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王元品,男,农民,六十岁,家住米易县撒莲镇湾崃村二社。从一九九九年大法遭难至今十年,被邪党恶徒非法抄家、骚扰多少次已记不清了。

如下是他诉述所遭受的迫害

两次进京遭绑架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原来的多种疾病全部痊愈。当大法遭到污蔑、陷害、践踏时,我作为一个大法的亲身受益者,理所当然要为大法说公道话。

我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旬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天安门遭到派出所恶警的绑架,又遭攀枝花驻京办人员的非法搜身、勒索,禁闭一天,只给我们吃了一餐饭,每人被勒索现金六十一元。遣返回米易后,被米易政保科勒索罚款二百元。

同修宋君、徐天福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一处恶警邱天明、米易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毒打。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

邱天明,现攀枝花市国保大队,13518414006、办0812-3323035、小灵通6901785

向金发,原米易政保科科长,现退休,住米易县星河世纪城小区九栋三单元一楼。

柴发祥,原米易县政保科警察,别名豺马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男女老幼手段都很毒辣残忍,毒打法轮功学员不下百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把冷水浇在七十多岁的胡新玉老人身上,用两个电风扇对着吹;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对法轮功学员朱召杰用三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毒打。柴发祥在毒打朱召杰之后两天,暴病而死。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撒莲镇的同修苏丽娟、徐天福、何福荣被公安局恶警骗到米易看守所迫害,一直没有放回家,后来才知道苏丽娟、何福荣被秘密送往资中楠木寺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和同修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胡兴玉、阕发秀、阕发芝等又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张红英当场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我们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恶徒强迫我们脱掉衣服、鞋子,只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五天后,巡警队长谢荣、米易政保科副科长廖红兵(现调攀枝花国安)将我们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我是被恶警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勒索罚款每人二百元,伙食费一百五十元。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攀枝花驻京办人员、米易公安局恶警、各乡镇调去参与迫害的官员。撒莲镇人员白廷飞;米易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米易看守所:所长吴学明(现已退休,到现在为止,他仍然反对大法,虽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看了恶人榜没有他,因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非常大的,所以他是应该上恶人榜的)、副所长朱成龙等人。

被囚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三月,撒莲镇邪党恶徒第一次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听邪党的造谣宣传,逼迫写保证书。还要进行体罚,做苦活、脏活。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原武装部长唐礼华、陈林平;撒莲镇政府:治安室人员白廷飞、龚自国、宋立华(镇妇联主任)。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法轮功学员在拖长河沟学法,遭到唐礼华、龚自国的绑架。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元品、廖国美、余友琼、宋君、曾平兰、庄福先等。在撒莲镇,宋君遭到丙谷派出所恶警用电棍电脚心。王元品、廖国美、余友琼、宋君、曾平兰被米易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其间,法轮功学员遭到强行洗脑、非法审讯、戴手铐。我被看守所管教林海戴手铐太紧了,手被铐肿了。每人被勒索罚款二百元,生活费一百五十元。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唐礼华、龚自国、丙谷派出所的警察、政保科的柴发祥(成员,已遭恶报)、周林(政保科成员)、看守所的朱成龙(副所长,现任所长)、林海(看守所成员)。

开法会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在撒莲镇的拖长河沟、距公路三百米的上方开心得交流会,被原湾崃村二社社长徐用银举报,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恶警绑架。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用暴力把我们驱赶到公路上,过程中,攀枝花公安局一处处长张某、向金发、柴发祥几个恶警殴打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李会明前去制止,张某向她的头部猛击一拳,打得她眼冒金花,天昏地转,一片漆黑。丙谷派出所所长崔龙军、柴发祥等几个恶警在公路桥上殴打曾建军,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烂,然后将曾建军甩在桥下面的稻田里。向金发、柴发祥、周林几个恶警殴打周盛会,她的儿子前去制止,恶警把其儿子也打伤,还当场编造谎言,诬陷我们阻塞交通,绑架、判刑。遭到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元品、廖国美、曾平兰、曾建军、罗江平、李坤后、李银奇、王美、李会明、白朝霞、范跃海、周盛会、宋君、庄德林、张正焕、张红英、张家荣等。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处长张某、项伟、秦刚、邱天明;米易公安局的原局长梁晋川(现遭报瘫痪)、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杨梓华、丙谷派出所所长崔龙军等;撒莲镇书记何明树(现任文教局长)、副书记何福祥、副镇长周从贵(现任旅游局长)、陶春云(现调白马镇),周建武(村支书)、杨明昭(村长)、吴世华(民兵连长)、徐用银(二社社长)等。

