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坚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得法的。我当时看了“风雨天地行”光盘后,认为不知道法轮功的中国人实在太可悲了,也是看了这个之后,我似乎找到了我人生中要找的。慈悲伟大的师尊真的是不想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我很庆幸自己能在法正人间的最后阶段走入大法的修炼,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崭新的生命,我在此向伟大的师尊合十,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从得法到现在,我回忆了自己的修炼历程。开始的时候我还挺精進的,中期的时候,就做的没那么好,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够精進,与正法时期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甚远。

我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家庭关,我告诉父母我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很激烈的反对我。当时母亲就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干扰了,表现的很邪恶很凶。我在看二零零八年的晚会光碟,还有预言光盘,母亲气急败坏的就走过来,拿起我放在桌面上的光盘就使劲的用东西给砸烂了,还说我已经中毒很深了,非要把我给打清醒。

我当时没什么想法,心里在哭,就说了句话:那你就打吧,如果能让你舒缓口气的话。母亲不由分说就朝我脸面“拍、拍”的扇了过来,还很凶狠的用东西拍打我的手掌。母亲离开了,过后我发现自己的脸和手并不疼,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承受了,保护了我。可那天晚上我哭了,我在想为什么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不听我讲真相,我是来救你们的啊。

第二天晚上,母亲表现的更邪恶,开始拿刀来威胁我,如果我再炼,她就死在我面前,还准备拿刀对准她的手腕处。我没被她的行为所动,母亲看到我这样子,更生气了,真的要拿刀割自己的手,幸亏一旁的亲戚给制止了。但是母亲还是不罢休,还扬言要打电话给公安局让他们把我抓走。

我当时没怕,心里知道母亲不会打的,一旁的亲戚赶紧制止了她。母亲似乎失去了理智一样,拿着刀在那里一直闹,后来母亲摔倒在地上了,还继续要通过割腕来逼我就范,而我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后来母亲也累了,嗓子也喊哑了,就坐在床上使劲的哭,我看的出母亲很伤心。她还说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辛苦把我拉扯那么大,白养活我了,白花了那么多钱让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却会沾染上这些东西。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没有一丝毫的动容。当时头脑里想,她不是我真正的母亲,想到师父说的法:“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转法轮》

后来父母他们商量不让我回去上班了,让我辞职。我担心他们会这样做,因为我只是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才一个星期,还没学会五套功法,而我已经和一同修约好了时间要学的。后来向母亲妥协了,表面说我不炼了,为的就是要母亲能放我走,可心里却想着我要炼,而且很坚定要炼下去。

父母他们放我走了,可是他们还是不放心,担心我,老是时不时的问我在干什么。我和一同修说了这件事情,也说了妥协的事情,同修说这样很不好,必须让我向师父表明我的言行作废。

我喜欢看《明慧周刊》,也喜欢上明慧网,读了很多同修写的修炼心得后,才知道我当时的情境是正邪在大战,由于我有很多不好的心,正念不足,才给邪恶生命钻空子,当时也不懂得什么是发正念,清除母亲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向内找,是我没给母亲讲好真相,讲高了,把她推到地狱中去了,而且也是自己当时有怕心和向邪恶妥协的心,加上正念不足,让邪恶势力因素干扰的那么严重。

其实也是师父通过这一关看我修炼的心是否坚定(期间我也在思考大法是否对,情绪曾出现波动),可是师父的讲法内容已经深深的扎在我的大脑里,就是好的,我的思想里头已经装不進去常人的那些理了,觉得和他们的层次拉开的太远。

虽然有很多那些不好的心,师父看到我坚定的一面也帮了我一把。这个关够大的,到现在我还没能过去,我明白里面还有我必须要修去的执著心。父母中邪党的毒害很深,而我每次试图和他们讲真相,他们就是不给我机会说,也不听,他们说没必要了解和知道,还说出对大法不敬的话。其中,争斗心、不耐烦的心、计较的心、对父母没能理解大法的怨恨心、把常人比下去的心、没有慈悲心(也许还有自己没完全找出的不好的心,还请同修慈悲指出),这些心都很丑陋,自己也没能修好。而且不能堂堂正正的在父母面前看书学法,而是偷偷的看,不能每时每刻用正念清除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每次都通过家人的言行来刺激我的心,让我修去那些不好的心。但每次我都过不好这关,没把握住心性。

