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邪党书记张伟作恶多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四日】现任四川米易县党委书记张伟,男,四十多岁,辽宁鞍山人。张伟原是米易县丙谷中学教师,后调中共攀枝花市委组织部,2004年底调米易县任县长,2005年底任米易县县长兼中共县委书记,现任县委书记兼县人大主任。张伟自从爬到县委书记一职后,为谋取私利,对县内底层民众,失地农民、失业工人进行欺压盘剥,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更是丧尽天良竭尽打压迫害之能事。他从2005年上任以来,至少有100多人次被非法绑架、抄家、非法关押、罚款,4人被非法判刑,有些案例甚至由他直接下达迫害指令。现在,张伟操控、利用米易司法系统,持续不断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的迫害。

2005年11月4日,国保大队长杨梓华、副大队长李雪松串通攀莲镇的恶警十来人闯入法轮功学员胡兴玉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转法轮》、磁带、影碟机、录音机、光盘及现金2000元,77岁胡兴玉老人被非法关押进了城关派出所。陶刚将她铐在屋里桌子的桌脚上,不能站也不能坐(回家后脚痛了几个月)。恶徒们将门窗全部打开,让冷空气灌进来,冻她。 胡兴玉老人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抢走的2000元现金至今未还。

2005年12月以四川省冬旅会在攀枝花市召开为由,张伟又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12月4日下午,攀莲镇计生办七、八个人连续对攀莲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将胡兴玉大女儿阙发凤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5年12月14日上午,三十五名六、七十岁的老人在大法学员郭会彬家集体学法、炼功。张伟一伙知道后立即派米易人武部、政法委、公安、国安、610、派出所、丙谷镇政府出动一百多人,开着十多辆警车将郭会彬家包围,对郭会彬家抄家。郭会彬、冯时芬、周英三名大法弟子当天被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29天,其余三十二名大法学员被绑架到原头碾乡政府强行洗脑四天,勒索罚款后才放人。

冬旅会临近,张伟亲自部署,由政法委、610和国安大队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排查摸底,有单位的由单位派人监控,并与经济利益挂钩;农村的由村落实监控人员,限制人身自由。12月15 日,米易进城的各条通道上都布满了岗哨,安宁桥头有七、八人守桥,有各村的村长、队长把守,凡是看见法轮功学员过桥一律往回赶,不准他们上街;凡是上了街的,在哪儿看见在哪儿抓人。其它通道上也是如此。大法弟子邓昌兰就是因为上街被抓,随后被抄家。

2006年11月2日米易县大法弟子张红英、张家霜、吕涛在米易小得石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张红英遭到毒打,吕涛被警察悬吊在窗子上。警察把她们装进麻袋绑架至米易看守所。在非法审问期间,米易国保大队杨梓华、周林等伙同攀枝花市国保把张红英铐在院子里冻了一晚,又将张红英和吕涛俩人对铐合抱一棵树冻了一晚上。三人均遭到毒打、非法抄家。四个多月后,2007年7月17日,米易县伪法院在看守所非法秘密对吕涛、张红英、张家霜判刑,吕涛被非法判刑5年,张红英被判4年零8个月,张家霜被判3年半。

中共“十七大”前后,张伟一伙加大了对大法弟子迫害。安排610、公安人员及它们利用的社会闲杂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跟踪、监控、到家中骚扰。

2007年5月10日,米易县调动警力和乡镇政府人员,由国保大队牵头,早上5点钟统一行动,到各乡村社、城关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绑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18人,遭非法抄家的有几十家。

8月21日上午,米易县大法弟子黎成中被国保大队周林和丙谷乡政府不法人员非法抄家并绑架。8月23日,米易县草场乡大法弟子李先连、李先明被莲华派出所和草场乡恶警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每人被非法罚款一千五百元。

2007年10月13日,米易县再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统一打压,又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并对被绑架的大法学员进行强制洗脑。

迫害严重的乡镇是:县城、坪山、丙谷、莲华、垭口、撒莲、草场、白马。

2008 年1月11日上午7点钟左右,米易县小街派出所陆成军等两个恶警伙同白马镇乡两个恶党徒一起到大法弟子蔡会莲家,把门撬开强行进屋非法搜查,象强盗一样抢走了蔡会莲夫妇家的大法书籍和其他私人物品,同时将蔡会莲夫妇强行抬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进行迫害。蔡会莲的丈夫李家明当天被放回家,蔡会莲被非法关押十四天。蔡会莲在小街派出所被罚坐老虎凳。

2008年1月11日上午9点左右,米易县国安恶警及丙谷派出所恶警田维新等七人,在丙谷镇恶党徒邓定银的带领下,闯到李永全家,李不在家,派人把他骗回家后进行抄家。他们没有抄到任何所谓的“证据”,还是把李永全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三天。

在看守所里,李永全遭到残酷的迫害。在看守所的第三天一个叫张亮勇、编号为021252的警察对他进行所谓的“审讯”。李不配合,张亮勇按住李永全的头猛碰墙壁。李仍然不配合,恶警们叫来看守所内的七、八个恶徒把他按翻在地,张亮勇用穿皮鞋的脚使劲的踩李永全的头,李永全的耳、鼻、口都被踩出血。邪党警察们不顾李永全头部受伤,把他抬上老虎凳用刑。李永全的脚、手全都青肿了,放下老虎凳后,根本无法动弹。1月25日才把李永全放回家。

