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威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我们在面对面讲真相中,都会遇到不听、不信的人,甚至有的人还会用邪党灌输的党文化那一套谬论来与我们狡辩。面对这样的人,我们一般都不会和他(她)争辩,而是善意的告诉他(她),紧跟共产邪党的危险,因为中共的灭亡是天意,是因为它作孽太多,欠债太多,天才要灭它,不是哪个人说了算的。但信不信由你。

以前我如果遇到了不听真相的人,心里就会很不高兴,心里耿耿于怀,从此就不再搭理这个人了,好象这个人是不可救要的了;如果遇到言辞激烈、情绪激动、大力维护共产恶党、对法轮功有微词的人,就不敢堂堂正正的面对他(她)的胡搅蛮缠,就不说话了,好象自己做了亏心事似的,还用“不给其市场”来给自己找台阶下。经过学法,我发现,我这种状态是人要维护自己利益的一种表现,怕自己在大庭广众面前受到伤害,怕自己的面子难堪,等等,其实是私心的表现。修炼不是要保护自己的人心和面子,恰恰相反,是要修掉那些人的东西,在艰苦的修炼中,在各种环境中,面对各种各样的人,都要做到内心坦然不动,这是对修炼者的基本要求。然而我到现在还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突破,还在固守着自己的面子,那我到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呢?

悟到了这个理,我就调整自己讲真相的心态,首先要自己用善心对待面对的人,坚信自己一定能救了他(她),让他(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再有就是用强大的正念解体他(她)背后的一切干扰因素,决不允许旧势力阻挡众生得救。最后求师尊加持弟子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实践中这样做的效果都很好。

举两个例子。

我的大姑姐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太深,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共产恶党会遭天灭。我已多次给她讲真相,每次她都是大声的争辩,无论我怎么讲她都不信,而且说我们都太执迷,太崇拜,太钻牛角尖,甚至从椅子上蹦下来,跳着脚的强调她的那一套。每次看到她这样,我的心里就会很不是滋味,对她态度也会改变,好几天都不愿搭理她。

这一次,我没有象以前那样一味的去讲,而是顺着她的人心去讲。她身上也戴个弥勒佛像的护身符,我就对她说:“共产(邪)党不让人信神,却让人们把它自己当神来崇拜,中国人谁敢公开说一句共产(邪)党的不是呢?如果谁敢说就会被打成反革命遭到残害。古代的明君皇帝还时时下罪己诏,向天下广征谏言,以约束自己的言行,敬天畏神,以德教化百姓,以天子之身向上天祈祷,保佑天下百姓安居乐业,目地就是为苍生社稷考虑,来达到政通人和。可是共产(邪)党统治的时期贪官遍地,到处是污染、垃圾,假冒伪劣产品充斥着各个角落,黑心商人不择手段的赚黑心钱,既伤害别人也伤害他们自己,因为他们也要消费那种有毒的产品,这不是恶性循环吗?谁能治理这一切呢?靠共产(邪)党吗?实践证明共产(邪)党越打假,假越多,因为共产(邪)党本身就不正。”我看到她这次听的时候虽然还是说不信这些,但不再那么激动的跳起来了。当我说到共产邪党做的坏事太多要遭神的淘汰时,她还是不信。最后还拿出佛教中释迦牟尼来反驳我,她说:“法轮功再怎么样也不会象释迦牟尼那样有影响力。”我说:“释迦牟尼是两千五百年前在古印度传法的人,而我们师父是现在传宇宙大法的人;释迦牟尼传的法当时只局限在印度,是在五百年后才整理成经书,而且是在两千五百年的过程中才使世人都认同的;我们师父传的宇宙大法只在短短的十几年就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其中就包括释迦牟尼的家乡--印度。法轮功的书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波兰语、韩语、日语……,等等等等,从网上都可以查到。”我说完这些她就没词来反驳我了。过一会儿她又说:“共产党没把法轮功当回事,是法轮功的人找事。”我堂堂正正的,坚定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她背后操纵她的邪恶生命打下去解体掉。就对她说:“从九二年法轮功传出到九九年共产(邪)党镇压法轮功,七年的时间,法轮功平静的在社会上存在着,咋没人找事呢?共产(邪)党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怕威胁到它的权力,魔头江小丑妒嫉法轮功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共产(邪)党无论打击谁,不出三天被打击的人或团体就会在中国消失了,包括原国家主席刘少奇。可是在对法轮功的打压上却是例外,从九九年共产(邪)党对法轮功镇压开始到现在十年了,法轮功不仅还在中国存在着,而且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而且直到现在炼功人数不断增加。如果共产(邪)党不把法轮功当回事,为什么把法轮功的问题当成当前最大的政治问题?为什么到现在了还对法轮功看的这么紧?对法轮功问题制定的政策是外松内紧,内部还在加大力度打压?为什么不敢让人们公开看明慧网?这只能说明共产(邪)党害怕法轮功,因为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邪)党宣扬假、恶、暴,这是本质上的区别。现在共产(邪)党就是为法轮功而存在着。炼法轮功的人不是找事,只是告诉人们法轮功不是共产(邪)党说的那样,告诉人们共产(邪)党是怎么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我说完了,她不再说话了,我明显感到控制她的邪恶生命解体了,她安静了下来,不再那么烦躁不安了。

