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监狱虐杀至少九名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大庆监狱,俗称大庆地狱,当地人都这么叫。这里是使好人变坏、坏人变更坏的场所,这里是黑吃黑的人间地狱。共产邪党把大庆监狱披上了省文明单位的外衣,使它肆无忌惮的制造着人间的种种罪恶。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这里成了中共邪党在黑龙江省非法关押、迫害直至虐杀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基地。大庆、哈尔滨、绥化、佳木斯、齐齐哈尔、牡丹江、鸡西等地区的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这里进行迫害,还有从各地监狱秘密转押到大庆监狱的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到现在仍然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在大庆监狱非法关押、进行迫害。

截至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透过层层封锁从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大庆监狱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最少九名,平均每年虐杀一名。大庆红卫星监狱副监狱长姜树臣、“六一零”头目郭春堂在组织迫害法轮功的专门会议上明目张胆的叫嚣:“大庆监狱整死几个法轮功不算什么,啥事也没有。”监狱七监区长李凤江、干警李伟楠等都曾邪恶而又狂妄的咆哮:“不转化就火化!”

就在人们日益广泛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今天,就在共产邪党已经四面楚歌、走向穷途末路的今天,就在全民反迫害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大庆监狱又悍然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施以黑手,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把法轮功学员李敏虐杀。

李敏,男,现年五十一岁,哈尔滨市呼兰区财政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大庆监狱七监区。因长期遭受大庆监狱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李敏的身体十分虚弱,出现脑血栓等症状。大庆监狱还以李敏拒穿囚服为借口,不给李敏饭吃。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李敏的家人去探视时发现他已经被监狱迫害的不能行走,会见是犯人背出来的,说话都吃力,随即向监狱提出放人。七大队恶警队长公然阴阴的说:“什么时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个十天八天的,否则绝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李敏在不省人事、连呼吸都困难的情况下才被转到大庆龙南医院住院二部四楼脑内科病房,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的李敏,却被铐着沉重的脚镣。医生私下议论:这哪是监狱呀,我看就是地狱,把人都整成和死人差不多了,还给铐着脚镣,真是一群魔鬼。家属也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还给戴脚镣?”恶警竟借口说:“开不开锁。”家属据理力争道:“你们给带上的,你们为什么开不开锁?”最后恶警在舆论的压力下,才把李敏的脚镣子硬拽了下来。五月二十三日二十点左右这位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大庆监狱虐杀了。

大庆监狱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案例有:

一、许基善遭遇罚站、浇冷水、背十字架等酷刑,直至被活活虐杀


许基善


许基善和儿子

许基善,男,四十一岁,大庆石化总厂建设公司筑炉公司原机修厂土木车间职工,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劫持到大庆红卫星监狱进行迫害。

由于许基善坚持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了各种酷刑折磨,七监区长李凤江就是在迫害许基善时疯狂的咆哮着:“不转化就火化!”所以对许基善的酷刑折磨在不断升级,例如:

1、长时间罚站、浇冷水、毒打等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恶警张德志(指导员)在七监区十二分监区监舍楼下勾结犯人李连才等恶人强迫许基善在大厅里站了七天七夜,还不让合眼睡觉。后来许基善的腿肿了,站不住,恶人就把许基善用绳子捆住,吊绑到上下铺的梯子上。

后半夜在恶警的指使下,恶人往许基善身上浇冷水,棉衣棉裤都被浇透,许基善大喊:“救命!”经过八天九夜的不间断的丧失人性的折磨,许基善双腿肿胀,不能站立,身体非常虚弱。“包夹”犯人对他举手就打,抬脚就踢,张嘴就骂,许基善备受煎熬。

2、背十字架、凉水洗脑、长时间猛哧冷水直至虐杀等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指导员张德志讲:不写“五书”就给他们加压,使手段,他们就都能写了。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早晨起床,张德志勾结卜充等犯人给许基善实施更严酷的刑罚。

