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绑架包相金 欺侮家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下午,黑龙江省大庆市国保支队冯海波、孙洪亮等四名恶警以有人举报为借口,绑架了让胡路区青年出租车司机包相金,扣押了他的出租车,将包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电脑主机、接收电视的“大锅”、MP3、人民币数百元与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财物,并将包相金非法关押进大庆市看守所。

据悉,包相金现年二十八、九岁,是亲友、邻里公认的好青年。家中还有父母和一个弟弟,一家四口原来在太康县务农,几年前来到大庆市区谋生。全家人主要依靠包相金开出租车维持生活,由于近年出租车生意清淡,有时给人安大锅赚点零钱。包相金是一家的顶梁柱,父母的骄傲,老俩口常对人讲:“我大儿子走哪我都放心,一身正气,不做坏事。”

不幸的是,大庆国保恶警的黑手伸向了这个原本平静安宁的四口之家。爱子无辜受难,身陷囹圄,无钱无势的老俩口忧心如焚,寝食难安,强撑病弱之躯在让胡路与市公安局之间往返奔波;面对无法无天的冯海波、钟明等恶警的欺诈、威胁与野蛮凌辱,老俩口凄苦无助,悲愤难平。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在国保支队主要成员钟鸣、冯海波等人的直接指挥、参与下,遭绑架、酷刑折磨与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仅二零零七、二零零八两年内明慧网披露的被绑架人数就将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姜湃就是被国保支队迫害致死的。几年来,国保支队的魔爪伸向哪个家庭,哪个家庭就面临人财两空,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国保恶警走到哪里,就会给哪里带来不幸与灾难。

目前,我们仍无法得知包相金在里面遭受了怎样残酷的折磨,然而,国保支队的恶行给包家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与灾难。让我们透过钟明、冯海波等针对包相金的所谓“办案”过程中的种种恶行,来看一看大庆国保支队恶警是怎样以“保卫国家安全”为名,以法律为遮羞布来迫害最善良的大庆民众的;看一看到底是谁在违法、犯罪,谁在破坏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一、荒谬的“罪名”。

非法抓包相金的理由是什么呢?据冯海波讲,他在自己的出租车上给乘客传播了法轮功真相,被乘客给举报了。拘留通知书上写着的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这个罪名太荒谬离谱。这些年法轮功传单、光碟到处都是,谁不知道共产邪党坏,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呀?出租车上就包相金一个人和一个乘客,哪来的什么“组织”啊!和乘客聊聊天,也没蒙人骗人,也没坑人害人,哪一条法律被破坏了?这不明摆着是诬陷吗?

二、搜查、抄家不留单据,拘留通知书不写办案人姓名。

冯海波、孙洪亮等四名恶警是穿着便衣抓人、抄家的。他们在某出租车公司绑架了包相金后,挟持着包来到他在让胡路的住处,对包母声称“你儿子被举报了”,便开始对包家大肆搜查,将包家住室、仓房等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搜查持续一个小时左右,一边搜查一边录相。抄家的整个过程中,包相金的母亲一直在场,国保警察对这个被他们吓呆了的母亲视若无睹,抄完后便拉着东西,挟持着包相金扬长而去,既没留搜查扣押物品的单据,也没对包母做任何交待。后家人、亲友多方找寻、打听得知,包相金被非法关押于大庆市看守所,出租车也被扣押,抓人的是大庆公安局国保支队,领头抓人的是冯海波。

包相金被抓后的第二天,家人到国保大队了解情况,冯海波给了家人一份拘留通知书,上面没有办案人姓名,却要求家人在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家人把名字签在了办案人姓名后面,办手续的警察看到通知书“被通知人”与“办案人”的名字都是“包相玉”(包相金弟弟),对冯海波说签错了,冯海波看了看说:“没事。”于是家人拿着这份拘留通知书作凭据到看守所给包相金送钱送物,办手续,居然畅通无阻。

后来家人又到国保支队询问:拿了我们那么多东西,为什么没有单子?他们不得已给家人看了他们手里的清单。家人说,应该给我们一份,冯海波说:“不可能给你们,我们还留着办案呢!”家人说,按法律规定,你们在我家拿了东西,应该给我家留一份清单。冯海波狡辩说:“清单给包相金了。”以后包的家人再去提这件事,冯海波和钟鸣都翻脸了,说他们妨碍公务,威胁要抓起来。

三、打着扣押“犯罪证据”的幌子掠夺私有财产。

包相金一家生活清贫,出租车、“大锅”是一家人赖以谋生的东西,电脑就算是较为值钱的家产了。为了出租车,包父从让胡路到东风新村的公安局,来回跑了好几天。一开始冯海波不给,说出租车是作案工具。包父一再强调出租车是我的财产,不是儿子的;不出车也要缴税,一天上缴的费用就200多元。好话说了不知有多少,扣车五、六天后,冯海波才答应还车。但是去提车的前一天,两个国保支队的警察把车上的导航仪(价值千元左右)和电子狗(价值一、二千元,测速、报警用)卸下、扣留,冯海波对包父说要拿它们做“犯罪证据”。

家人去要“大锅”,冯海波说安“大锅”违法。家人说,这些大锅都是正规厂家生产的,既然允许生产、销售,为什么不允许购买、安装使用呢?你们公安局院里不也有大锅吗?冯海波强词夺理地说:你们的大锅是接收法轮功电视的!跟他要电脑,也不给,说是制作法轮功资料的。

总之,就因为包相金给乘客讲法轮功真相,冯海波就毫不客气地让包家的出租车、电脑、“大锅”等和法轮功搭上边,连车上的电子狗都脱不了干系。

四、冯海波说:“就抓你、判你了,你能咋的!”

