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洛伐克行凶 中共自曝迫害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国际社会面前,以暴行展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种由中共自曝迫害真相的镜头,就发生在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的斯洛伐克总统府外面、中共党魁到访的当天下午三点多钟,斯洛伐克法轮功学员苏女士被中共特务自背后推落二十多级台阶,导致头部撞地大量流血。

对于一个被中共完全洗脑的党徒来说,它这样的行为就是中共的需要;对于苏女士来说,这是最直接的被迫害真相,而她已不需要自己来讲,邪恶主动就自供了;对于不了解真相的人们,这是作恶者“强迫”他们了解法轮功美好、中共邪恶的机会,因为这种迫害已经到了不再掩饰的地步。

果然,在流血事件发生之后才一个多小时,斯洛伐克十多家媒体都播报了这起中共的丑闻。斯洛伐克的各大电视台、电台、网络新闻,都对此事做了采访。斯洛伐克国会议员弗拉蒂梅尔•泊寇(Vladimir Palko)发出质问:难道中国游客到欧洲旅游都身穿黑衣、携带对讲机吗?中共政权是否对斯洛伐克进行了干涉?斯洛伐克的一些非政府组织也发表了声明,谴责中共的暴行,并要求调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人身攻击。

从报道中人们看到,苏女士和另外一位女士展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令人震惊的是,她却被三个身穿黑色衣裤、佩带对讲机的中共特务推下台阶导致头破血流。面对媒体的采访,苏女士表现的是平和、庄重和正气,不仅没有对暴力的恐惧,也没有对施暴者的仇恨和抱怨。

上演这善与恶的鲜明对比,虽然不是邪恶的本意,却是由邪恶本性所决定的。让斯洛伐克人了解法轮功及其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这虽然是中共最不愿看到的,但却是中共自己“表现”出来的。

人们不禁要问:在最需要脸面的场合,一直把“外交无小事”作为“外交准则”以欺瞒国际社会的中共,竟然在其党魁到访外国总统时,把暴力演示到人家的总统府,那么,在一手遮天的中国大陆会怎么样呢?如果它还能够掩盖迫害的真相的话,它至于这么不要脸吗?那些闻所未闻的酷刑,如“约束衣”、“大挂”等,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器官移植等等,不都是由这“现”出来的暴行做了最好的说明了吗?

面对法轮功的“真、善、忍”和按照“真、善、忍”修炼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迷信谎言加暴力的中共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怎么就“治”不了法轮功呢?

其实,明白人都看的出来,在十年的迫害之后,中共已经由当初的气势汹汹变的无以抵赖,而法轮功却从二十多个国家洪传到至少一百一十四个国家。一个掌握着庞大国家机器和中国所有资源的不可一世的中共,却在十年之后的今天为自己的解体而惶惶不可终日,这印证的就是:佛法无边,恶者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