解的本地区的情况和个人经验,建议大家在做资料内容要从基础、全面做起,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介绍法轮功、审江、九评、天灭中共(奇石)、三退(一定注明是党、团、队,否则好多人以为不是党员就行了)、活摘,如果篇幅允许,介绍优昙婆罗花及适当的预言等。

希望杭州大法弟子也能够形成一个整体,把讲真相的经验拿出来同大家分享(总还是有和我一样刚做真相的老学员和新走進来的新学员),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精進实修,更好的救度这里的众生,共同完成自己的使命。

望杭州地区的大法弟子看到我的文章后,能对我文中的疑问進行回复和交流。

个人认识和所悟,其中片面的和不正确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