包相金被抓后,家人不停地奔波于让胡路与东风新村之间,到公安局不断找冯海波要求释放亲人。开始冯海波搪塞说:“已经立案了,我说了不算了。”包父问什么时候儿子才能出来,冯说:“几个月也是他,二年三年也是他,十年八年也是他。”包父说:“我儿子犯什么大罪了吗?”冯煞有介事地说:“这事就是反党,是要推翻政府,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得看他的态度,也得看你们的态度。你们儿子挺顽固,你们帮着做工作,把“事儿”说出来,“转化”了就不判或少判点。”

包家的人非常气愤:包相金从不做坏事,也就是说点实话,算什么“事儿”啊?如果他真犯法了,为什么警察抓人不敢在通知书上留姓名,为什么把家里东西拿走了,连单子都不留,不就是做了坏事怕人知道吗?“电子狗”都敢当法轮功“证据”给扣下,还有脸讲什么“立案”,这个法律、那个程序,什么“态度”不“态度”的,简直就是土匪绑票!

包家人敢怒不敢言,又去找冯海波,希望他网开一面:包相金是好人,也没犯法,也没杀人放火。既然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你就能你说了算,你说放就能放。冯海波蛮横地说:“人是我抓的,就判你了,就不放你,你能咋的?”还满不在乎地说:“你们可以请律师!”又说:“大庆的律师没有敢接法轮功案子的!”

有一次,包相金的老父亲单独一人去国保要人,冯海波竟然指使手下把老人反扭胳膊推出门外。

五、跟他讲理、讲法律,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的

后来包的家人再去,冯海波干脆躲起来不见。支队长钟明看包家人老实,就主动出面给他们上“政治课”,也说什么“法轮功说有罪就有罪,说没罪就没罪”,让包家人配合他们。家人问包相金犯了什么罪,钟明说触犯了《刑法》第三百条。父亲说“我儿子没罪,他是好孩子。”钟明说,“好孩子怎么能抓起来?你儿子跟共产党作对。”同去的家人据理力争,坚持说明包相金无罪,《刑法》第三百条与法轮功无关。指出拘留证上不留办案人姓名,不给扣押清单是执法犯法。

钟明立马翻脸,说你们几个人中有炼法轮功的,要么是受法轮功指使,不炼法轮功都会为了自己的亲人好,帮我们做工作,不象你们讲这样的话。粗暴的赶他们走,说再来就按妨碍公务抓起来。

第二天家里人去索要扣押清单,钟明破口大骂,指使手下野蛮地将包家人推出门外,并让手下告诉门卫以后不让包家人进门。

六、惧怕罪行曝光,威胁恐吓、耍流氓,阻挠包家人见局长

与包相金父母一同去大庆国保支队的亲属中有一个耿直的年轻女孩,不懂得顺着冯海波、钟明讲话,常常据理力争。冯海波动不动就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一再警告:不能和炼法轮功的接触,不能把这事上网,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自从被辱骂、推搡出来以后,女孩没再去。受尽屈辱的包相金父母为救儿子,又硬着头皮去说好话。铁石心肠的冯海波更加嚣张起来,以威胁的口气问他们:“那个年轻姑娘怎么没来,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吧?让她来一趟,我们正在找她!”

包家人见找国保警察无望,就在5月27日的公安局长接访日去见局长。冯海波、钟鸣做贼心虚,惟恐包家人告他们执法犯法,与门卫串通一气,不许包家人进公安局的门。

6月1日,冯海波得寸进尺,借口让包的家人取身份证,签字,让包相金的父母来国保支队,在包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一个方脸白面的年轻恶警给他拍照,象对待犯人一样肆无忌惮地训斥、凌辱两位善良的老人,企图用这种流氓手段吓退他们,掩盖恶行。6月3日局长接访日,由于钟鸣、冯海波的唆使,门卫再次把远道而来、救子心切的包相金父母拒之门外。

到目前为止,二十多天过去了,包相金依然在非法关押之中。钟鸣、冯海波等恶警对待外面的家人尚且如此野蛮、恐怖与卑劣,我们不难想象包相金在里面的境遇。

大庆市公安局迫害责任人与电话(区号:0459):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移动电话 备注
曹力伟 局长6371699    13384595678(迫害第一责任人)
曹振河 政委6107789 6280888 13329500001
林国利 副局长 6100099 5986708 13329500003
梁希明 副局长 6390005 6390988 13845987777
魏春华 副局长6107611 6381983 13329500005(女,主管警务督察支队)
郝德江 副局长 6107708 6381516 13329500006
刘勇 副局长 6107333 6509999 13394596000(主管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主要责任人)
兰英杰 副局长 6375299 6689098 13394596000
王春儒 政治部主任 6368499 4688828 13329500009

大庆公安局国保支队部份成员(大庆国保支队下设几个大队):
国保支队队长钟明(13304699188),副队长李玉春
国保大队大队长刘保峰、张宁宁(女)
国保支队成员:冯海波、尹彦虎、胡啸、杨继军等、王安民、孙洪亮、郑中兴等。
其中,冯海波、杨继军、尹彦虎、胡啸四人是实施迫害的主要打手。
冯海波电话: 6211479(宅) 13089051888。
大庆公安局国保支队某办公室:0459-6390003 0459-639034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