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经验与教训 更好的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多年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深感自己做的不够,给自己留下了不少遗憾与懊悔,也从中深深体现到救人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正念制止行恶》)。救人一事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也是最慈悲的表现。我法理清晰,所以不管怎么艰难,我都要去做,哪怕只救到一个人,我都去努力,更何况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和自己的史前大愿呢。

与家人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

女儿在迫害前曾学过法,炼过功,上大学期间还炼,但迫害后就放弃了。特别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对她打击很大,她错误的认为妈妈被骗了,于是不认同大法了,叫我也不要学炼了,也怕我再次被迫害。

我跟上正法進程后,就经常给女儿讲大法的美好和自己身心的受益。零五年,认识到正法進程要求我们向广大群众讲真相劝三退时,我选定她作为第一个劝退对象。由于受十多年党文化的灌输和毒害,怎么说她也不听,一讲就火,认为我在“搞政治”,专讲××党的不是,已经与“真、善、忍”相违背了等等。我一有机会就与她谈心,经常讲世人三退后出现的奇迹,并给她写信,有适合她的文章叫她单独看一看,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样样按大法要求做好。这样经过几个月的不断努力,零五年四月底她变化很大,由初时的极力反对到默认,后发表了“三退”声明,由赞同到支持,现在还常常帮我做大法的事。

丈夫是个有几十年党龄的基层小干部。他被党文化和无神论毒害的很严重,性格又较固执、倔犟,是比较难以说服的那种人。怎样才能说服他呢?这个问题使我一直很苦恼。我遇到机会就试着讲真相劝他快“三退”,但他不听不看也不相信,认为我“太愚昧”。他说:“你傻,我不跟你傻。”我也经常发正念,解体、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乱法烂鬼和共产邪灵,但见效不大。一次我跟他大嫂讲真相,他大嫂也没明真相,于是他们一起对着我骂,说我“与××党斗是鸡蛋碰石头,吃××党的饭还反过来反对××党”等等。我当时也动气了,没做到心平气和的与他们解释。还有一次,我们夫妻间发生了矛盾,他竟劈头一巴掌打过来,还说:“炼什么炼!”接着气冲冲的去找大法书撕烂,把师父的佛像丢在地上。我当时被吓坏了,赶忙上前拦住他说:“不要这样做,对你不好,会造孽的。”当时他不顾一切,象失去理智一样。

几年过去了,现回想起来,我当时的确正念不足,心不稳,有很重的怕心,既害怕他打我,又怕他对大法、对师父犯罪、造孽;遇到问题没有向内找,只是找他的不是,怨他、恨他、怪他,全都用常人心去对待这件事,忘了自己是修炼的人,更记不起当时发正念和请师父加持了。由于这件事发生后没有在法上认识过来,心性也没有得到提高。师父说:“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拉长时间也不会发生变化。”(《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过了一段时间后,由于一亲戚(同修)被非法抓捕,家中的资料当成了所谓“证据”(我们当然是不承认的),被重判了四年,所以他害怕了,于是以“安全”为理由再次对大法犯罪。

这两件事之所以发生,都是自己的人心、情太重,有严重的怕心,怕丈夫毁大法书和资料造孽而造成的。邪恶的因素就利用这些人心来“考验”我,把我拉下来。这是它们的直接目地。

丈夫多次对大法犯罪,得到了报应--他出现了严重的肌肉疼痛,达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这时我便多次劝他,这才以似信非信的心态勉强写了“三退”声明。我不断叫他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也默默这样做了。原本他第一天痛的非常厉害,走路艰难,敷药也不管用,第二天他声明“三退”和念法轮大法好后疼痛明显好转,前后三天他便恢复正常上班了。据我所知,我的同学患同样的病,三十多天后才下床去买菜,还天天吃药,做物理治疗,花了不少钱。

之后有一天,他被汽车撞倒在马路中间,也痛的厉害,当时他说:“胸部很痛,可能撞伤肺部了。”我马上叫他真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经过X光透视什么事都没有。

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两件事深深的点悟了他,使他不得不相信大法。后来我看到他思想上的反复,便写了封长信给他,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为什么要坚持学大法,以及大法的美好,并赞扬了他几次抵制了警察到我家来干扰,维护了大法和保护了大法弟子是做了好事、善事,所以他两次遇难偿还罪业,都能得福报很快恢复。

