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6/11/09)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

  • 揭露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恶警黄旭红恶行

  • 山西省太原恶人电话

  • 大连市恶警绑架了一名女大法学员

  • 河北易县伪法院再次非法宣判大法弟子的追踪报道

  • 河北省定州市恶人信息

  • 重庆恶警邓川利用职权敲诈

  • 揭露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恶警黄旭红恶行

    恶警,黄旭红,女,现年38岁。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现名女子戒毒所)三大队副大队长,专职“转化”、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所谓攻坚组,其人在2008年4月─5月间把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宋彩萍关小号折磨,体罚、戴手铐、昼夜不让睡觉、罚站、不让洗涮,并进行人格侮辱,说其精神不正常,不让她与任何人接触,由吸毒劳教人员严密监控。并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在夜里给宋彩萍的水杯中放不明药物。

    恶警黄旭红强迫法轮功学员看中共抹黑法轮功的录像,看后让写体会或找出她认为的“转化好的”给“转化不彻底的”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洗脑──所谓的座谈从而干扰大法弟子的正念。

    恶警黄旭红在劳教所三大队民管会上,对普教说,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随时汇报,会给减刑。使得普教犯人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黄旭红从1999年-2000年间在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女子劳教所机关工作期间就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她还炫耀自己参与了1999年-2000年间的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动。那次是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女子劳教所利用社会上的闲杂壮年男子暴力殴打大法弟子。被害人有吴秀花、贾海英、谭丽云、符桂英等多名大法弟子;2004年7月20日其人到内蒙古赤峰市邪恶的洗脑班观摩学习之后在2004-2005年间,带领两名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办“转化班",起到了残酷迫害的作用。

    现其人身患胃病,是作恶多端的恶报。


    山西省太原恶人电话

    太原大法弟子武玉平5月25日被山西邻县公安局恶警绑架。

    山西省邻县公安局局长:杨晋斌 政委:王文奇
    副局长:张立安 高明勤
    电话:0358─4580148 0358─4580901
    传真:0358-4580423
    地址:邻县胜利街121号
    邮编:033200
    网址:http://www.linxian.gov.cn

    l山西省邻县政法委书记:李琦
    常务副书记、综治办主任:薛青虎
    常务副书记、综治办副主任:高志峰
    纪检书记:吕聪明
    党委副书记:郭志峰
    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崔永剑
    综合办副主任:王应旭
    综合办副主任:秦庆源

    电话: 户政 0358─4581817
    治安 0358─4581818
    网监 0358─4582802


    大连市恶警绑架了一名女大法学员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前后,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红旗派出所恶警在彩霞园非法绑架了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女大法学员,具体情况有待知情者补充。


    河北易县伪法院再次非法宣判大法弟子的追踪报道

    2009年6月2日下午,河北易县伪法院再次非法宣判王德谦、李保金等七名大法弟子有罪,王德谦被非法判四年,李保金三年,现在两名大法弟子均不承认违法院的非法判决,拒收“判决书”。

    宣判当天伪法院戒备森严,易县国保大队长田国军亲自督阵,王德谦的律师及家人都没来得及到场,因伪法院通知的时间律师及家人根本就无法到场,因上次律师要求法庭卸掉当事人的戒具,这次受迫害的李保金不但没卸掉戒具,反而被易县伪法院戴上了手铐脚镣。而这次枉判仅仅因为大法弟子家中有大法真相资料,浏览过自己的网站,就被枉判一个四年,一个三年,这种集权暴政只有中共邪党才做得出来,因为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自建政以来以暴力屠杀蹂躏中国百姓至今,如今世人都在觉醒,解体中制止迫害响彻中华大地,今天的枉判及2001年8月河北省易县公安局非法对涞水5名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大法弟子石文水被判刑9年,石文水,河北省涞水县王村乡祖各庄村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唐山冀东监狱,石文水原是一名军人,老山前线的二等功臣,转业后在北京西客站工作。儿子因爸爸被抓而辍学,妻子一人支撑着这个家。

    * 大法弟子张长生被非法判刑10年

    张长生,被非法判刑10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第四监狱。

    *大法弟子闫合泉被非法判刑11年

    闫合泉,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北龙泉村人,被非法判刑11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保定监狱,因爸爸被抓,生活困难,两个女儿先后被迫辍学。妻子一人忙里忙外,带着孩子艰苦度日。

    *大法弟子曹小刚被非法判刑13年

    曹小刚,河北省涞水县胡家庄乡胡家庄村人,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保定监狱,妻子、儿子也不同程度受到涞水县恶党政府的迫害,妻子被劳教,儿子被迫害。

    *大法弟子张东生被非法判刑15年

    张东生,河北省涞水县地税局干部,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非法判刑后用电话通知家人。现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牙被打掉六颗,人已瘦的脱了像,妻子刘金英被判刑5年,女儿从小学一年级就失去双亲的照顾,老父亲承受不住打击已离开人世,老母亲半身不遂,无人照顾。”

    所有参与的指使的都将在层层被灭尽中偿还他们在邪党操控下所欠下的一切罪业。


    河北省定州市恶人信息

    责任单位及恶人:区号:0312

    王树林:原定州市政法委书记,现已退休,家住体委家属院


    王树林

    卲彦木:原定州市委副秘书长,兼610办公室主任:已经退居二线,现被聘于定州职业技术学校 单位电话 0312-——2319448 0312——2336070宅电 0312
    ——2386695 手机13703362896住址:棉麻家属院3号楼一单元101房间


