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嘴恶惹的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殃视名主播罗京死了,死于淋巴结癌,同时出现溃疡并发症。死前罗京舌头溃烂,疼痛难忍,很难说话。护士透露:“罗京喝一口水,疼得把眉头都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每顿药他都没有落下。”

罗京死于六月五日。回忆起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邪党用坦克与机枪在北京屠杀学生后的新闻联播,又不禁暗叹善恶报应,丝毫不爽。六月四日那天,播音的是薛飞与杜宪,是身穿黑衣并且以悲痛之情播报的。于是,第二日,也就是六月五日的凌晨播音改由罗京主播,满嘴是中共邪党的谎言。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罗京遂成为中共喉舌主要的传声筒,从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罗京一直昧着良心播报诬蔑法轮功的假新闻。为中共做帮凶,能力越强,就越有欺骗性和煽动性,给人民带来的伤害越大,给自己造的恶业就越多。

罗京用嘴造谣栽赃,老天就让他患淋巴结癌,同时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如此之精准报应,真乃鬼斧神工!

罗京祸由嘴出。于是,笔者自然想起了一个叫吕鸿儒的所谓“哲学教授”。他七十来岁了,人老了,本来应更善良更要说真话不能撒谎,可是这位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原河南省哲学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学会副会长)却在退休后,许多年被中共拉出来吹大牛、撒大谎、说毒话。1999年7.20以后,他卖力地配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利用自己的身份,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功,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功,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2003年8月初的一天,吕携妻、女、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107国道上自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俩口、小俩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

吕鸿儒死就死了,偏偏死时嘴没有了,被车给撞烂了,还不只是烂,连影子都找不着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的部位蒙住,因为不能让人看见这个人嘴巴给铲掉的细节。以这种方式给这个用嘴造恶业的人予那么准确的报应!

明慧网中还有大量的骂法轮功而最后嘴巴全烂掉的例子。如一个派出所所长镇压法轮功可畏不遗余力,最后致癌,有法轮功人员劝他这是报应要改恶从善,可他大骂去病床前劝他的人,也大骂法轮功,并说如果能病好,还要好好地修整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一点悔改之表现。后来病情恶化,死了,死前嘴巴烂了,从嘴部一直烂到整个脸部。

实际上,从古至今,从皇家到民间,均有太多的因果报应之故事。过去,人们相信因果报应,所以一般人不敢做太坏的事,他们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可共产邪灵一到中国,就开始了散布无神论的毒品,所以共党官员无恶不作,没有几个能相信还真有神佛还真有报应,于是被毒害的人们就在无知中做了太多的恶事坏事。从这个意义上说,罗京、吕鸿儒们也是中共党文化的牺牲品。如果他们认识到会有因果报应,认识到法轮功修炼的是佛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那么他们会那么肆无忌惮地声嘶力竭地谩骂法轮功?如果他们知道谤佛是非常严重的罪,他们会那样做吗?但是他们那样做了,他们也那样报应了。那么,作为后来人,作为了解到这些真相这些神奇报应的后人们,是不是该从中感悟到一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