九点,犯人“主任”李连才叫坐班犯人从北铺东头抽掉两块铺板子绑成十字架,说“给许基善洗脑用。”犯人王明龙找来绳子,一切准备好后,犯人郭立阳、王明龙、吴红岩、周小斐把许基善从学习室叫出来。许基善要去厕所,犯人王明龙说:“你别去了,一会你去。”

没多久,十多名犯人上来将许基善的衣服扒光,并捆绑在用铺板绑好的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进厕所平放在地上,头冲北脚冲南,厕所内东北角有一条四寸粗的上水管,离地面约一米六、七处焊了一个放水的龙头,接有三、四米长四寸粗的黑管,他们就用这个水管往许基善的头部、身上浇水。从上午九点钟一直浇到下午一点钟,四个小时不停的向许基善身上猛哧,许基善颤抖着、呼吸困难、疼痛难忍,由于背着十字架,一动也动不了,痛苦中他将嘴唇咬破,并大喊:“救命!”

恶警张德志在九点多钟、十一点多钟、十二点多钟几次到厕所看许基善,连午饭都不让吃。

下午一点钟,许基善已经被折磨的耷拉下头,面色非常难看,恶人们试图架着让许基善站起来,可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已经摸不到呼吸、心跳。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只想做好人的人被大庆监狱给活活虐杀了。现场看到,死者光着青紫的身子,口中、鼻腔内发现有血块,嘴角全都咬坏了,肚子显然已经灌满了水,胀的老大。

二、袁清江遭遇灌食、坐铁椅子、关小号等酷刑,直至被虐杀

袁清江,男,一九六五年二月十四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230106196502140817;家庭住址:哈尔滨市香坊区九委十组安埠小区108栋10-1-3号;工作单位:黑龙江省第一建筑公司第四分公司;职务:技术员,文化程度:大专。


袁清江


袁清江工作证

袁清江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由哈尔滨监狱转押到大庆红卫星监狱的。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监狱一直不允许家人见,所以家人也不知道袁清江已被非法转押在大庆监狱。 直到二零零五年“五一”的前几天,袁清江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绝食反迫害,监狱才通知家人。

袁清江在大庆监狱里为了争取做好人的权利,他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到了各种酷刑的折磨和摧残。

袁清江被灌食、关小号、坐铁椅子等:

袁清江为了制止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他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遭到监狱的野蛮灌食。副监狱长姜树臣、“六一零”头目郭春堂规定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两三天灌食一次,每次只灌包米面糊糊。郭春堂在组织迫害法轮功的专门会议上明目张胆的叫嚣:“大庆监狱整死几个法轮功不算什么,啥事也没有。”

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目地,监狱还把由于绝食而处于生命危险的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并坐“铁椅子”(把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不能动,大小便都在上面解决)等酷刑进行摧残。

袁清江被捆绑后,遭受毒打,肉体被毁灭性摧残。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至六月一日,六监区长董孟环和副监区长指使犯人把袁清江紧紧地捆绑了三天,不能动,胳膊和腿都被绑坏。

期间,董孟环还对他进行毒打,阴部遭恶毒攻击,袁清江被打的口吐鲜血,身体被严重伤害。

没多长时间,袁清江被折磨的肝硬化腹水,腹大异常,阴部肿大极其异常,瘦得皮包骨。被诊断为:“颅内占位性病变”、“结核性脑膜炎”、“肝结核”、“双肺血行播散性肺结核”、“结核性腹膜炎”,“腹水”,“附睾结核”。为了制止进一步的丧尽天良的酷刑迫害,袁清江不得不再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抵制。

大庆监狱一方面疯狂的迫害袁清江,另一方面不断的打电话对袁清江的亲人进行敲诈、恐吓:大庆监狱电话通知袁清江妻子董丽萍,说袁清江得了传染病,需交上万元钱的医疗费。董丽萍质问:袁清江年富力强,身体健康,为什么会在你们那里得传染病? !