    卲彦木

    崔玉亮:610办公室 13931352903
    黄全木:610恶人
    肖福娣:公安局副政委2313038 2338689 13903222387
    刘建英:公安局副局长2335838 2317986 13903322385

    周辉:公安局恶警


    周辉

    李铁柱:公安局2327076 13903129263 办公室电话:2333016


    李铁柱

    陆书军:原南城派出所副所长,现任东亭派出所指导员2622315 2328686 13932237000
    涿州洗脑班:高学飞
    定州中军帐村委会

    相关单位及个人:区号 0312 

    张庚申:定州市看守所所长  0312-2353188  家住:定州胜利客车厂
    李军库:拘留所所长 13091239592
    拘留所办公室电话 2581444 2327119
    郝站慧:原看守所指导员
    刘少平 13932247036

    马铁柱:国保大队长 13933228192
    定州市南城派出所:康仓敏(现任车站派出所所长)单位:2567997宅电:2583832手机13731277000
    刘丽贤(现调定州市公安局)13503382789
    定州市西城区派出所:2382593 238208


    重庆恶警邓川利用职权敲诈

    近几个月来,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分局科长邓川,为了往上爬,极力讨好、巴结上司,绑架了多名万州区大法弟子后,又耍尽各种手腕,串通检察院、法院,将他们劳教和所外劳教,多人被敲诈勒索。

    邓川,四十岁左右,原是万州区运输公司下属四十八队的一名修理工,是这个队里有名的啥坏事都干,无恶不做的一个杂皮。因他的长辈与当地政府的某个头儿有关系,就被提调到万州区公安局工作,擅长投机钻营的他居然真升了“官”,当了个科长。邓川小人得志不知天高地厚,一味追随邪党为其卖命,抓住一切机会表现自己。

    去年,万州区公安局分管法轮功的副局长杨滔的罪行在国际互联网被曝光后,便不那么积极参与恶行了,邓川看到时机到了,便把屠刀接了过去,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

    邓川迫害大法弟子惯用的一招,就是威逼、恐吓、控制、诱骗学员,强迫作他的内线。有位学员是他的至亲,他想当官想疯了,连至亲也不放过,威胁恐吓着出卖了四名大法弟子。于是邓川就带领恶警将这些大法弟子绑架。

    邓川迫害大法弟子的招数与其他恶警不一样,明里带着恶警按照他那个至亲提供的名单去绑架大法弟子,暗里又让他那位至亲去向被出卖的大法弟子的家属放风,说她认识公安掌握实权的人,她能帮忙把人弄出来等等。于是就真有被绑架的同修的家属(常人)去找出卖者,让她托邓川帮忙。从此邓川就比其他恶警忙得多了,他没有更多时间去张罗那些被绑架而受迫害的人,却是三天两头跑到那些被绑架大法弟子的家里,找他们的家属讨价还价,干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例如,有位被迫害同修的家属找到邓川商讨解救办法,先请邓川大吃大喝一顿,再送一些好处费后,于是他便拿出办法,说,要他不坐牢,可找医院打一张身患疾病的证明,这样公安就好办了。那位同修的家属按照他说的要求开出一张证明来。邓川一看,不符合他的要求,抓起笔就在该“证明”上添了一句“卧床不起,需要陪伴。”笔迹显然是不一样的,他却说“这样就行了”。显然,这张病条并不重要,真正起作用的是那些好处费。难怪邓川找被迫害者的家属,今天一个电话,明天一个警告,今天说要劳教,明天说要劳改,哄、骗,恐吓啥都用上了,一旦好处费到位,态度马上就变,说话的语气客气多了。可是,他的胃口很大,一点半点是填不满的。手拿着病历条对被迫害者的家属讲:“这还要送到上头去批,若准了,你们得出费用。”这费用包括什么车子的油费呀、过路费呀,送材料人的生活费呀等等。又是一大堆名目开销。常人是懂得他们那一套的,再拿出五千元人民币后,那位大法弟子便被“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

    最近这次邓川绑架了七名大法弟子,谁都要过他这一关,没有万儿八千是办不成事的。

    给钱的大法弟子如此,没有钱的或不给钱的大法弟子将如何?有位女大法弟子叫黄永桂,去年九月份一天恶警非法闯进她的家,抢走了孩子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邓川一伙采取蹲坑、跟踪、监控等手段搞了大半年,也没发现他们想找到的什么问题,但邓川就是不放黄永桂。今年五月十一日,恶警通知黄永桂去拿电脑,黄一到即被邓川们绑架到万州区李家河戒毒所进行迫害。邓川运用他惯用的手法,把黄永桂关起来的同时在家属身上施压。恐吓黄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说这次在你家里搜出了一百多份大法真相资料(其实啥都没有搜到),不想办法可能要判重刑。黄的丈夫确实没钱,也不认为他的妻子有什么罪,没理他们。五月二十五日,恶警通知黄的家属拿衣服被子去,说要刑拘一个月。黄的丈夫信以为真,拿着东西到李家河戒毒所,到那里后,恶警又说那儿是戒毒的地方,刑拘不行,要换地方。家属听不懂他们的调子,没表示态度。结果恶警开来一辆警车把黄永桂和她的丈夫一起拉到了万州区塘坊劳教所。恶警开着警车在劳教所里转了一圈,又说这里是关男犯人的地方,一个女人关在这里不方便,要拉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去。直到车子开走后,恶警才拿出一张决定书来要黄永桂的丈夫签字。她丈夫一看,黄永桂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看看这个过程,邓川们是不是跟那些没有钱就要撕票的绑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