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员:你指引我看到光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河北省一名教师,因公差到北京,住宿登记时被查出是法轮功学员,于深夜一点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目前该案处于复议阶段,今天,我给当地相关官员打电话,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

接电话者是一名男士,在听完我的陈述后说:“法轮功学员在早期围攻中南海,所以才会遭到镇压。炼功就炼功,为啥要围攻中南海?……”

我知道该官员是听信了官方电视的报导,却无法得知事情的真正原委。我说:“您知道当时为什么有那么多学员去上访吗?在一九九六年,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籍《转法轮》还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十大畅销书’之一,但是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利用手中的权力,私自扣押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对法轮功的正面肯定批示,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罚款,骚扰他们的正常生活,非法抓捕。而罗干的亲戚何祚庥,更是不断发表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学员们就去了天津的杂志社讲明法轮功不是这样的,法轮功非常好。天津公安就抓人了,而且打了、抓了四十五名学员。在当地无法解决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们去了北京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而中南海正好就在旁边。因为当时上访的学员人数很多,就在警察的引领下全部站到马路西侧的人行道上。

“您知道吗?当时学员自发到北京上访,是希望政府尽快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同时允许《转法轮》公开出版发行;和有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当时朱镕基与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当问题得到解决后,学员们于那天晚上十一点多静静地离开,并且清理周围的环境,把警察丢弃的烟头也捡干净,当时国际间还称这事件开创‘中国政府开明接受民众建议’的先河,并赞赏中国民众素质之高。

“但是后来,为了给对法轮功的迫害找借口,这一和平上访事件就被歪曲成了所谓的‘围攻中南海’。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去上访想说明真相,却没有任何的标语、口号来宣泄心中的冤屈。他们的表现是那样的真诚、祥和,震动了全世界。”

当我在陈述过程中,对方时不时地有些不同的看法打断我的话,但最终我算是重点似的告诉他,四.二五上访展示了法轮功群体的和平理性风貌。

我们的谈话持续了挺长时间,我告诉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非人性迫害,告诉他大陆法轮功学员所遭遇的种种酷刑。告诉他当下发生的许多事情,例如邓玉娇事件,那些犯罪的中共官员还在职,而老百姓的冤屈哪里能得到关注呢?

这位官员打断我的话说:“你知道什么叫作神经病吗?神经病就是这样花着国际长途电话费,做着这样空洞的事情。你用迫害这样的形容完全夸大其词。”

我感受到对方浮躁的情绪,我用更加柔和的语气,耐心地告诉他:“如果您的妻子肚子内已经有了您的骨肉,却被用吊刑的刑具,将她在您面前吊上吊下,直至胎儿在您面前流掉,您能承受得了吗?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我说迫害其实是很含蓄的说法,那些没有使用麻药下被强摘器官的学员,他们没有犯罪没有干坏事呀!我相信您的心是善良的,您一定能感同身受我所说的。”

他反驳:“没有这回事,你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

我告诉他:“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律师他们深入调查,挺身为法轮功学员开庭抗辩,这些律师他们并不是法轮功学员。像李和平等律师,因为为法轮功伸张正义而遭到当局屡次施压,长期被北京警察骚扰和跟踪监控。高智晟律师甚至遭到与法轮功学员同样的酷刑折磨。如果法轮功真如中共媒体所诬陷的,律师们会愿意去为其抗辩让自己遭到这些苦难吗?相信您有智慧去分辨思考的。

“其实我们一开始谈话我跟您提过,我大可把我的休闲时间好好休息,或去逛街看电影踏青,多轻松呀!为什么要跟您说这么多,并不只是为了营救大陆的学员,真相一定会大白的。我相信我们的谈话,能够使您对真相予以关注,在这个过程中,您能去明辨而不是轻易地人云亦云,加大好人的苦难。将来您将因为这一善念与明辨善恶而给自己积福份的!真相将使您将来平安!我真诚的希望您平安。”

“我知道你是善良的,但是……”这样长时间的谈话,对方对我所说的还是不能置信。

我问他:“您知道吗?七月一日之后在中国销售的所有个人电脑出厂时必须装一个叫‘绿坝’的上网过滤软件,进口电脑在中国销售前也得预装该软体。该软体安装到用户电脑中,可以做到每三分钟对萤幕拍照一次,记录用户所有网上活动。这个软体,表面上是说为了保护未成年人不受黄色网站干扰,但有线民测试,色情网站根本就显示正常,根本就扫不了黄。那么这软体实际用意何在?”

对方来了兴致,要我往下说。“非色情关键词列表有六千五百多个,其中法轮功相关名词的词汇占绝大多数,中共扫黄是假的,这不是很明显的在防止中国百姓听到法轮功真相么?为什么怕人民知道真相?每个人在真相面前都有智慧判别中共的谎言的。您知道突破封锁的自由门软件吗?”

对方当下要我传给他,我详细地告诉他这软体的安全程度几乎是无懈可击,数以万计的伺服器在海外,他们不作每个人的地址纪录。而且他们完全不可能跟中共合作,他们也没有任何纪录。所以对使用者来说非常的安全,并且可以突破封锁看到真实的报导。

他开心地说:“我真高兴认识你。”

因为整个谈话过程他不断地否定我所言,因此我开玩笑地说:“是吗?”

他告诉我:“我先看看这些网站好吗?”语气中完全没有了那股强势,并充满了迫不及待的兴奋感。过了许久,我收到他传来的讯息:“你指引我看到光明!谢谢你!”我回了他一个微笑的表情。

他从中午看到晚上,他问我:“我可以把这么好的软件也送给我的同事们使用吗?”

“当然可以啊!是大好事哦!真实讯息的传递太重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