六月十二日,副监狱长姜树臣来电话通知董丽萍说:你丈夫病重,可以考虑保外就医。六月二十八日,大庆监狱教改科对袁清江的家人说:你家袁清江身体不好,你们家人接不接回去?如果你们家不接,得给监狱签个字,办个手续,同意在监狱治疗,治到什么程度,是死是活,你别找我们什么麻烦!董丽萍说:这个字不能签,我们家大活人好好的进了你们的监狱,要是出点毛病,就是卖房子我都跟你们打官司。

六月二十九日,董丽萍到大庆监狱,监狱说:袁清江给监狱写过一个保证,内容大致是:我没有病,我的死活与监狱无关…下面署着袁清江的名字。董丽萍一眼就看出保证书上的字不是袁清江的,字体不一样,袁清江平常写的字非常小,而保证书上的字非常大,笔体也完全不同,当场将其揭穿。

见到袁清江时,发现他已经被迫害的相当严重,被酷刑折磨的腿都不能打弯,只能拖着腿走路;袁清江说:他难以忍受的就是头痛,非常疼,脖子和后脑勺疼的一宿一宿的,也睡不着。医生看到袁清江的情况,建议到大庆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但遭到监狱副狱长姜树臣的拒绝。

在家人积极为袁清江办理保外就医期间,大庆监狱对袁清江的病情视而不见,任其恶化,七月十八日开始袁清江终日卧床不起,不能进食;七月二十日下午五时,袁清江突然出现昏迷,牙关紧闭,颜面青紫,瞳孔一侧散大,一侧明显缩小,病情危重。值班医生请示监狱领导应紧急外转,又通知六监区监区长董孟环等到监狱医院。值班医生建议外转,否则有生命危险。董孟环以“支不出钱”为由,再一次残忍的拒绝外转。

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袁清江大小便失禁,监狱医院再次请示姜树臣狱长外批就诊,但姜树臣狱长又以“没人拿钱”等理由拒绝。七月二十三日晚七点二十分,大庆监狱电话通知家人:袁清江已死亡。

大庆监狱就是这样以慢性折磨的方式虐杀了只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袁清江。但袁清江的死留下了太多的疑点:

首先,狱方在未告知家人的情况下,将袁的所有遗物私自销毁。

第二,知道火化前,袁清江的家人才看到袁清江的遗体,右脚大拇指与脚掌连接处磕掉一块肉(有个坑、无皮);两腿青紫,右腿严重;左侧胯骨处无皮、露肉;头部双耳后侧呈青紫色;大腿根内侧全是血渍、血水(血和尿混合),在医院用的被上也全是血水。死时是睁着眼睛的,当时给合上了,但第二天又睁开。和袁清江的家人一同去处理后事的朋友都说:一看,这人就是给害死的。

第三,袁清江遗体火化后,家人在他骨灰内发现有一根像弹簧形的铁丝,直径有六至七毫米,长度有十多毫米,拉开后有十公分长;还有一堆一堆的黑色,是已被烧化的金属灰。袁清江的家人问火葬场,是不是原来炉子里留下的,火葬场说不可能,每火化一个人都得清炉膛。

看来,袁清江生前遭受的酷刑是难以想象的。

三、王洪德遭遇三角皮鞭毒打、刑具折磨及精神折磨,直至虐杀


大庆市大通区新华电厂职工王洪德

王洪德,男,五十六岁,大庆市大同区新华发电厂职工,由于王洪德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被非法劫持到大庆市监狱进行迫害。

在大庆监狱集训队恶警用三角皮鞭将王洪德的两手打肿、手心打出血、打掉右上部半个大牙。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洪德被监狱强制洗脑,逼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且晚十二点前不让睡觉。王洪德后被折磨的心脏病发作,突然昏迷不省人事,经诊断为风心病二尖瓣狭窄、心衰三级。

