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去除党文化对自己的影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近几个月通过阅读《解体党文化》一书,及实修中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受益良多。去掉了很多自己意识不到的党文化因素。

我从小性格一直比较强势,好侠义及公正,而且不拘小节,虽然很不喜欢政治,但在中国大陆长大,上学就开始有思想品德课,上初中就开始强制学政治课,且是必考科目之一,因此潜移默化中思想意识不到的党文化的因素很深。

自从修炼大法以后,也总想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但总觉得和这个慈悲、祥和隔了一层壳。可能生生世世造业太多,修炼之前常生病,十八岁就开始左脸麻木。修炼后师父给我推走了无数座山的业力,我一下子感觉我的左半身及左侧头成了一个空黑壳。因此微观上每修成一个身体,都能感觉是一个从无到有再断开的过程。在几个月前每次炼功身体渐渐变得金光闪闪的时候,总会在左侧头部看到江鬼或毛魔头的邪灵形象,还在意念里干扰我说,你就是它,你就是它。我就赶紧排斥它,发正念灭它。这一层过去了,下一层又重复这个情况。我想它的根源在哪里呢。

我重复看了《九评共产党》,但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又在真相光盘附带的电子书中看了一些揭露邪党的史实,但还觉得对邪党揭露的不彻底,我的思想中还有迷惑。后来我又看了《解体党文化》一书,才真正破开了旧势力在我身体里造的层层党文化的壳。

因为人性本善,尤其单纯的人更容易被中共的伪善谎言欺骗。比如它宣称为人民服务,原来我想为人民服务是好啊,不能说它坏啊。看了《解体党文化》才明白它是如何的欺骗民众为它自己服务。中共又是如何从上到下的给中国人代代洗脑,制造恐怖。并认识到在夫妻关系上为何两人都是修炼人,还矛盾重重。比如我以前一生气就想,我不靠你,我自己照样过,我样样都能自己干。还觉得自己是放下夫妻之情。结果总是过一会儿就让我遇到我体力上干不了的活,只得请丈夫帮忙。反复很多次,我都没意识到根源是什么。看了《解体党文化》才知道共产邪党把夫妻关系变异成什么样子。宣扬妇女能顶半边天和争斗,失去了阴阳和谐,失去了忍耐,宽容。家庭才变的这么不温馨。

还有一遇到事就争斗之心顿起,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害怕,都是这种邪党文化的因素在起作用。再比如邪党文化宣扬无商不奸,我们就认为商人本性都是奸滑的。昨日看了一篇文章,一个从民国时期过来的老人说,过去叫无商不尖,根本没有无商不奸这一说法,是因为不论做什么生意都多给一点,尤其卖米时,过去用一斗一斗的量,都给的冒尖,买布时商家都多给几寸,所以叫无商不尖。一字之差,含义全变。

认清这个邪党文化的根,我就在发正念清理自己的时候,加了一念,清除这个邪恶的反宇宙,反人类的流氓黑帮党文化。加上这一念之后,我发现清理自身的时候,非常静,灭字诀的力量也非常大。原来清理自身的时候总跑神,或感觉不到正念的威力,现在彻底不一样了。而且发自内心的感到慈悲,祥和,炼功时再也没有那种邪灵图象干扰了。而且在很多问题上能一下子认识到本质所在,能不迷不惑的按法去做。以前去发资料或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总有怕心和戒心,一到门口扔下资料赶紧就走,而不是弯腰放下。看这个人有戒心不想讲,想那个他不听怎么办,或他恶起来怎么办。但现在感觉很堂堂正正,救人的慈悲正念都充满了整个空间场。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后,我走夜路总是不由自主的害怕,控制都控制不住。有时也想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神起来制约恶人,自从认清这个恶党之后,从自身及宇宙空间解体清除这个反宇宙,反人类的流氓黑帮因素之后,没有这个邪恶的场,大法弟子就真的神起来了。有的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时碰见恶徒要举报,我想没有了这个因素邪恶之徒也就蔫了。

这篇文章写到最后,我突然又明白了一个理,以前看到明慧网上同修被残酷迫害的案例,脑子中总是冒出一念,那是因他没按大法修好的原因。也不想这样想,也想全力发正念帮助同修,但发正念时总会有这个念头干扰。现在我悟到大法弟子三界内的身体及其表面肉身由于旧势力造就的层层党文化的壳,大陆大法弟子不看《解体党文化》很难意识到不是自己的因素,在没有正念的情况下,就是这个党文化形成的身体和旧势力在一起相互呼应共同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我们认清这场迫害的本质,不承认它,在发正念帮助被迫害同修时更清醒,念力更强,真正发挥正念的作用。

以上是个人修炼过程中的一点浅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