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几年来在劝“三退”当中,周围的亲属、朋友、同事、邻居都讲的差不多了,也几乎都三退了。在这同时,我也开始对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想到还有许多亲属在外地,遍布东三省,电话里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不方便,于是就和妹妹(同修)商量,利用零八年暑假期间,和她一起带上外孙(小学生)去拜访几家亲属,给他们讲真相。

在往返外地亲属家的火车上,我和妹妹见机行事,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基本都很顺利。这里讲几个小故事。

一次在火车上,我们姐俩坐一边,外孙和一年轻女孩坐在对面。开车不久,我发现那女孩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手捂着腹部。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怀孕了,经常肚子疼,医生说容易流产,她很担心。我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我炼功前后身体的变化,让她不要听信报纸和电视的谎言。现在大法弘传世界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的人身体健康,道德提高,身心受益。我看她在认真的听,就继续讲法轮功是受迫害的,讲当前“三退”大潮,抹兽印,保平安,等等,她马上同意用小名退出少先队。接着我又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她身体会有好处,并给了她一个大法护身符。我让外孙坐过来和我们挤在一起,让女孩躺下舒服一点。她非常感动,渐渐的睡着了。醒来后她说念着念着肚子就不疼了,不知不觉睡过去了,太神奇了。我又告诉她回去告诉亲朋好友都快“三退”以保平安,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记住了。

另一次,外孙和一位三十多岁的男青年坐对面。车开了很久了,那人一直在用手机打电话。我琢磨这人是干什么的?不管是干什么的都应该救度,可就是不知怎样开口,我和妹妹对视一下,一齐发正念。清除这人和这个人的空间场的一切邪恶的因素。这时卖冷饮的过来了,我用一元真相币给外孙买冰棍。并开始和年轻人搭话,问他去哪里、做什么工作等。聊了一会还是没進入正题,心里有些着急。这时卖零食的过来了,我又拿钱给外孙买东西,找回的零钱里竟有我刚才花出去的那张真相币(有记号)。真怪,因为卖东西的是两个人,就是一个人也够巧的了,这一火车人,买东西的人也很多,它怎么能转回来呢?我立即明白了,这是师父有意安排的,给我机会赶快讲真相。这时我外孙拿着钱大声念:“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周围和卖东西的人都听到了,大家互相对视,谁也没有说话。对面的年轻人对我外孙说:“小点声。”我轻轻一笑,拿过钱问他见过吗?他说见过,电线杆上都有。我问:你退了吗?他问怎样退?我开始给他讲抹兽印,保平安。如不退出天灭中共时就要给它做陪葬品,用笔名、小名都可以。他明白了之后说:我叫小驰,奔驰的驰,帮我退了吧。我又告诉他回去后要和家人、朋友讲,都赶快退出中共保平安,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并给了他护身符,他也接受了。

一次对面座位上坐了两个男士,一个是农民工模样的人,另一个是文质彬彬,大学生模样的人。我平时喜欢对一个人讲真相,觉得容易些(人的观念),面对两个人有些为难,又想难也要讲,放下人心,救人要紧。我先问他们去哪里?是一起的吗?那农民工指耳朵和嘴“啊……”,原来他是聋哑人,青年人说去长春,我说你是大学生吧?他笑了,说:是,正要返回学校呢。聊了几句距离拉近了,他也不拘束了。他说自己性格内向,这种性格不好,在现今社会吃不开等。我说看一个人好坏不能看性格,现今社会道德下滑,世风日下,好坏人都分不清了。你们学校很封闭吧?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他瞪大了眼睛摇摇头。我继续讲:入党、团、队时举手宣誓要把一生献给它,就被打上了兽印,天灭中共时就成了它的陪葬了。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三退”的中国勇士已有五千多万了。而且每天都在增加。用小名、笔名都可以,退出它远离灾难,保命、保平安。不花一分钱就为生命买个保险,这是天大的好事啊,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退。他说:好,我叫小强。只入过团,你帮我退了吧。学校还正在号召同学们都写入党申请书,诱骗同学们毕业前入党,这回我明白了,不会加入了。我又问:你见过大法资料吗?他说没见过,我给他一份大法资料和护身符,让他回学校传给同学们看,告诉同学们千万别入那个邪党,他答应了。

