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荡益家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未提笔泪先流,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说是老弟子真是自愧不如,我走了五年的弯路。2000-2001年,我因正念不足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和亲情的压力走了“转化”邪悟的路。一晃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的迷茫沉睡中,师父却没有放弃我,经常给予我点化,可是我业力大,悟性差,加上怕心重,一直是在自卑和烦躁不安中,度过每一天。

零六年,伟大的师父让同修把我真正的唤醒,醒悟后的我万分惊恐,我亿万年的等待差一点就毁于一旦,感谢恩师让我又回到了修炼的路上。看完了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我大哭了一场。过后我决心一定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我的损失。可是,回过头来再修炼,阻力是非常大的,家庭关,亲情关,每一关都得闯。师父看我有了这颗坚定的心,帮我闯过了很多关卡,出现矛盾时,点化我用法去衡量,矛盾很快就烟消云散。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磕磕绊绊的走了近三年的正法修炼过程。师父用各种办法激励着我,让我每天都体悟到佛法的神奇,经常让我从我的亲人身上看到师父的慈悲。为了我的修炼,伟大的师父给我安排的是那样的周密,我是那么的自豪,我家人是那么的幸福,都沐浴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看到同修们的心得体会,我身边的同修也叫我把家人受益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分享。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以前我真的悟的很低,现在我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意。

我的父亲今年近八十岁了,经过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和党文化的灌输,又加上法轮功迫害的事实,父亲被吓怕了。他对神佛根本就不相信,他身体不好,我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他也不念。

零七年元旦我带他去医院查体,他的肾囊肿长到了8.5x7.0毫米,医生说要到大点的医院去做手术了。我对父亲说:“不想受罪花钱,就背那九个字吧。”可他还是不相信。过了几天,同修给他讲了自己的家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的福报,当时我父亲答应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心里开始背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过了两个多月,我带父亲去医院准备手术,当检查到父亲的双肾时,医生说肾囊肿只有4.8*4.8毫米。当时我说是不是没查准?医生又查了一遍,让我看,我一看真的比原来小了很多。父亲对我说:“咱不做手术了,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真管用呢。”又接着问我:“还真有神佛啊?”我说:“那当然了,要不法轮功弟子都这么坚定修炼啊,你亲眼看到我吃了这么多苦,还坚持修炼,就是我们体悟到了神佛的存在呀!”当时我们就高兴的收拾东西回家。病房里的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我们。从那以后,我父亲每天都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还看看书,炼炼动作,现在红光满面精神特别好,一点不象近八十岁的人。

我的二叔因膀胱癌住進了医院。做手术时,医生发现膀胱里癌已经长满了,无法手术,就在腰上割了个口子,装了一个塑料管,挂个塑料袋系在腰上让膀胱的尿往外流。医生说最多半年,少则三个月难活,家人很心痛。

后来我和父亲带去了,护身符装在二叔口袋里,教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叔不认字,经常念错,我就一遍一遍的教。后来伤口的疼痛减轻了。

出院后,我经常打电话让他继续背,现在二叔已经活了近两个年头了,气色红润一点不象得了癌症的人。

还有我姑姑,今年5月份突发心血管病住進医院,凑不够手术费。我得知后,立刻去了医院,我问姑姑:“姑,你相信我吗?”她说:“相信。”因为她了解大法在两个哥哥身上的奇迹,随后就跟我学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戴上了大法护身符。过了几天要做手术了,护士把她推進手术室,我心里忐忑不安,怎么背了,还是没好呢?是不是心不诚呢?大约一个小时我姑就被推出来了,说是手术没做,心血管不够下支架的标准,打两天针,吃点药,就没事了。我对姑说是师父帮了你了,姑姑一家人都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回到家,我给恩师上了三炷香,磕了六个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的弟弟,自从母亲死后,变坏了,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干,最后弄了个监外执行,还欠了很多债。我一次次用大法的法理教他怎样做人,师父也帮我点化启悟他,现在他终于从新做人了,不抵触大法了,生活环境也变了。

千言万语诉不尽师父的伟大慈悲。同修们,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不要再“尽力而为”,而是要“竭尽全力”的去做,特别是走过弯路的同修,让我们在这最后的时刻去掉怕心,坦坦荡荡的走好最后的路,兑现我们的誓约吧!

层次有限,望同修见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