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的虚伪和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四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各监区里,都可以看到有一个所谓禁令标牌,它的第一条就写着不准殴打犯人,也不准指使他人殴打犯人。然而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五监区恶警贾迎春为了逼迫大法弟子“转化”“认罪”,指使刑事犯于春、王立艳对大法弟子进行体罚,罚蹲、罚站每天长达15-16小时,每天都用下流话语对大法弟子进行人身攻击,甚至用做活用的针扎大法弟子的身体、手掌、手背, 接见日不准家属与大法弟子见面,不准大法弟子购买日用品长达8月之久,不准洗澡。以上手段达不到目的,贾迎春又把手伸到大法弟子的家属中,向家属要钱、要买衣服等。

赵姓恶警指使刑事犯刘××在冬天里将一名大法弟子的衣服剥光,只穿内裤和胸罩,逼她在监舍里蹲着,以此羞辱大法弟子,让刑事犯刘某某看着这位大法弟子,不准睡觉,白天让她在仓库里冻着,多次暴打她。

二监区恶警夏滨指使刑事犯吴伟对大法弟子高某某多次进行打骂。高某某白天照常出奴工,晚上收工以后被关在储藏室遭受折磨到下半夜,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恶警陈硕指使刑事犯杨玉金、吴少娟经常对大法弟子程亚萍进行辱骂、殴打,不准买东西吃。有时把程亚萍推到仓库里殴打。监狱的上司要来检查时,恶狱警怕程亚萍喊话,就指使恶徒用胶带把程亚萍的嘴粘上,晚上在监舍里打她,把她推到床下趴着,不准睡觉,不准吃细粮。

大法弟子李乃艳发表严正声明,不配合恶警王丹的命令,不签考核分,被叫到恶警办公室。恶警王丹指使刑事犯聂春玲、吴少娟殴打李乃艳,造成李乃艳突发心脏病被送到监狱内医院抢救。医疗费900多元,未经本人同意,恶警强行从李乃艳的帐上扣除,被打出病来还要受打的人自己承担医药费。

大法弟子刘某某不配合恶警和刑事犯恶人的命令和指使,不“转化”、不“认罪”,绝食反迫害,被暴力灌食。

孟健、张洁(现已到期回家)、王银萍、苗淑清(现已回家)等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更不配合恶刑事犯的指使,多次挨打受骂,被逼在桌子底下蹲着,不准吃细粮,不准买日用品等。

更有一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邪恶之徒打死;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成了精神病。

辽宁省铁岭市惠安小区大法弟子胡英, 是今年2月由调兵山看守所送到辽宁女子监狱的,来时已不能行走, 身上有青紫伤痕,在入监队门口雪地里躺了一个多小时。

二监区恶警指使刑事犯李素华、张琳、孙岩、张小丽等对所有新非法关进来的大法弟子进行“包夹”,不准大法弟子接触任何人,在监舍里用各种毒招迫害大法弟子,不准睡觉,罚蹲、站,随意打骂,不准接见家人,不准购买日用必需品等。有的时候晚上睡觉都能听到邪恶之徒毒打大法弟子的抽打声、谩骂声。酷刑暴力逼迫大法弟子向邪恶屈服,写所谓的“转化”“认罪”书。

恶警用加分、记功、给省“劳动积极份子”称号(均可以积累减刑,省“劳动积极份子”减刑半年)等手段,利诱邪恶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犯罪,令他们加剧迫害大法弟子,达到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转化”、“认罪”书的目地。

凡关押在监狱的大法弟子彼此一律不允许说话,更不允许接触,全天候被数名刑事犯包夹。所以,哪怕是被非法关在同一监狱的大法弟子彼此都得不到太多消息。这里揭露的只是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