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传东方神韵的西方人(图)

专访挪威企业管理顾问彼得•吉特森先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明慧记者荷雨、桑尼采访报道)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神韵纽约艺术团首次登陆挪威,在顶级艺术中心奥斯陆音乐厅一天两场的演出,向戏剧大师易卜生故乡的人们展现了一个荟萃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与艺术的全新天地,激动不已的观众盛赞这源自生命的艺术不仅带给人绝美的视听享受,更给心灵以洗礼与启迪。

当观众饮水思源,向带来这美好的人们表达感激与敬意的时候,可能他们还意想不到,那些无私付出、将神韵引入挪威的义务工作者中有好些西方人,挪威跨越顾问咨询公司(Leap Consulting)的创始人彼得•吉特森(Peder Giertsen)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远离东土的西方人为何如此醉心东方文化,并不辞辛劳地为之义务工作呢?


挪威跨越顾问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彼得•吉特森

初夏的六月,我们与吉特森夫妇在纽约曼哈顿因缘际会。早已年过花甲的吉特森先生身板挺直,精神矍铄,总是给人温文谦逊、耐心周到的感觉。在白天紧凑的活动之后,吉特森先生欣然接受专访,分享了他的人生经历与感悟。

一条跃变的人生轨迹

吉特森先生经营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已近二十年了,他主要向企业公司提供管理优化、决策咨询和专业培训,以帮助管理者及其团队成员之间达成充份沟通交流,共同成长,建立能作出最好决策的高效率工作团队。吉特森先生的管理智慧和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工作态度深受客户的尊敬与信任。

言谈中,这位谦逊长者却坦言自己现在的性情和处世原则与早年对比差异很大,他描绘了自己跃变的人生轨迹。

“一九九零年,我离开了以前的公司,开始自己创业,为其它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我管理不同的项目,挣了不少钱,但那又如何呢?我开始还以为这很重要,但随后意识到自己并未从中受益多少,因为钱对我而言并没太大意义,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而活。就这样,我浪费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记得当时有人问我感觉如何,我的回答是‘一无所获’,那就是当时的我。”

于是彼得停下工作,从物质生活中走出,去寻求自己的精神生活。“在那以前,我追逐的是金钱、特权和享受;后来我开始周游世界,试图寻找有关生命基本问题的答案,寻找真正的自我。我每年都去印度,学习瑜伽冥想打坐;当时我还教别人打坐、如何求得心灵安宁,可我自己的心都不得宁静,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迷惘,因为我觉得生活对我而言,还是没有任何意义。”

找不到出路的彼得将自己沉浸在瑜伽的空灵音乐里,希望能从中悟到生命的真谛。一年后的一天,他突然悟到生活的意义应该是分享与给予,是博爱与和谐。“我以往教人打坐都是为了赚钱,而非与人分享,我突然意识到我应免费为人提供服务。可该教哪种打坐方法呢?以往我所知的功法都一一被否定,这成了我的一个新困惑。”

“那就是我一生的追寻”

这困惑一直持续到一九九九年的一天,彼得和朋友外出共进午餐,席间有人谈起人生意义与法轮功。在看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功录像后,欣喜的彼得决定买下这录像带。“当付钱时,我发现那录像带出人意料的便宜,而我以前买的此类资料都非常昂贵。我意识到,学法轮功仅仅收取极低的材料成本费,其实就是免费授功啊,因为只有最珍贵的东西才不能用钱来衡量价值。”

彼得立即找到了法轮功在挪威的联系人,开始了修炼。在此之前,他已炼了十多种气功。刚开始,吉特森太太还以为他不过是又找到一种新气功而已,不久他就会改弦更张。不可思议的是,这次尽管初期盘腿打坐是那么疼痛艰难,彼得硬是从盘坐十分钟到半小时,再到一个钟头地坚持了下来,并体味到其中的无穷美妙。他认定,“法轮功就是我一生追寻的东西,是唯一应该坚持修炼下去的功法。”

“当我读完第一遍《转法轮》的时候,对师父讲到的‘返本归真’印象特别深,人依照‘真善忍’的原则升华自己,最终回归生命的本源——这就是我以前一直在追寻但没找到的生命的意义。也许我前世做过中国人吧,作为一个西方人我同样容易理解这本书讲的道理,一生的疑问我都从中找到了答案,我相信这就是真理。并且在后来十年的修炼实践中,我对这些道理的理解越来越深,这正信也越来越坚定。”

随着大法修炼,彼得的生活态度发生了巨变。“我首先要学会宽容。以前,我总是很气盛、很强硬,总要表现出自己比别人聪明,对人不友善,经常为难别人。在为别人提供咨询时,尽管我并非有意,却常不经意地表现出挑剔和嘲弄的态度,搞得别人总对我心存戒意和隔阂。修炼后,我努力理解别人,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并施以真诚帮助……周围的人开始乐于与我交流,并愿意和我相处了,当我加入一个群体时,大家都会感觉到和谐与愉悦。”