2008年3月4日中午12点左右,米易白马镇回龙湾法轮功学员宋学美(女、六十岁左右),在挂榜街上给一人讲真相,遭人恶意举报。随后米易国保大队杨梓华、白马镇派出所王云、小街派出所所长王美容、白马镇政府彭光付等人将宋学美绑架,并挟持到她家进行非法抄家。下午两点钟左右,这伙人又绑架了白马镇回龙湾法轮功学员蔡会莲、辜兴凤,将她们三人关押在米易国保大队,后被转到米易看守所,关押一个月才放回家。

2008年5月22日,法轮功学员胡兴玉、阙发凤、高龙英因向世人讲真相,遭到米易国保大队的绑架,下午6点左右,国保大队的周林等对她们三人进行抄家,将她们非法关押一个月。

以下两件事情更凸显张伟的阴险、恶毒:2008年,米易草场乡有一对夫妇,丈夫骑摩托车带着临产妻子,因摩托车超载,在二桥被交警拦住。男的竟当场被恶警打死。当时正面临省里到米易检查验收达标项目,张伟为了自己的面子,动用了上百万的财政资金去把此事“摆平”,包庇了执法部门的犯罪行为。张伟怕事情曝光被撤职,在电视上公开“辟谣”,说没有此事。后在全县召开紧急会议,从学校到乡村,声称没有此事,并邪恶的说此事是“法轮功造的谣”。

攀莲镇典所村四社发生农民土地问题,因为打人事件被国外网站曝光,张伟为了推卸责任,也将此事嫁祸给法轮功,说是法轮功操纵的。

邪党的奥火在四川传递,张伟一伙展开了新一轮的上门骚扰、迫害。2008年7月30日米易县公安、国保、交警、派出所及各个乡镇、村、社、民兵倾巢出动对大法弟子大肆抓捕。7月30日早上5点开始,分多路到各乡镇,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家骚扰、抄家、绑架。被骚扰抄家的多达几十家,被绑架的有三十多人。已知姓名的有:杨兴美、杨顺发、常连美、沈得志、彭琼莲、罗家英、白朝霞、 王国琼、毛建平、余兰和杨福忠夫妇、胡少会、张开群、辜兴凤、蔡会莲、张正焕、张正超、姚元芳、熊学才、宪朝珍、 张家会、宋学美、唐兴荣等。强行抢走大法书、真相资料、身份证和户口本等,说什么‘暂时保管’。 这些大法弟子被分别关在几个不同地方,失去人身自由,遭强制洗脑迫害。

大法弟子唐兴荣,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被国保大队的周林等连续两天用手铐铐上,被吊起后,邪恶之徒用烟火烫她的脸,进行刑讯逼供。唐兴荣的亲人到公安局要人,公安局准备放人时,竟因张伟一句话“不准放人”,就将唐兴荣超期羁押,并于2009年被非法判刑,送到成都龙泉驿监狱继续迫害。

进入2009年,张伟一伙仍然没有放松对大法弟子的迫害。2009年1月6日到9日米易县国安伙同乡、镇及派出所恶警在短短的两三天内就抓捕了九名大法弟子。他们是丙谷镇的彭光琼、杨正英、黎城芬、张开群、张家秀(新河--现在是丙谷管);撒莲的苏丽娟(街上)、庄福仙、陈培新;攀莲镇的杨兴国。

1月7日,撒莲的苏丽娟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因她不配合邪恶,不穿囚服,被恶警黄姓管教指使刑事犯(外号叫虚虚),用竹条抽打。13日晚,苏丽娟遭邪恶之徒酷刑迫害,坐老虎凳。

2009年4月14日,高龙英、张正焕、罗世美、周建先在米易县麻陇讲真相,被恶警绑架,随即四人的家均被非法查抄。亲属向有关部门讲明情况,要求放人,张伟一手遮天,要对这些人扣工资,还要巨额罚款,致使有关部门不敢放人。至今近两个月她们还在看守所遭受折磨。

法轮功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善待每一个人,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法轮功修炼者真心希望所有的人(包括迫害过我们的人)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得到救度,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才向民众讲清真相。

当前“法轮大法”已在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洪传,《转法轮》已翻译成近三十种文字在全球许多国家发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在全球收到的褒奖高达二千多项,唯独在中国大陆受到迫害。“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包括澳洲、亚洲、欧洲、北美洲等各大洲分团)正准备赴大陆对多年来法轮功学员受到的非人迫害进行独立调查。世界各国正在觉醒,世界人民包括大陆人民正在觉醒。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也就是说,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只要你迫害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这些守法公民,你已犯法了,你的被起诉是早晚的事,是逃脱不掉的。只有停止迫害、立功赎罪,才是唯一的出路。

2004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彻底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引发全球华人退党大潮。越来越多的民众看清了中共 “假、恶、斗” 的真面目,到2009年6月已有超过5500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

在此,我们奉劝张伟等人赶快悬崖勒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给自己及家人留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