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为生前在监狱遭受的酷刑(图) 【明慧网】

徐大为生前在监狱遭受的酷刑(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三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遭中共四个监狱八年迫害,先后在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暴力洗脑,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灌食、胶皮管打、针扎、电棍电击等残酷虐待。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为八年非法刑期已满,家人来到东陵监狱接人时,发现徐大为骨瘦如柴,头发花白,脸色呈黑紫色,面目表情呆板,不认识家人了。徐大为被接回家仅仅13天,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身上还有被迫害留下的各种伤痕。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

下面是徐大为在沈阳大北监狱和凌源第一监狱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徐大为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转到沈阳大北监狱路建队,大约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在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夕,刚到路建队时,恶警就对徐大为等四名大法弟子体罚、面壁而坐,指使犯人看着,恐吓他们,问他们还炼不炼功了。当他们回答“还炼”时,恶警就指使犯人脱掉徐大为的裤子,殴打。徐大为不屈服,继续在床上炼功。当时沈阳第二监狱路建队队长赵士杰拿犯人的帽子抽大法弟子嘴巴子,罚他们到操场列队、跑步,让犯人给他们喊口号逼他们做操。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恶人,整体来到操场中心开始炼功,恶警、恶人看到大法弟子正念抵制,就泄气了,狠狠的踹了他们几脚,就草草收场了。

后来徐大为和其他大法弟子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和人权,反迫害,用他们自身承受巨大的痛苦,以绝食这种平和的方式去唤醒良知与正义。恶警们不但没有反省非法犯罪的恶行,反而变本加厉,以野蛮灌食的方式加重迫害大法弟子,并将他们吊铐在上下铺的铁梯上约二十天左右。

徐大为和杨新宇一起被下到大队强制洗脑,他们不予配合,恶警就指使犯人一对一监管、并殴打他们,并送严管队迫害。当时十二大队副大队长李建国指使监狱便衣武警给徐大为等大法弟子戴上背铐,送到严管队蹲小号。在小号里有时遭犯人殴打,一天只给一小块发糕(约二、三两),长期不给吃饱饭,处于饥饿状态。据那里关押的犯人讲,以前在严管队蹲小号的犯人,每天只给喝一次糊糊粥,不给吃干粮。有一个犯人蹲小号后,回到队里吃发糕时,就被噎死了。监狱怕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改为一天给一块发糕了,不给吃饱饭,用饥饿来虐待关押的人是司空见惯的事。

徐大为蹲的小号是2米×2米的小屋,一个号关两个人,每天从早上四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屁股上的肉都坐死了,非常痛。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徐大为等六名大法弟子被转入凌源第一监狱非法关押。徐大为、梁志洪等大法弟子从大年初一到初六坚持学法炼功,被狱政科长王洪博送严管队蹲小号迫害。恶警用自制的土铐子(用直径8mm的钢筋制作而成),这种特制的手铐对人体伤害很大,两只手手背挨手背铐在背后,一点不能动,越动越痛。钢筋上有铁锈与皮肤接触后,皮肤红肿磨破、感染化脓,钻心的疼痛,白天、晚上都铐着,二十四小时不打开,包括吃饭、上厕所,胳膊和膀子痛的象掉下来一样。脚上也戴着镣铐,徐大为被这样迫害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

因凌源监狱强迫大法弟子做机械活和做地毯等重奴役活,徐大为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多次被送严管队遭酷刑折磨。第一次送小号时,被上大挂,在平板床上用8#铁丝,呈大字型仰卧,四个方向抻开,抻到最极限,二十四小时都挂着,大、小便都在床上。不洗脸,泪水、汗液把眼睛腌渍的受不了。一般人三天就承受到了极限了,徐大为第一次就被挂了七天,后来又多次遭到这种酷刑。


主要参与迫害人:
狱政科科长:王洪博,四十多,家在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