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我的母亲李长芹慈祥而又善良,让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母亲于1997年深感荣幸喜得法轮大法,本着以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准则去做一个更好的人、一个更好的母亲,却遭到中共的打压、牢狱、劳教等迫害,于2008年1月18日凌晨含冤离世,诀别了关心与想念她的亲朋好友,终年才52岁。

记得那是在1997年,我母亲到单位同事家做客,在闲聊中才得知世界上还有这么珍贵、这么高深的功法──“法轮大法”,在单位同事的讲解和帮助下,母亲喜得大法,从此与大法结下不解之缘。每天早晨母亲都会跟着同修到炼功点上一起炼功,回到家中之后给我和父亲讲解法轮大法独特之处与受益之处,让我们深刻知道从基本上如何做一个好人直至最后修炼有成返本归真,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我和父亲深信法轮大法是真法,也是能够让人们最终返本归真的好功。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母亲每天清晨都会乐此不疲的到炼功点上和同修们一起炼功、切磋,白天除了工作剩余时间都会跟同事以及亲朋好友宣传与讲解大法的独特之处,晚上母亲同样会到同修家学习大法。

直到1999年7月20日,中共犹如洪水猛兽般非法打压、拘禁、迫害、劳教、制造假相,以及编造各种卑鄙谎言来蒙骗世界各国人民。法轮功有错吗?法轮功没有错!人有自己的信仰难道有错吗?共产党提倡的“人权”何在?“信仰自由”何在?其实就是江氏集团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力地位而不择手段罢了。

母亲前前后后4次去北京上访,其中一次因情况突变,母亲和同修们不得不从河北玉田县步行到达河北三河市北京郊区后,乘公交车进入北京。大批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中共并没因此而改变立场,反而变本加厉的继续打压和迫害,造成很多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有家都不能回的悲惨现状,使得大法弟子与家人的身心遭到巨大伤害。

不幸的是,2001年7月,母亲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后,被公安恶警绑架,强行让我母亲写“保证书”,母亲不肯,最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母亲出来后,仍然继续学法、炼功、讲真相。最后于2002年5月在辽宁省葫芦岛市老官卜乡,被中共恶警绑架,劳教迫害三年。

在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期间,母亲受尽折磨与苦难。每次看望母亲,母亲都是面容憔悴,两鬓斑白,强挺着笑容说:“儿子你来了,天冷了就多穿点,别苦了自己,妈暂时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别让妈惦记,但一定要记住‘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三年犹如十年的时间漫长的过去了。

2005年4月13日,晴、西南风3—4级,我特别开心,因为我母亲要回来了,我怀着焦急而又激动的心情在车站等待着,终于盼到母亲的归来。当见到母亲的那一刻,我惊呆了,这还是我母亲吗?瘦弱的身体、憔悴的面容,苍老了很多,我急忙接过行李和母亲回到家中,我开始述说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是是非非。

母亲听后,坦然一笑,说了声,“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自有安排,坏事也是好事,好事还是好事”。就这样我和母亲在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着,母亲依旧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

由于中共打压和迫害,及各种骚扰和邪党几年的残酷迫害,母亲精神上、身体上受到的摧残难以康复,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连上楼都要歇上两三回才能到家,有时清晨还会吐血。2008年1月18日凌晨两点十八分,母亲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想念和关心她的亲朋好友,就这样的诀别了。

母亲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人世间,应该回到她所应该去的地方吧,我会为母亲默默的祈祷和祝福的,同时我会坚定不移的秉承母亲先前修行之路,继续走下去,继续修下去。最后真诚的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