不让亲友接见,对王洪德大搞精神折磨。家属得知王洪德被迫害严重时,去大庆监狱要求见面。可是监狱长王英杰说什么也不让见,理由是王洪德没有写“五书”。“六一零”头目郭春堂说:“你以后别想再接见王洪德。”大庆监狱为了提高所谓“转化率”,对王洪德的迫害不断加大,监狱医院院长高青接到真相电话后,对王洪德疯狂大骂。最后王洪德被折磨的呼吸困难,全身浮肿,生命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家属几经周折要求将王洪德送正规医院治疗,一开始监狱长王英杰不同意,并对家属出言不逊,后看到王洪德已经被迫害的不行了,怕担责任,才同意到大庆四医院复查。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王洪德在手铐、脚镣相连的情况下在大庆四医院进行了艰难的复查,复查诊断为:风心病,联合瓣膜病,主动脉高压;二尖瓣狭窄,主动脉及三尖瓣返流,心衰四级。当时医生说此病人时刻会出现生命危险,必须立刻住院抢救。恶警大队长朱瑞视生命如草芥,坚决不同意,但家属要求必须住院,否则就去告监狱。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几经周折王洪德终于住上了医院,共住十四天。

家属向大庆监狱提出申请保外就医,监狱长王英杰不但不放人,还封锁消息、加紧迫害,不许家人见面。王洪德的老母亲七十多岁,身患高血压,得知儿子在监狱里被折磨的生命垂危,亲自到监狱给儿子办保外就医。王英杰不但不让老人进办公室,还叫来警车,将老人劫持到派出所进行恐吓。王英杰大放厥词:“死里也不能给你办保外!”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王洪德被送到大庆四医院抢救,医生说;“他的病非常危险,心脏跳动每分钟160次,时刻都有危及生命。这么重的病为什么不早点来医院治疗。现在他必须住院抢救。” 邪恶的恶警朱瑞与监狱医院高姓院长和医生商量想开点药回去。医生不满意的说:“病人的心脏随时都可能停止跳动,我完全是为患者生命负责,你们自己考虑吧。” 当时王洪德心脏跳动每分钟160─200次,全身浮肿,人不能动,大小便都在床上,呼吸相当困难。主治医生说:“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让家属有个思想准备。”

这样一个垂危的病人却给带着沉重的刑具,病人带着刑具治病是承受着怎样痛苦和精神蹂躏?王洪德的两大腿根部完全溃烂,大、小便时经常便在裤子里一部份。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王洪德病情刚有好转,监狱就给办了出院。医生说:“这种病必须调整到稳定状态,否则会经常犯病,此病犯一次,严重一次,最后将失去了治疗价值。”

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王洪德再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监狱才同意保外就医,才放人。七大队恶警队长公然说:“什么时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个十天八天的,否则绝不放人。”

出监狱后十五天,即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洪德撒手人寰……

被大庆监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周述海:男,三十五岁,生前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大学本科,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大庆监狱虐杀。

二零零六年七月家人看望周述海时,他是被犯人背到接见室的。人已经瘦的皮包骨,说话声音微弱。周述海的姐姐找大庆监狱头目,要求保外就医,被强硬拒绝,监狱头目称:“法轮功怎么能保外呢?”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虐杀。

●赵庆山:五十七岁,原系哈尔滨市蔬菜公司副食品公司经理。

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由哈尔滨监转押到大庆监狱进行迫害。在大庆监狱,由于精神上的摧残和肉体的折磨,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至生命危急的程度,吃啥吐啥、奄奄一息、全身疼痛、声音微弱、生活不能自理。经家属多方奔走,费尽周折,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保外就医。赵庆山回家后卧床两年多,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开人世。

●于永泉:男,四十五岁,大专学历,大庆市第二制米厂职工,由于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被非法重判十年,并劫持到大庆监狱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在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被虐杀。


法轮功学员于永泉

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于永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时送到监狱医院。家人接到通知赶到医院时,他已处于深度昏迷,接近死亡。悲痛欲绝的妻子抱着他的头时感到他的头骨都是软的。家人要求进行尸检,但遭监狱拒绝,后监狱勾结各方,强行将于永泉的尸体火化。