还有一次对面座位坐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看样子是一对情侣,勾肩搭背的,边说笑边吃东西。现在的年轻人的水平就那样,也不管场合、地点,旁若无人。我有些看不惯,也不好搭话了。这时已是夜晚,车上的人东倒西歪的都睡了。看到偎依在一起睡着了的他俩,我想他们也是众生也该被救度,距离这么近就是有缘人,等他们醒了一定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于是我利用这段时间发正念,清理这个空间场,清除他们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并请师父帮助我救度他们。余下的时间我就背法。天快亮了,女孩先醒了,问我现在到哪里了?我告诉她了。搭上了话后了解到他们在外地上中专,要到某车站转车。这时她拿出十字绣绣起来,我边看边夸她绣的好,她挺高兴。听到说话男孩也醒了,我说:你们多幸福,放假回家看父母。地震灾区的孩子们可就惨了,多少学生被埋在废墟里,他们的父母有多悲痛。现在天灾人祸太多了,大海啸,沙尘暴,瘟疫,大洪水……不久的将来人类还要面临更大的灾难呢,他们一齐看着我,我接着说:这一切不幸的根源是中共邪党,它历次搞运动害死八千万人能不偿还吗?天灭中共是天意,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命。因为加入邪党组织的时候举手宣誓要把一生献给它的,天灭它时,就是它那一伙的。咱们退出来脱离它,就能远离灾难保平安。你们都入过团、队吧?用小名,笔名都可以退。同意的话我帮你们退,行吗?他们说都是团员,名字你帮我们起吧。我说:那就叫小龙,小凤吧。龙凤呈祥。火车到站了,他们下车后走出很远还跟我们摆手呢。

有一次在长途客运站等车,看到一个小男孩孤单单的背个书包坐在那里,象个中学生。我和妹妹坐在他一边一个开始搭话,放暑假了?他点头。家在哪里呢?他说某地。是高中学生吧?他点头,在学校入团了吧?他又点头。听说过“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吗?他摇头。我又说:姨告诉你一个性命攸关的大事。这期间他始终低着头,这时才抬起头看我一眼,我接着说:“入过党、团、队宣誓时就被打了兽印,咱用小名、笔名说声退就抹掉兽印了,大灾大难来临时,咱就能保命,保平安。只要你说同意,我就帮你退了,他摇头不说话。我和妹妹边发正念边继续说:孩子,姨不要你一分钱,你也不费任何事,完全是为了你好,这也是缘份,我们在这里相遇,你就叫某某吧(车站的名称)。然后我们各奔东西,再难相见,你看行吗?他还是摇头不说话。我感到为难了,怎么回事呢?是我们哪里不对了?时间来不及了,他的车快来了。我赶紧说:孩子,你看我们这么大岁数了,象坏人吗?你是信不过我们吗?有骗钱骗物的,我们骗你什么了吗?我们只是想让你平安,是在救你呀,这时他坐的车开始检票,他站起身来在队伍的后面,我说不出的难过,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不行,我不能放弃他,不能让他失去未来,我一定要救他,请师父帮我。我追上去在他耳边说:孩子,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跟你说了那么多,我啥也不图,真的是为你好,你只要点一下头就行。可能他看到我眼中的泪花,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诚,终于深深的点了一下头,并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时我也笑了。

这一路上讲真相虽然顺利,但也暴露出我很多人心,如私心,怕心,几次有不好的念头冒出来。在火车上会想:乘警来回走会不会听见?周围会不会有便衣?又是奥运前夕,会不会不安全?好在一有这些不正的念头我就排斥它,背正法口诀和《洪吟》。由于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的暑假讲真相之旅很成功。

看到有同修劝退几千几万的世人,我真是汗颜,与师父的要求更是差之千里。今后要更努力做好三件事,稳健的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