“这十年来,我努力在任何情况下都去友善地对待任何人。比如在交通拥挤的时候,路上每个人都想抢先,抢先的人似乎赢了。可大法修炼让我能更多地想到他人,我会选择放慢自己让别人先走。这似乎令我失去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得到了内心的宁静,这对我来说更为重要。另外,抢先与争斗也会令人理智不清,一切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方式。我今后还会一直努力,不断提升自己。”

为正义,选择站出来

遗憾的是,彼得才修炼几个月,刚浅尝个中的美好和愉悦,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得知这消息,彼得对迫害感到不可思议和震惊。尽管修炼时间不长,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又铺天盖地,但基于对法轮功的亲身实践,彼得认定是中共错了。

“可我的文化背景让我习惯于保持沉默,一开始对是否应该上街游行、举办一些公众活动来制止迫害,我还持保留态度。其中主要原因之一是,我属于中产阶级,一直受到人们的尊重,从未因任何事情而上街游行过,我不知道熟人看到我做这些时会怎么想。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当时还没想清楚,上街游行是不是涉及了政治,因为大法修炼的原则是不能涉及政治的。”

“我出生在二战时期的一九四三年,父亲是位医生。我还隐约记得,那时晚上我家的门被敲开,进来的都是伤员,我父亲把他们藏在家里以躲避德军的搜捕。后来,我父亲也因此被投进监狱。当时有很多挪威人冒险越过边境,去帮助瑞典人抗击德寇。我想我从父辈身上传承了正义的品性。”

当半个多世纪后,在遥远的东土,又上演了一场比纳粹更为邪恶、惨烈的对信仰“真善忍”好人的灭绝迫害,经过慎重思考,彼得认识到,为那些因追寻和坚持真理而遭到迫害和虐杀的无辜好人站出来,用和平的方式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揭穿中共的谎言,这不是搞政治,而是维护正义。他终于走出来,加入了在挪威奥斯陆市中心举行的首次反迫害法轮功游行。


彼得•吉特森先生为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呼吁

从那时开始的近十年里,彼得和修炼法轮功的同伴们在中共驻挪威使馆前以炼功进行和平抗议,在国会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反酷刑展,在市中心设立信息台发放真相资料,并到其它国家向政府和民众讲清真相……。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我们,我们尽力通过各种途径告诉人们真相,希望善良的人们在知道真相后站在正义的一边。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迫害终止。”

传播东方神韵

如果没有对大法“真善忍”原则的修炼与实践,吉特森先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画卷中会有和神韵晚会相联的瑰丽的一章。

这一章的由来,是三年前彼得在纽约无线电城第一次欣赏神韵时的心灵感动与震撼。那是怎样一种用纯真纯美的舞台艺术展现的超越时空的美好啊!那种源于修炼的艺术家的纯净内心、用高贵灵魂诠释的种种善的价值与美德,经由那些在神州大地世代流传的神话与传奇呈现出来,把人们与其封尘已久的善良本性相通联。彼得和同伴们决意把神韵演出迎入挪威。

他们的无私付出与辛勤工作使“让挪威民众能受益于神韵”的梦想成真。在当今全球经济海啸的大背景下,神韵却能在挪威顶级艺术中心奥斯陆音乐厅一天上演两场,并连连爆满;演出中,纯朴内敛的挪威观众的掌声与喝彩绵延不绝,演出结束时,观众更全体起立向艺术家致敬,欢呼和掌声经久不息,人们久久不舍离去……奥斯陆音乐厅见证了这奇观。


演出结束时,含蓄内敛的挪威观众全体起立向神韵致意

国际商务咨询集团的执行总监特利安先生在观赏神韵后赞叹不已:“光焰无际的舞台,美不胜收的服装,震惊四座的舞蹈……一切的一切都太美妙了!对神韵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爱不释手,珍惜万分!”

银行家安特•安德森先生赞美神韵:“其艺术水准之高,内容涵义之重大,这实在是非同寻常!每个节目都给我深刻的印象,对我震撼很大……”

“神韵把我们带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带到一个神的世界……”戏剧教师斯密特夫妇沉醉于这前所未见的奇妙艺术和古老而又全新的东方文化。

冰上舞蹈教练兼编舞西格夫雷茨女士赞叹:“神韵的舞蹈完全源自艺术家的生命,能撼动人的心灵……”

曾在政府合作机构担任信息部经理的奥尔杰女士称自己的激动心情无以言表,因为“这就是我一生的追寻!”

挪威著名的人权律师布劳格先生,称赞神韵是“伟大而杰出的演出”,“我很感激神韵能来到奥斯陆……”

看到神韵在全世界范围内巡演,播下“真、善、忍”的种子,看到生命为之震撼,为之感动,为之受益,彼得和同伴们感到由衷的愉悦与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