●倪文奎:男,四十二岁,大庆市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由于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大庆监狱遭单独监禁、不让睡觉、洗脑、冷水浇、毒打等多种酷刑,最后被迫害的昏迷不醒,象植物人一样,用导管进食、进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保外就医后,大庆监狱还不断骚扰,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倪文奎含冤离世。


被迫害前的倪文奎


被大庆监狱迫害后的倪文奎

●张忠,男,三十五岁,大专学历,大庆巴彦县太平镇红光村人,大庆喇化职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被谋杀。


张忠生前照片


被大庆监狱迫害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张忠(2004年7月拍摄)

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张忠被绑架,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大庆监狱非法关押,经历各种酷刑折磨,如灌食、毒打、关小号、坐铁椅子、开飞机、针扎等各种花样翻新的酷刑,致全身器官衰竭、全身肌肉萎缩、部份神经瘫痪、离子紊乱、呼吸困难、心脏偷停、长期处于昏睡状态,血压经常处于40─50之间,只剩一副枯骨架、活人木乃伊,监狱在张忠濒临死亡的状况下,才放他“保外就医”。

已生命垂危的张忠,在同修的帮助下,出狱后立即学法炼功,一个月后身体恢复正常,健康如初!大庆监狱得知张忠不但没死,还奇迹般康复,并派追捕队追杀张忠,张忠被迫流离他乡。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张忠到哈尔滨市鸿朗花园小区会友,被哈市动力区公安分局和南岗区哈西派出所的恶警绑架,非法关入南岗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期间遭到了常人想象不到也承受不了的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 大庆监狱通知张忠家人,说张忠死亡。据说张忠父母亲朋当日下午三时赶到,当时医院没有给出死因及死亡通知书,并拒绝亲人见遗体。

张忠被虐杀,大庆监狱就是凶手之一!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种常人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酷刑,在大庆监狱法轮功学员遭遇的酷刑更是惨绝人寰,如:虐待生殖器:法轮功学员李立壮肋骨被打断,数九寒天他的衣服被扒光,并被强制往冷水里浸,在此过程中,小便被强力往下拽,睾丸被捏的肿胀;干警勾结恶人将橡胶管插入李立壮的肛门中,往里灌凉水,灌一会看不行了,再由两个犯人拖着他赤裸的身体在地上遛。打伤内脏:法轮功学员朱洪兵被打的全肺脓肿,部份肺叶已断离主气管,当医生排脓物时,竟把肺叶吸出来。酷刑十字架:把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绑在横竖交叉的二十公分宽、两米长的两条木板合成的十字架上,然后扔在厕所的地上,进行暴打,其间还不断的用烟头烧、皮管子抽,不准睡觉,昼夜折磨,打昏过去,用冷水泼醒接着折磨。法轮功学员赵玉安被此酷刑致耳膜穿孔,至今听力都没有恢复;金生被此酷刑致全身肿胀,皮肤呈青紫色,大腿肿的很粗,裤子都脱不下来;关兆起脸被打变形、遍体鳞伤、两肋肿胀,尿血长达半个多月……

下面是透过层层封锁,转到《明慧网》上发表的法轮功学员程佩明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大庆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之际,在大庆市龙南医院抢救时的照片:


程佩明已被大庆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该图是程佩明正在大庆龙南医院抢救,手术后的情景。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程佩明身上的各种输液管


尽管人已经非常虚弱,程佩明的脚仍被铐在病床上,大庆监狱仍不忘折磨法轮功学员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已招致天怒人怨,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好下场,共产邪党从迫害法轮功那天起,就定下了它的覆灭的下场!五千五百余万人的退党(团队)大潮已使共产邪党全面解体,那些紧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随时都可能被推向历史的审判台!贵州省平塘县发现的藏字石,上面自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就体现了上苍的意志,那些还在紧跟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必将没有明天!

请不要辜负了神佛的慈悲,快快寻找真相,认清真相,汇入到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中来,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天灭中共的历史时刻,抓住通向未来的机会!但时间真的不多了,老天能允许邪恶继续下去吗?!现在的萨斯病、手足口病、禽流感、猪流感等不正是在向迷茫中的人们一次次的敲响警钟吗?!

