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建立资料点的过程就是修心的过程,下面我谈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经历。

去年奥运期间,本地出现邪恶疯狂迫害,原来的协调人也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环境。在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时,有位同修问我:“你敢取资料吗?”我当时回答“行”。我本没有参加过任何证实大法的协调工作,就是一个普通学员,在做传递工作的过程中,才体会到了协调同修的不易与艰辛,在此对协调同修说:谢谢你们的无私付出,是你们风雨无阻努力才使当地同修按时得到各种资料,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

在做协调期间,我常和一个带小孩的女同修配合,看到孩子在很冷的天气里冻的瑟瑟发抖,心里就特别难受,于是萌生了想建资料点的念头,随着看到周刊上同修建“家庭资料点”的故事,自己也悟到这是师父所要的“遍地开花”,我的愿望越来越强,终于有一天向协调人提出了我的想法,同修很支持,不久就给买来了机器。当机器進了家,高兴之余人心也出来了,一种无形的压力随之而来。

学习操作电脑也是修心的过程

电脑这大家伙是我的新法器,可对于我来说太陌生了,那小鼠标握在手里,怎么也不听使唤,我心里那个急呀,恨自己太笨了,只想哭。同修教刻录光盘我还是急,白天学,晚上朦朦胧胧中还想着刻。就这样精神压力也大,心根本就静不下来。其实这是我的急躁心暴露出来了,我还没意识到,还是往前顶,心想趁我还记的多练练,搞的家不象家样,饭也糊弄做点,也不想吃,只顾用人的办法学(趁热打铁)。没有安排好学法时间生出了干事心,结果越来越糟。直到有一天家里电线突然着火,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心太急了急的都冒火了。心想快退一退吧,别往前顶了,那几天真的心里很难受,嘴上说放下可心里根本放不下。我就多学法,在法中归正,慢慢的急躁心去掉了。

在过程中去怕心

对于“建资料点就容易遭到迫害”的这个心,我一直埋藏着 。有一天协调人对我说:“城里有同修被绑架了。”通知大家发正念。我听后走在路上,牙不停的打颤,我知道是这个怕心在作怪。又过了些时候,协调人又说:“城里资料点有几个被绑架抄家了。”叫大伙整体配合营救。我听后整个人都慌了,我的资料点可怎么办?

第一天到整点就发正念,每发完一次就特别累,感觉力不从心。第二天就实在坚持不了了,床也起不来了,这下问题严重了,自己才静下心来向内找,是自己有怕被迫害的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修炼人的正念没了全是人心,是人心在害怕自保,在想解决问题,发正念不静心,不能起到清除邪恶的作用,帮不到整体不说,自己反而吓倒了,给整体制造了间隔削弱了整体力量。

细想一下在建点后,我总不能正念对待它,没有站在法上去认识资料点,而总是用人的想法去做,有时甚至出的是邪念。总是想“我是自找苦吃”,有时还想打退堂鼓不做了,但我知道这不是“我”,我不能退。虽然我没有更明确的认识到,我的资料点在证实法中所起到的作用,但有时我悟到,在修炼这条路上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法需要你做什么你才干什么,正法需要我,我就无条件的往上上,这是圆容法。但正念还是不强,师父看着我着急,就在梦中点化我。

第一次在梦中手腕上生出了一朵优昙婆罗花,我正想让人看,转眼就变成粘乎乎带毛刺的东西,满手腕都是,我使劲往下弄,不一会拔完了。第二次梦中手腕上长出三朵婆罗花,我向人们介绍说这是婆罗花时,花瞬间变成非常好看的布花,后来我戴上手套,穿上外套,把花盖住了,但猛想别把我的神花弄坏了,赶快摘下手套、挽起袖子时,花已坏了,我好伤心,边哭边想发正念用我的功能把神花修好,梦醒了。

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时,师父点化我资料点就是神花,我眼泪不住的流,克制自己入静发正念,发完正念想梦中点悟,第一次神花变怪花,是自己人心魔变,把资料点当负担,是邪念,出正念不要坏东西,怪花拔掉了。第二次神花变常人花,是我没有正念看待,戴手套穿外套想保护自己,把花弄坏,痛悔使我泪流满面,这是师父让我醒悟:资料点这朵花更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神花呀!我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今天我悟到,拥有资料点并不可怕,反而是我的荣耀,今后再不把我的资料点当负担,我要好好保护它用正念对待它,决不给自己象梦中一样留下遗憾,写到这里顿觉自己象脱了一层壳,身体变的强大,感觉到法的无所不能。

希望和我有同样怕心的同修,赶快破除不好的观念,用正念对待资料点,不受本地前段事件的影响,做好当前应该做的,也希望还没有建点的同修,赶快放下包袱,上明慧网利用这种形式来修炼自己去人心,在资料点中升华自己圆容师父所要,助师世间行。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