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回家的路,见证大法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我刚刚走上修炼大法之路,修炼后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现把我得法的前后经历写出来,用以证实大法的伟大、神奇。

记得一九九八年妈妈带我去一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当时我们几个小孩子只是玩耍打闹,但就在无意中,我看到师父竟是一个金光闪闪的佛(现在回想起来的),还看到一个老年同修坐着的身体直往上起空。因当时什么也不懂,也就没在意。后来因妈妈也没有实修,我也就没能走上修炼的道路,但对大法有了较为正确的认识。

到了二零零五年妈妈真正走入大法修炼后,期间妈妈曾几次引导我修炼,我却因受邪恶的造谣宣传毒害,开始还反对妈妈修大法,后来,我看到妈妈的身体自从实修后变的越来越好,我也就不再反对了,但我自己却还是不修炼。为了不使妈妈生气、失望,二零零八年寒假,我看了师父的所有讲法录像,还看了《九评》、“神韵晚会”光盘,并同意让妈妈给我做了三退。我表示支持妈妈修大法,但由于怕心重,总劝妈妈注意安全。我想等邪党完了以后再修炼。

今年五月十六日那天晚上,一位同修拿来U盘,打开电脑,我看到了台湾大法弟子排成《转法轮》书的图案,及同修拍到的大法弟子头顶上的功柱。我觉的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抓住这最后的机缘,走入大法修炼。

随后的几天里我如饥似渴的看大法书,几乎一天一本,还听师父讲法。我睡觉少了,几个心性关也守住了。但色关没过去,梦中看见一个大美女,光身向我走来时,我动了心,当时我也想求师父。妈妈让我把所有动画光盘都烧掉,我虽然感到剜心透骨的难受,但我还是把它们全部烧毁了。

刚开始我一直盘不了腿,单盘也翘起老高,我真愁的没办法,妈妈说:“只要你真心修,师父会帮你的。”就在这天晚上,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晚上我洗完脚和袜子,就把袜子晾到阳台上,在我返回屋时,手臂磕在了阳台的门框上,我安慰自己说不疼。可我又一想:难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吗?我上下看看阳台,窗户没关,难道今天有雨?于是我关上了窗户。

回到床上,我就开始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渐渐的我就入了定。等我出定后,外面的响声渐渐的传入我的耳中。“滴答、滴答”,正是下雨声。就在我感悟师父的点化时,突然我的左腿疼痛难忍,我想可能是消业,疼就疼吧,是好事。但我感觉有谁在给我往外掰手,这怎么行啊,还不折呀。可我又一想,肯定是师父法身在做,师父给我承受了业力,好让我能盘腿打坐呀,谢谢师父!

开始我有点紧张,可能师父也看出来了,我就感觉松弛了一下。等我放松一会儿后,师父又开始接着给我调整身体,我感到真是钻心透骨的疼。我忍着,嘴里念着:“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我一遍又一遍的念。感觉一掰又一抻,我有点抽筋的感觉,一下子痛上心头,出了一头汗。疼的我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但我还是一遍接一遍的念。再过了一会儿,慢慢的疼痛变的缓和了,我便松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师父又把我脱臼的胳膊抬起,我又是一阵痛。我的胳膊在往上耸,且越来越高,耸到了下巴颏,又开始往外掰我的手,掰、掰……当我的手被放下来时,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憋的那口气慢慢的吐了出来,感觉真舒服。这时我发觉有一股气在往我的眉心之处钻,好痛,又觉的从两个太阳穴处发出。同时两耳也有东西往里钻,头顶感觉还有功柱。我开始用天目看,一会儿亮,一会儿暗。过了一会儿,看到象是一条很长的通道,我在往里走。忽然有两条大蛇挡住了我的去路,它想吞噬我,我不以为意的说:“畜生,竟然挡住我的路。”这一念,功就打过去了,蛇就消失了。后来我又看到了儿时的一些事情,最后我对师父说:“师父把我的天目关上吧,我不想太执著去看。”慢慢的眉心也不痛了,身体开始不那么热了。就这样我昏沉沉的休息了一下,醒来后开了灯,发现外面还在下雨。到发正念的时间了,我就发正念。

半夜一点左右,我想看看腿到底怎么样了,我就又开了灯,盘一下腿试试,腿真的不疼了。我很高兴,很开心,我的腿终于能够盘上去了,我心里说:“谢谢师父!”

我怕自己产生显示心理,本不打算告诉妈妈自己感觉到的以上这些神奇的事,后来听妈妈说:“只要不带显示心,可以和同修交流,见证大法的神奇,也是在证实法。”因此我就把我得法修炼后发生的这些神奇的事写出来了,因水平及层次有限,如有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