大庆监狱电话(大庆区号:0459)
大庆监狱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让湖路区大庆监狱,邮政编码:163159
大庆监狱电话(区号:0459)
姓名  职务   单位电话   宅电   手机
王永祥 监狱长  0459-5056688  0459-5105087  13303690588
陈庆发 政委  0459-5058588  0459-4686358  13329491288
王家仁 副监狱长   0459-5050616  0459-4687616 13303691339(主抓教育改造)
张亚军 副监狱长  0459-5059122  0459-6388889  13359825633
姜树臣 副监狱长  0459-5059808  0459-6783122  13936711131
王英杰 副监狱长  0459-5059919  0459-6363870  13329393777
谭荣来政治处主任 5050618 6133365 13304694188
徐志 政治处副主任 5059918  19336702596
马玉文政治处副主任 5050613 4621138 13936999985
龚华强纪检监察室主任 5059590 4660518 13845929612
姜延章 工会副主席 5058920 4687219 13936918785
宫伟 办公室主任 5059415 6382035 13329390444
邹庆宇办公室副主任 5059917 6388125 13936997979
郭春堂 教改科科长  0459-5059750  0459-6388886  13039882277
史会学 教改科副科长  0459-5059750  0459-6303061  13069603307
董国昌 教改科副科长  0459-5059750  0459-4607527
张国良 一监区监区长  0459-5059423  0459-5399061  13069679132
叶文辉 一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423  0459-5982371  13069600810
刘生玉 一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423  0459-6687062  13039825600
陈昱宾 一监区教导员  0459-5059423  0459-4893913  13019087748
董孟环 二监区指导员  0459-5059596  0459-4686883  13059041717
朱任山 二监区监区长  0459-5059596  0459-5699290  13936776952
朱文武 二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596  0459-6688246 13069661088(主抓教育改造)
庄树本 生产科科长  0459-5059073  0459-5992988  13009833636
朱瑞  三监区监区长  0459-5059835  0459-6180660  13936723666
王亚龙 三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835  0459-5827085  13019776633
程军昌 四监区监区长  0459-5059834  0459-6868664  13019070892
关键 四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834  0459-6366453  13091699957
楮中信 四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834  0459-4686728  13936729603
李伟楠 四监区教导员  0459-5059834  0459-4623917  13199066767
王洪喜 五监区监区长  0459-5050422  0459-6373608  13936761618
王德丰 五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0422  0459-4622466  13945955956
刘寿春 五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0422  0459-6368717
刘宏伟 六监区教导员  0459-5058609  0459-5796539  13945962392
刘春志 六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8609  0459-6766285  13019083428
郝俊峰 六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8609  0459-6683545  13936731789
李凤江 七监区监区长  0459-5059233  0459-5962033  13359603366
高长华 七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233  0459-6369885  13936998789
霍卫东 七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233  0459-6388861  13059065518
李方杰 七监区  0459-5059835  0459-5825637  13091681555
张春生 七监区  13351791666
潘绍林 出入监区监区长 0459-5059704  0459-6678320  13845951567
崔士君 出入监区教导员 0459-5059704  0459-6328933  13936836930
李振兴 出入监区副监区长0459-5059704 0459-6288707  13059042788
李海 出入监区副监区长 0459-5059704  0459-6337570  13845920440
袁立刚 内管大队大队长 0459-4666660 13936939000
付学林 内管大队教导员 0459-6865576 13904698905
梁守贵 内管大队副大队长 0459-5796937 13936702683
田喜峰 内管大队副大队长0459-4624333 13845968800
高青 医院院长  0459-5059828  0459-6852986 13804696394
黄志伟 医院副院长  0459-5059828 13091685087
庄树本 狱政科科长  0459-5059073  5992988 13009833636(大法弟子的家人探视必须得他签字,才能探视)
狱政科办公室 0459-5059900
值班室 0459-505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