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京们不敢设想的后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四日】2009年6月5日,中共喉舌媒体央视主播罗京癌症不治死亡,据报道,罗京在患病期间,口腔严重溃疡,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

罗京在生前是喉舌电视台最具代表性的播音员。罗京死时正是他播报八九年六四学生民主运动栽赃新闻的二十周年之际。因“政治立场坚定”受到重用的罗京,二十年来开足了马力,乐此不疲的成了中共宣传机器的主要传声筒,在喉舌媒体抹黑法轮功中起着恶劣的作用。

罗京生前曾在喉舌媒体上说:“你手上掌握的毕竟是更有扩散性的武器,更有冲击力的武器。一个医生失误了,可能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一个记者,一个播音员、主持人,我在上面这一句话,带来的后果连我自己都不敢设想。”

如果一个媒体真的起到了作为社会公器的舆论监督的作用,那么一定是对民众有利的。但是,如果这个“有扩散性”、“有冲击力”的武器被专制的邪恶政权用来造谣、掩盖、煽动和打击异己,那么这个武器的持有者就是在大规模犯罪。

以中共江氏集团一九九九年后长达十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例,喉舌媒体成了攻击真善忍信仰群体,用来“名誉上搞臭”的武器。而那些昧着良心制造和播出假新闻的从业者们“在上面”说的那些话,究竟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十三亿中国人被愚弄,善良的修炼团体被诬陷、抹黑,不明真相的人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信仰并实践真理的人们。十年中,法轮功学员不得面对和承受来自社会、家庭、工作环境的巨大精神压力。

那些喉舌播报的几分钟的假新闻,造成了多少仇恨、误解、非难、歧视?制造了多少家庭悲剧?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不得不承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有多少法轮功学员为了消除喉舌媒体的毒害,讲真相,而被抓、被打、被折磨,甚至失去生命。更可悲的是,多少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参与迫害,为自己造下了永远也难以洗刷的耻辱。

罗京无法设想他一句话造成的后果,也不愿设想,因为他在收获名利之时,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和良知卖给了魔鬼。共产党不敢让人联想到因果报应,用歌功颂德、大力鼓噪掩盖那些喉舌、打手的罪恶和受到惩罚。但是,“善恶有报”是无法抗拒的天理,也是神佛对人类的慈悲,为的是不让人违背良知去作恶。这种因果报应在过去的十年中不断的展现。

罗京无法设想的后果其实也包括自己的悲惨结局。他造谣栽赃用的是嘴,而他患淋巴结癌,出现了口腔溃疡,舌头溃烂等并发症,让他疼痛不堪,无法讲话。据他的护士邢桂芝说:罗京“喝一口水,疼得把眉毛都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

央视的另一个例子发生在半年前(2008年12月23日,即平安夜的前一天),央视“天安门自焚伪案”纪录片的制片人陈虻因癌症不治死亡。

利用媒体造谣诽谤的后果无法设想,造成的伤害也无法估量。在卢旺达群体灭绝犯罪中,媒体人员作为煽动仇恨的工具,也得到了应有的审判和惩罚。为邪党卖命,出卖良知换取功名利禄的人,不但要接受人间的审判和惩罚,也将会面临神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