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京的死看迫害法轮功者的可悲下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2009年6月5日,中共造假喉舌的主要鼓噪者罗京因癌症死了,央视还为其制作了特别节目,为那些还在昧着良心为中共造假撒谎的人打气,相信尚有良知的中共追随者们,应该从罗京的早逝中得到一点启示,为自己选择一条明路了。

罗京的死不是“天妒英才”,而是天谴喉舌。罗京死时正是他播报89年六四学生暴乱栽赃新闻的20周年之际,想必是那些冤死的学生在向他讨命吧!其实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追随中共的激进分子遭报死亡的并非罗京一人。2008年12月23日,即平安夜的前一天,央视“天安门自焚伪案”纪录片的制片人陈虻就已经拿到了地狱的通行证,结束了他肮脏的人生;仅从“大人物”来说,挑起天津事件,引发四•二五大规模上访的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了;协助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调动国库四分之一资金维系镇压的黄菊癌症死了;中共盖世太保机构头子,“610办公室”主任刘京癌症在身,成了活死人。坏人作恶,人不治天治,看来上苍对镇压者的报应已直逼邪恶的大本营。全国各地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的例子比比皆是,善恶到头必有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

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罗京更成为中共喉舌主要的传声筒。从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罗京一直昧着良心播报给法轮功造谣、栽赃的假新闻。为中共做帮凶,能力越强,就越有欺骗性和煽动性,给人民带来的伤害越大。罗京用嘴造谣栽赃,老天就让他患淋巴结癌,同时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据护士邢桂芝透露:罗京“喝一口水,疼得把眉毛都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

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追随中共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在汽车追尾事件中,她坐在最安全的位置,别人都安然无恙,唯有她从车中射出死于非命,而且死后三天闭不上眼睛,几年后,她的丈夫又突发脑溢血死亡,扔下儿子孤苦伶仃。

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同一天先后强奸了两名同他母亲年龄相仿的女法轮功学员,不久就遭到报应,被判刑八年,在狱中得了阴茎癌,做了阴茎睾丸全部切除手术,三次自杀未遂。

原江苏省“六一零”副主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荣生,卖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得到罗干的肯定与表扬,后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上任不久即患了白血病。

重庆奉节县“六一零”头目杨大才一直参与策划迫害法轮功,于零六年十一月暴病身亡。

湖北黄冈市“六一零”首任主任张石明突患心脏病死亡。继任的王克武上任的第二年(2005年)就患了肝癌,于同年清明前三天死亡。后来该市了解情况的官员都不愿填这个空缺。当地人私下纷纷议论:怎么这么巧?

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例子比比皆是,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们并不希望看到这些事情发生,我们希望可贵的中国人,都能明白真相,别再昧着良心为中共卖命去迫害法轮功了。善恶必报这是永远不变的天理。天灭中共在即,我们希望那些曾经对法轮功犯过罪的人,能立即停止作恶,并利用自己的权力范围挽回所犯的罪行。罗京、陈虻、宋平顺、黄菊、何雪健等人的下场已经是上天在警醒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