我又针对她不信神的存在对她说:“你不信神为什么也戴着佛像的护身符,不就是要得到超越人力的神的护佑吗?共产(邪)党可是反对这个的。”她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最后反说我强词夺理。我继续说:“现在很多人家都烧香敬观音,或敬财神,这就说明这些人心中都是相信神的存在的,只是怕共产(邪)党的淫威,不敢公开敬神罢了,其实你心中也是信神的存在的,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她说:“我也不说共产党好,我也不说法轮功不好。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好,可是我自己做不到那样的完人。”当我以救度众生的心态对待她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有触动的。这时候当我再让她退出共产邪党的时候她已经不再那么暴跳了,最后竟笑着答应退了出来。我真的为她感到由衷的高兴。我还要继续给她讲真相,让她真正明白真相,认同大法,远离恶党,得到救度。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讲真相、救度众生就会畅通无阻。在此感谢师尊对弟子的加持。

第二个例子是给同事讲真相。我的同事是个紧跟邪党的小干部,就听共产邪党的话。因为我炼法轮功被邪党劳教过,所以她总是以那种歧视的神情对待我,而且还时不时的在我面前对法轮功说些微词,赞颂共产邪党。开始我很生气,对她很反感,认为她这种人不可救要,就等着遭淘汰下地狱了。后来,我反问自己:你不是修炼人吗?怎么跟常人一般见识呢?师父让我们救度有缘人,她说的话不好听就不救她了吗?她今天和我在同一办公室工作这是多大的缘份呢?扭转了心态后我面对她时就不再烦她了。我告诉自己无论怎样我要救她,让她消除对法轮功的误解。

一次有人告诉我说:“某某某(就是她)在(恶)党610人面前说你还在炼法轮功……你别去问她,她会找你的。”我当时听了这话,没有害怕,也没有想到为自己辩解,而是怕她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遭报应,于是就找到她直接问她:“你听谁说我还在炼法轮功?让他来找我说吧。”我说这话并不是不敢承认自己还在炼法轮功,也不是非要知道是谁和她说的这话,我也没必要和她解释什么,我只是很严肃的向她表达我对她的这种做法的态度,并看看她的反应。没想到她听了我的质问显的很慌乱的样子,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我又对她说:“谁说的并不重要,今天的事就过去了,以后别在背后乱说了,要说和我来说。”她听我说了这句“今天的事就过去了”好象很轻松的样子,不再那么紧张害怕了。我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在众人面前要堂堂正正的,我们是世间的主角,我们是在救度他们,怎么会怕他们呢?

一次和她聊天时谈起法轮功,我告诉她法轮功是什么,共产(邪)党为什么镇压法轮功,“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以及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最后她虽然还没有认识到共产邪党的本质,没有退出恶党的党、团、队组织,但她认同真、善、忍好,我说:“真、善、忍就是法轮功中讲的,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遇难呈祥,处处顺利有福报。”我说:“你不是相信算卦说的那一套吗?还到处烧香祈福,想让自己一家平平安安,你就念我刚才说的那九个字比啥都管用。”她听了不再持以前那种蔑视的态度了。现在谈起话来说到我是炼法轮功的时候也不象以前那样仇视了,也不在我面前故意赞颂共产邪党了。是大法的威力在改变着人们的思想,解体着人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相信,随着我不断的学法,正念不断增强,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会真正救了她的。

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要堂堂正正的,正念正行,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用我们的行动来感化世人,使他们正面认识大法。如果我们都能做到师尊所要求的,就会在世间形成一个强大能量场,彻底解体中共恶党,解体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因素,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