米易政保科恶警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时,采用刑讯逼供,恶警向金发、柴发祥等人用钢筋条毒打李银奇,李银奇被打的遍体鳞伤;恶警杨梓华、周林强迫我蹬马步,杨梓华用脚猛踩我的脚趾头。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非法提审时,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毒打我三十四警棒,打的我从后背到脚后跟全部淤血,呈紫黑色。痛得我二十多天都难以入睡。天下着小雨,它们又把我拉到院子里淋雨,淋得衣服都淌水了。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看守所恶警指导员刘启朝罚我顶墙;恶警朱成龙强迫给我戴手铐一星期,吃饭、解便、睡觉都困难;六月天气炎热,恶警不准洗澡。

参与迫害的人还有: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二人

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七日,邪党恶警对我们非法宣布逮捕,并强行拉我们去游街示众。游街时,吴建刚二恶警将我五花大绑,还不准说话,说话就用毛巾把嘴塞住。

十二月十七日,米易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对这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判。法庭上只有邪党公检法的人,没人旁听,伪法官不准我们说话,伪公诉人李核胡言乱语诬陷。非法判决书上没有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的名字。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王元品、庄德林、李银奇、曾世华于十二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被非法劳改的法轮功学员周盛会、宋君、张正焕、张红英、张家荣五人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劳改迫害。

参与判刑迫害的恶徒有:公安局原局长梁晋川、检察院检察长亢锋(调攀枝花盐边县)、法院院长何洪佩(电话13908145100 现已退休,住米易人大小区)。

遭德阳监狱恶警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们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恶警陈平、邱慎唆使杀人犯吴某某对我非法搜身,检查时,我的鞋被割开、被子被撕开检查,还打了我两个耳光。

恶警陈平、邱慎唆使、利用杀人犯李某某、文科、赵作祥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骂,洗脑学习、唱邪党歌曲,不唱就遭毒打;背不出监规就打手心、跑操、站军姿,脚都站肿。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一个犯人包夹,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

陈平是德阳监狱四大打手之一,自称一拳有八百斤力。一天晚上十二点过,陈平把法轮功学员曾世华叫到值班室,强迫曾世华转化时,陈平照曾世华胸部猛击一拳,曾世华被打得差点闭气。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被转到四监区,恶徒王志光、赖登州强迫法轮功学员刮细铜线(几毫米细),一人一天刮十公斤的奴工。中午、晚上(其他犯人都能按时休息,包括中午。唯独法轮功学员)还要遭受迫害。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人五米远站一个,不准说话。长达四个月之久。

法轮功学员张跃因不放弃大法,王志光唆使赵志柯(已遭恶报)等几个杀人犯对张跃暴打,张跃的右手掌骨一根骨折,几个犯人用脚猛踢张跃,张跃的肝脏被震破裂。晚上,张跃又被弄到顶楼暴打,张跃的肋骨被打断两根。

在六监区,代成忠、任伟(监区主任)、李卫东、徐会兵等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每天十多个小时。每人每天刮纸配书五千至七千本。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迫害。罗江平、刘韬因坚持信仰,不放弃大法,被强迫奴役劳动两天一夜三十六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三月下旬一天下午,马爱军、石军华、黄副监等制造了一场黑色恐怖:动用了全监狱的警察、防暴队、武警,全副武装,围墙上五米远架一挺机枪,警报长鸣。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下,其他犯人被吓得发抖,把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弄出去,13名到五监区会议室、三名关禁闭,强行洗脑迫害,逼迫人人过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全监狱大会上,马爱军、石军华宣布了十七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法。会上宣布王元品、胡刚记过处分,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转监迫害。

我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出狱。十二月二十日,米易丙谷派出所警察强迫我画押、按手掌印、指纹等迫害,要我三个月到派出所报到。

二零零四年三月,政保科科长杨梓华、周林(成员)及撒莲镇的夫成龙到我家骚扰,质问我为什么不到派出所报到。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丙谷派出所的原指导员吴建刚等两个警察及撒莲镇的王争明(镇书记)、孙章伦(原武装部长)、冯时寿、江永菊等共七八个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3本,又绑架我到乡政府洗脑迫害。

德阳监狱参与迫害的恶警有:
原监狱长马爱军、副监狱长石军华、黄副监狱长兼纪委书记、教育科原科长曾贵福、原监狱“六一零”人员吴跃山、张俊等。
二监区:原监狱长陈平、管教邱慎
四监区:原监狱长  管教王志光、赖登州
六监区:原监狱长代成忠 管教李卫东、徐会兵、任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