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村劳教所见到的几位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我2002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从2002年到现在,七年的时间过去了,至今我都不愿意去回忆那一段阴暗、充满罪恶的历史,对那里有很深的恐惧心理。下面说说,我在那里认识的几位坚持信仰而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孟欣荣、钟法兰、潍坊的代晓萍、招远的邵咏梅、东营胜利油田的梁玉、莱西的朱丽新等。

梁玉,东营胜利油田大法弟子。她来五大队时,五大队已经快解散了。梁玉给人的感觉很温暖,她总是面带微笑,无论吃多大的苦,看到她就觉得心安。队长把她单独隔离出去,怕影响这些“转化”的学员。在2003年劳教所一次邪恶的活动中,我40多天没看见梁玉了,再见她时她非常的憔悴,这么多天没有得到休息,她的腿都肿得不会走路了。队长还假惺惺地说,“你不用坚持了,再这样下去会没命的。”那天在网上看到了梁玉的自述,才知道她在劳教所被迫害了三年,回去又被迫害了一年多的时间,后因身体的原因才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回家了。

朱丽新,青岛大法弟子。我是在四大队时认识她的。初见她时,她的脸、腿肿得不成人样,后来才知道她遭受的残酷迫害。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是从青岛劳教所来了两名男警和两名被转化的男子,他们强制转化朱丽新。恶警队长把朱丽新带到一个别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对她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摧残。他们采取不让朱丽新睡觉、不让上厕所、殴打等卑鄙手段。在很长时间得不到休息的情况下,朱丽新已经站不住了,然后队长让那两个男子使劲踢她、打她,还威胁她再不放弃信仰就用电棍。朱丽新想上厕所,他们就不让她去,结果朱丽新瞅空跑了出去了,那个男人居然厚颜无耻地说,“你就在这小便吧,等我回到青岛劳教所,我告诉他们,朱丽新在男人面前脱裤子。”朱丽新说,“等我回家后我也告诉青岛的大法学员,你看女人上厕所。”那名男人才不敢说什么了。遭受一个多月的摧残,朱丽新还是坚持自己的信仰,最后队长无奈,暂时让她回队了。迫害她的狱警队长有:张桂荣、燕艳、李青,青岛男子劳教所的两名警察。

代晓萍,潍坊大法弟子。她被送往劳教所时,有好几种疾病,本来是属于那种观察三个月可以回家的。狱警队长又采取不让她睡觉的手段迫害她;因为她比较爱干净,队长又不让她洗澡,不让换内裤,等等没有人性的方法想让她屈服。在2003年元旦前后,听说代晓萍身体不好,住院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她,听说是回家了。

钟法兰,普通的农村妇女。当时队长和犹大们逼着她骂师父,踩师父的像,还在她的衣服上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七天七夜不让她睡觉。

孟欣荣,高中毕业,被非法劳教迫害二年不向邪恶妥协。她曾被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强制转化,其遭受残酷迫害可想而知了。我在集体洗澡时见过她一次,但奇怪的是她总是低着头,似乎不想看见人。据说刚去时她还讲真相,到后来才变成这样。在劳教所期间,无论谁做她的所谓工作,她只说三句话:第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第二句,师父是最伟大的;第三句,大法不参与政治;然后一言不发。有时候组织集体活动,孟欣荣就以她的方式拒绝参加。有一次队长为了试探她与代晓萍,把她们与犹大们放在一个屋子里,结果孟欣荣就往外跑。我听陪同她的丛培卿说,有时半夜醒来看到孟欣荣在哭,但是什么话也不说。在那样一个环境,无论你说什么,都会被别有用心的恶人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