我很珍惜集体学法的机会,每周都和很多老同修一起学法。慢慢的提高对法理的认识,慢慢的修去一些不好的心和加强自己的正念。也知道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重要。在我听师父讲法的第五天,就开始给宿舍的一位同事的朋友(暂时住在我们宿舍)讲真相。当时我刚听完师父那一讲的法,然后在看二零零八年的神韵晚会。她看到,就问我在看什么节目,我当时不敢告诉她,可是刚好看到屏幕上出现一位女歌唱家的一句歌词“快讲真相,快讲”,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管了(当时有一股力量在推着我),就直接对她说是有关法轮功的节目。

她当时就被吓住了,很惊讶。后来我就告诉她我在学法轮功,告诉她法轮大法是好的,邪党说的是假的。我知道她是有缘人,过了几天,她就想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象我所说的不是“自焚”。然后我就和她一起看了“风雨天地行”,看到“天安门自焚案真相”和大法弟子被严重迫害的镜头时,她很害怕,而我就抚慰她,并适时作些解说。

虽然最后两节她没能看完(因当晚已过十二点接近一点),可是我知道她已经明白了真相。第二天她离开了我们那,因她已经找到了工作,搬走了。后来我就慢慢的和身边的同事讲真相,宽松了自己的学法环境。在给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同事讲真相中,自己也暴露了很多不好的执著心。

看到一起学法的老同修讲真相方面做的那么好,自己除了和他们多沟通外,就多上明慧网看同修怎么讲的。中期后期,由于自己做的不够正,也有怕心和担心,出现畏难情绪,加上人的观念阻碍,错失了很多有缘人。中期有一段时间我很不精進,那段时间虽然学法也是不得法,慢慢的就流于形式,学法已经不能静心和入心了。也很少讲真相,我在梦里也梦见自己参加考试,看到自己都没能在规定时间内答完试卷,自己也很着急;还连接两天梦见自己在梦里和世人讲真相;因学法不够,师父担心我悟性不好,在梦里头就直接告诉我有缘人出现了,姓什么什么,让我去注意有缘人去救度(也是因为对她讲明了真相后,第二天我才离开了A城市)。醒来后,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时间很紧了自己却不精進和没能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就因为自己没修好,让那么多的众生都失望了,他们可是都在等待被救度啊,而我却没能及时把福音告诉他们。我真自私!

后来我去了B城市,在那里没有认识的同修。没有了集体学法的机会,加上自己一个人修,很多问题就出来了。自己要求不严格,滋生了惰性和安逸心,人的思想观念重,正念不足。时而精進,时而松懈。自己学法不深,三件事做不好,影响了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進度,没能跟上大法的進程。感觉自己都不是大法其中的一粒子,没能同化法。

至今为止,我没有去外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我很想走出去,可是苦于没有真相资料,神韵光盘也很少。我很想靠自己来解决资料的来源问题,我没有做资料的经验,也没有相关的做真相资料的设备。我在想我该怎么办,怎么做。我知道,师父安排我这样一条路,是希望我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证实法的路,需要自己去解决去魔炼,因为师父都给每个大法弟子树立自己威德的机会。

最近在明慧网上看到有关修心断欲的文章,也往这方面深挖自己的隐藏的执著心,看到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情有点重,色欲之心还有。师父是在点醒我不要犯错误,守住自己的贞洁。师父一直都在呵护着我,可自己的不精進让师父操心了。面对那么多的众生没能救度,面对那么多的同修被邪党给迫害,面对自己修炼的这么不精進,为自己不能为大法做更多的付出而难过,看到师父慈悲的面容,我都哭了。

近几天,老是看到很多同修的文章都是第一次投稿交流,我知道自己也该付出、不能老是索取的时候了。于是清除邪恶因素及常人观念的干扰,把我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和同修一起分享。我不想掉队,所以把我的不好的心暴露出来,自己的不足之处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