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恶警对我的野蛮逼供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零七年七月的一天早晨,我被当地国保大队的恶警绑架到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点。在这里我遭到野蛮的刑讯逼供。之后我又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我又被绑架入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此处是郊区,十分僻静,我在这里被恶警迫害了三天两宿。恶警把我的手脚紧紧的铐在铁椅子上,狠狠的殴打我的头部,并用“苏秦背剑”(把双臂用力向两侧抻,接下来将双手一只从肩头、另一只从腋下猛的向后拽,然后铐在一起)的迫害形式把双手铐住,在后背和双手之间塞进了五、六个啤酒瓶子。疼痛使我的双臂很快的失去了知觉,恶警打开手铐让我缓了几分钟又把我双手从新铐在一起,使劲的向后抻并用电棍打我的头部、电我的膝盖。一个能有二百斤体重的恶警,用力踩我被铐在铁椅子上的脚,左右来回的碾。又把我按在地上踩住我的腰部,使劲向上提铐在背后的双手。用带有棱角的油笔夹在十指间,用力捏我的手。一边殴打一边还在恐吓我说,要将我投入水牢,并说某某某同修就是在这里被他们打死的等等。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奚落我说:这话我们听的多了,比你能耐的有的是。

从早晨一直被折腾到中午,那个王姓队长累的坐在椅子上直流汗,问我说:你好象不疼似的?感觉怎么样?我说:你们太邪恶了。他说:那就对了……下午抄家的恶警回来了,从我家抄出了大法书籍和做资料的机器。于是他们又开始了拷问,我说要上厕所,一个恶警说:我们这里没有女的,我得看着你,要不你就不去。三天里他们不停的给我洗脑、严刑逼供、恐吓……晚上将我铐在椅子上或者是床上。看见我已经红肿的双脚还问我是怎么弄的,我说是你们打的,他们还无赖的说:谁打你了?

第三天将我送至看守所,体检时我的全身都是紫青的伤痕。一个月的非法拘留后把我强制送往吉林省女子劳教所(即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几乎都关在这)进行迫害。从进来的第二天开始就有管教轮番的找我“谈话”对我进行洗脑、转化。让我写“五书”、“自传”,学背“所规所纪”。我不接受她们就说这是为我好,这样才可以早点回家。看我坚定的态度显露出邪恶的本性,辱骂、恐吓,什么手段都用上了。

在这里经常看见其他的大法弟子被非法迫害,关小号、绑死人床,被殴打,用四、五个电棍同时电,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被抓住头发往墙上撞,什么邪恶的手段都能看见。一位女同修在月经期被绑死人床,等被放下来时裤子上床上都是血迹,以后经常月经不调。

邪党奥运期间,为了不让大法弟子讲真相,已经到期的都被无理由的加期十几天、几十天到一百多天,还有的出去就直接抓回来接着迫害。每天五点起床一直奴役劳动到晚上九点。中午只给半个小时吃饭休息。搜身、翻号是常事,搜身是从头摸到脚,袜子、鞋子。内衣内裤一样不落,有的甚至是一丝不挂。这就是我在邪党的迫害期间看到、感受到的,今天揭露出来曝光它们,让世人都知道邪党的邪恶。也请同修们能持续的往这些还在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发正念,结束迫害早日解体邪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