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政治人”的得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得法以前,我入世的心很重,定国安邦、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理想抱负”不可谓不远大。每当想起我的得法经历,我就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为自己几度与大法失之交臂而痛悔,也为自己的悟性太差而汗颜。最早的一次是在一九九七年,我在一个书摊上发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因为我大学时对一些早期在社会上流传较广的气功比较感兴趣,还参加过一次校园内组织的气功学习班,后来又因为失恋而潜心研究过一段佛学,所以我就抱着集众家所长的态度将这本《中国法轮功》买了回来。我一口气把书看完了,感觉这本书讲的很大,似乎超过了自己早前掌握的佛学知识,但不太相信。

后来我又在书摊上买回《转法轮》,但只是挑自己感兴趣的章节看,看完后还是将信将疑,根本原因是放不下自己原来所掌握的那些气功和佛学知识。但是自己又朦朦胧胧的觉的这本书内涵很大,对自己有很大的磁力,总有一种力量试图让自己再次去拿起这本书,可是同时又感觉有另一种力量让自己不能再次拿起他。当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知道一方面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愿放弃自己,而另一方面旧势力却一直在间隔着我不让我得法。

不久以后,邪党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当时我受人心带动,没有从新拿起《转法轮》,而是用邪党历次运动带给人的党文化在看问题,怕心很重!以后我就在常人社会洪流中随波逐流的生活,结婚又离婚,工作和生活都不如意。

因为我的祖上受邪党迫害较重,从小就听父母讲邪党的各种令人发指的恶行,所以我自来就对邪党有很深的敌意,我常常告诉自己与邪党不共戴天,我生来就是要来终结邪党,重振中华传统文化的。加上自己在临近大学毕业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巨龙飞到了天上,所以我就认定自己的使命就是终结邪党的一代伟人,自己也一直在等待机会。所以尽管受了许多苦,因为有理想和信念,所以还能承受。

一晃就过了五年,二零零四年我在一个国内论坛转贴了一个网络诗人讽刺社会黑暗的诗,论坛里一个素不相识的朋友就用站内短信给我发了一款自由门软件,通过它,我突破了网络封锁,从此感觉别有洞天,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突破封锁后,我下载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从第一讲到第九讲很认真的看了一遍,但还是用常人的心在认识,总是放不下常人中的东西,入世的心太重,也就是“佛性”没有出来,所以看不到大法的内涵,得到的依然不多。出于安全的考虑,看完后我就删了,这是自己不珍惜大法的又一次表现,使自己与大法再一次失之交臂。

那时突破封锁后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使我对国内外的一些政治动态、法轮功的被迫害真相都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特别是师父的最新讲法也能看到,但当时都是用常人的心在认识,试图从师父的讲法中寻找到一些与自己的理想抱负有用的东西,所以根本看不到大法的内涵。《九评》出来后不久,我被里面的观点深深折服。我以前自认为自己对中共的邪恶本性有深刻的了解,但九评明确指出了中共是反宇宙反人类的邪灵,远远超出了我的认识。不久后我就发表了退出团、队的声明(声明退出后,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慢慢的在向好的方向转变,“三退得福报,三退保平安”的确不假)。通过浏览大纪元、看中国等网站的文章,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纯正的中华传统文化,常常让我内心激动不已,有一种“微斯人,吾谁与归”的感慨。每当看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报道,我的心里就感同身受、愤怒难当,希望邪党早日垮掉,早日结束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的迫害,同时自己的抱负也才有实现的可能──当时就是用人心在衡量着一切,始终与大法相隔一层薄薄的纸。

后来动态网主页上又有了未来中国论坛,接着就有中国过渡政府的成立,以及未来中国大学的产生,我于是经常在这些地方溜达,偶尔也在上面发表自己的见解文章,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直到去年,一次我在论坛上因为与别人的见解不同,与人发生了争执,对方是位大法弟子,感觉总是在气势上压我一筹,于是激起了我要彻底了解大法、用大法来武装自己的想法。

现在想来依然是人的执著心在作怪,不过该事件直接导致了我很认认真真的把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经文挨着顺序看了一遍,越看越觉的大法的伟大,越看越触目惊心,终于认识到大法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学问,是开天辟地亘古未有,是用过去的一切根本无法衡量的。于是我又回过头来,按照明慧网的学法须知,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挨着看、无所求而自得的看《转法轮》。这一次,我的感觉很明显。我得法了,我终于得法了!感谢师父!

以前因为我酷爱中华传统的儒、释、道文化,所以常常用我在三教中了解到的知识来衡量一切,包括大法。我总是感觉大法与中华传统文化是一脉相承,以为他只是中华传统文化开出的一朵奇葩,却怎么也想不到人类过去的一切文化只是为今天在世上传大法奠定基础。再加上以前我研究佛学时经历了一个由出世到入世的心路历程,立志要在人间做一个伟人,所以凡心太重,导致几次与大法失之交臂,现在想起来真是无比痛心,只怪自己悟性太差。

现在得法后回想起来,尽管我的凡心很重,悟性太差,但慈悲伟大的师父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一直在照管着我,好几次师父都在梦中点化过我,给我指点迷津,但我就是不悟。以前的自己就象师父说的“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转法轮》)是师父给我理顺了这些,让我能够修炼。记的我在看到第二遍《转法轮》的第三讲时,清楚地感觉到师父给我拿掉了附体,师父的恩德真是无以言表!

得法后,我知道人世间的一世都不过是梦幻泡影,修炼人是追求出世间的,是“不记常人苦乐”,“不执于世间得失”的,师父说:“有一些学员对社会、对政治不满,抱着这种强烈的执著心不放,从而也学了我们的大法,甚至妄想利用我们大法参与政治,这是亵渎佛、亵渎法的肮脏心理行为。如果不去掉此心,绝不会圆满。”(《修炼不是政治》)我觉的这就象是在说以前的自己。

师父还说:“弟子们,你们要记住我们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社会的制度怎么样与你们修炼有什么关系?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修炼不是政治》)我今后一定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彻底修去自己的“政治”情结。一个有过曲折得法经历的人,应该深知得法的不易,从而应该更加懂得珍惜才是。

这是我第一次写心得体会文章,感觉比起以前写常人的文章要吃力的多,总是感到一下笔就暴露出许多常人的执著心,所以有一种无从下笔的感觉。当然这与自己三件事做的不好也有关,没有感性的认识也就谈不上理性的升华,以后我会争取把三件事做好。

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