在不知不觉中,他也变了,变的大方、和善、能体贴别人。每到我发正念时,他就主动去做饭、炒菜,我讲真相的资料等东西都不拿不动了。前后对比,判若两人。

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

几年来尽管我牢记师尊的教诲,尽力去做好三件事,希望自己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但做的过程中发现,越是自己的亲属,越是最知心的朋友,越难让他们明白真相。现在虽然绝大部份已“三退”,但还有小小部份没明白过来,特别党龄长,文化高的那部份人,好象更不愿接受真相。

我姐夫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当时我思想上只是在否定他的说法,没能正面跟他理论。后来我想想自己,其实是师父借姐夫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而已。为什么当时就不能坚定的回答他呢?可知在我潜意识中还残存有对法对师根本上不够坚信的因素。我过头来向内找发现,其实是我样样都没做好,就是得了大法最好。

一位与我关系最好的同学,是一位中学的高级教师。我得法不久就给她《转法轮》看。她说她看不下去,讲的不实际,接受不了,把书还给我。我被迫害后她更以为我走错路了,多次来劝说我。我出于为她好,救她夫妻俩,几年来也多次给她写信,找他们谈心,给他们看资料、周报等,但他们都不愿意接受,还说我给他们加了许多压力,真烦。一次我下了很大决心,一定要说服他们。可是讲了半天还是不能转变他们的看法,讲到三退,她还很生气的说:“我不是反感‘真善忍’,我是反感你的做法!”她先生也说:“我们想劝你不要学,但你现在还反过来劝我们。”这次我又很不高兴的离开了她家。至今还没能救了他们。总结一下对他俩讲真相的过程和教训,其实自己是抱着顽强的执着心,如,争强心、显示心,你们是我的好朋友,一定要如何如何的人心去她家的,没有纯善的心态,就没有能量,怎么能转变对方呢。

对于一般的朋友、世人讲真相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因为思想比较单纯,没有任何包袱,没有非要如何如何的显示心和私心,只是要救对方,所以许多人一听就很相信,并很快同意退出所入过的组织,接过资料和护身符千感谢万感谢的,许多还要求多给些护身符及真相给亲朋好友。

有个七十多岁的退休工人,他长期都收听“美国之声”。当知道我炼法轮功时就向我借书看,看完《中国法轮功》后,他竖起大拇指说师父真了不起。他很相信,给他大法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他当成宝,每天主动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不知不觉中,奇迹出现了:眼睛的白内障没有了,类风湿也不见了。一次在街上遇到我还高兴的说:“你真好心!我家的人都没有你对我那么好。”我莫名其妙:“你为什么这样说?”他指了指自己的眼,又拍拍自己胸膛:“你看我的眼就知道了,你看,我越老越精神,什么类风湿都不见了。”我说:“你就多谢大法师父吧。”

几年来我只是劝退了二百多人,比起精進的同修甚感惭愧。但每当看到、听到明真相的世人反馈回来的喜讯,就心感欣慰。例如,有一位“三退”后得了重病入院治疗,别人需住七十天院,她只住院六天。有位退休女士,媳妇对她不好,经常骂她,使她很苦恼,天天愁眉苦脸的,弄的身体多病精神崩溃。我见她这样子就介绍她看《转法轮》,告诉她读这本书可能会对她有帮助。结果看了《转法轮》后感觉很好,解开了许多心结。后来加上看真相和念“法轮大法好”,不知不觉中她身体也健康了,精神面貌全变了,家庭也发生了变化。她说今年样样都很顺,还有两个孙子考上理想的大学呢。

还有两个小学生,学习成绩很一般,他们的父母都担心他们考不上好中学。但升中学前明白了真相并退出少先队,出乎家长的意料,两个孩子都考上了理想的中学。今年升中考试,两个都超出分数线几十分,考上市里的名校一中。

“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洪吟二》〈无题〉),师父讲的千真万确。但世人是否能得救,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时的心态、正念是否足,是否有执着心阻挡着我们讲清真相等等也是十分关键的。如果我们能学好法,不断向内认真找自己,修好自己,提高了心性,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了,师父就会给我们做主。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