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邪党书记陈建国迫害法轮功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邪党书记陈建国是从山东省调来的。身为一名官员,本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但该邪党徒到宁夏后,为非作歹、鱼肉百姓、强拆强占,成了宁夏的一大祸害。当地的老百姓给陈建国取的绰号是“陈霸道”、“陈八道”。特别是为了升官发财,陈建国死心塌地追随江鬼,践踏人权、践踏法律,直接操控公检法司、“六一零”的恶徒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饱受酷刑折磨。

仅二零零七年至今,宁夏就发生了法轮功学员钞志明被迫害致死的事;法轮功学员王建国、陈雪英、韩瑞仙、赵玉虎、张晓萍、蔡国军、蒋红英、穆志宏、袁淑芹、谢毅强等被非法判刑,其中王建国、陈雪英被判刑八年,赵玉虎被判刑七年;被非法绑架抄家的更是不胜枚举。零七年九月下旬“六一零”恶徒使尽各种阴毒的手段从监狱、劳教所、住宅中非法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至洗脑班;“奥火”传至宁夏前后,陈建国勾结政法委书记苏德良操控“六一零”恶犬在宁夏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直接胁迫法院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直接指挥基层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二月从北京来的三名所谓的“专家”到银川监狱、银川女子监狱,向监狱恶警介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卑劣手段,用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近日陈建国又对法院施加压力,企图迫害法轮功学员栾凝;还将宁夏各监狱羁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银川监狱企图实施迫害。几年来,陈建国在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祸害百姓,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

一、直接胁迫法官、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

宁夏法轮功学员谢毅强,大学学历,是宁夏质量安全技术检验所的一名技术骨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一大早(腊月二十八日,正当人们准备过大年的时候),银川市公安恶警将谢毅强骗到单位强行绑架,“先抓人,再搜集证据”,事后才非法逐一对谢毅强单位的同事进行反复、长时间盘问(对其中一同事的盘问时间竟长达八小时!),最终竟以杨某、张某的口述作为所谓的“证据”,将谢毅强非法批捕。更为邪恶的是,在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恶警对谢毅强使用老虎凳刑讯逼供。

五月五日,银川兴庆区伪法院非法对谢毅强庭审。兴庆区检察院对谢毅强的所谓起诉及举证,内容牵强附会、相互矛盾、漏洞百出,甚至出现明显的程序违法。

六月十一日,银川市中级法院对谢毅强的上诉进行二审。法官朱德蓉、吴志明、王凯等参与庭审。银川市检察院继续沿用一审时由兴庆区公安、检察院拼凑的那些牵强附会、前后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证据,甚至谢毅强的年龄、单位名称、住址等一些基本情况都是错的。更为可笑的是:公安、检察机关向法庭出具的“证物鉴定结果”与“鉴定委托书”的时间是颠倒的,即鉴定单位在收到鉴定委托之前鉴定结果就早已出来了。这些诉讼中的低级错误,让人不难看出银川市公检法司的人员是受人操控,在蓄意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对谢毅强非法庭审后,判刑四年。谢毅强年迈的母亲承受不住打击住院了,至今还没有康复。

事后听说,相关法官曾给陈建国反映过该案的情况,说:没有证据,无法给谢毅强判刑。邪党徒陈建国竟然胁迫说;你不给他判,我就给你判。邪党徒陈建国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法盲、流氓。

零九年三月七日早上九点左右,家住宁夏银川市金凤区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周、兴庆区法轮功学员王玉香、石嘴山市法轮功学员潘艺圆被恶警同时从各自的家中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之后王玉周又被绑架至洗脑班。绑架王玉周的十几个恶警是石嘴山市公安局惠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由大队长恶人张先瑞(女)带头。张先瑞曾得到陈建国的亲自“指示”,享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权”。

二、操控“六一零”绑架、审判法轮功学员栾凝,至今不放人

二零零八年九月陈建国勾结宁夏政法委书记苏德良组织、操控、指挥宁夏“六一零”的爪牙对法轮功学员栾凝、卢伯华、吴忠实施跟踪、蹲坑、窃听电话、网络监控、抄家直至非法抓捕。至今栾凝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间已达九个月,早已属于非法超期羁押。

栾凝原来是宁夏劳动人事厅某处副处长,大学学历,曾因九九年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三年,开除工作。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栾凝被银川市西夏区九名恶警伙同居委会的两名恶人从家中强行绑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宁夏银川市西夏区伪法院对栾凝非法开庭。当天宁夏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员风声鹤唳、如临大敌,操控大批公安人员、警车将法院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只给了五个旁听证,不让其他人入内。在栾凝为自己辩护的时间内,伪法官李节利多次阻挠,非法限制栾凝阐述事实真相的权利。当天大批公安恶警和居委会的恶人还将一民宅包围后强行撬锁,非法绑架了六位法轮功学员拘禁在派出所,到晚间才释放。非法审判结束后,没有宣判。近日获悉,银川市西夏区伪法院已将栾凝秘密非法判刑四年。栾凝正在上诉。

栾凝的母亲,在儿子长时间被迫害的痛苦压力中承受不住(栾凝此前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于二月二十七日离开人世。“六一零”不但不放人,而且剥夺了栾凝为其母亲出殡的权利。

三、宁夏近日将羁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实施酷刑迫害

近日,陈建国丧心病狂,勾结政法委,指使“六一零”及公安恶警将羁押在宁夏平罗监狱、固原监狱、吴忠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王玉柱、蔡国军、王德生等人集中在了银川监狱(原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企图用酷刑迫使他们放弃信仰。

北京的所谓“专家”,二月份到银川监狱后提供了图纸、尺寸,在一监区做了十个老虎凳,搬到禁闭室做酷刑刑具。酷刑迫害是秘密进行的,现在被羁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家人接见。监狱恶警还从监区抽调多名服刑人员协同参与迫害。据悉,有些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禁闭室,遭受昼夜不停的折磨。

四、横行霸道,祸害百姓,宁夏暗无天日

陈建国到宁夏后俨然成了“土皇上”,作风霸道,热衷于强拆强占,搜刮民脂民膏。大批拆迁的失地农民被安置在所谓的康居小区,那种小区全是劣质工程,农民苦不堪言;大兴土木,修建楼堂馆所,斥巨资修建的“悦海宾馆”就是陈建国的“行宫”,里面亭台楼阁,极尽奢华。

因为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是见不得人的,所以现在已知陈建国在宁夏作恶的事例还不够齐全;陈建国祸害搜刮百姓的恶事暴露的只是一点点皮毛。但作恶者绝对逃不出天理良心的审判。

明慧网上公布了上万例有据可查的因为紧随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人,这些遭报的有各级领导、公安局长、法院院长、“六一零”头目、政法委书记、县委书记、派出所所长、居委会主任等等,有被车撞死的,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被雷击死的,被电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跳楼身亡的、变得精神失常的,因其它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还有因各种原因被判刑,被撤职的,突然摔倒瘫痪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黄菊、刘京、宋平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遭了恶报;殃视编造法轮功“自焚”闹剧的陈虻、播报法轮功“自焚”假新闻的罗京已经“先进”地狱了。陈建国,你会是什么结局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