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更多大法弟子上明慧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简述一下自己长期以来上明慧的不同时期的不同经历。

记得那是十年前,明慧刚刚创立的时候,好象叫“法轮大法在北美”,大陆当时各地大法弟子比较多的地区,也都有大法弟子自己办的心性交流类型的报纸等,如“法轮大法在大连”,“法轮大法在长春”,“法轮大法在北京”等等,有些都是师父亲笔题的字。大陆在九八年、九九年时上互联网还是很少数人才有的条件,我因为工作关系有这样的条件。但是当时环境自由宽松,炼功点众多,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小组学法交流都非常方便,师父有什么经文时各级义务辅导站都能够及时传达。所以那时大法网站并非那么重要。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就对明慧做了域名劫持,直接访问明慧网已经不行了,只有通过设置一级代理才能访问。当时的环境邪恶的密度太大,几乎是天天时时处处都是邪恶的谎言,真有天塌之势,感觉几乎让人窒息。“七·二零”全国大抓捕,大连当时抓了六个辅导总站的负责人(没有抓到高秋菊站长)。大连的大法弟子到人民广场市政府要人,然后警察和其他一些城管等穿制服者大量赶来,然后恶人大打出手打人抓人,专门找年轻人打。第二天就是七月二十一日,大法弟子仍然往人民广场市政府,警察就调来大公交车,成批成批的把大法弟子运到郊区放下人就走,然后大法弟子们又返回来。后来警察又把大家运到学校,逐一登记,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放人。二十二日,我看到去市政府已经毫无意义可言,就与一个同修结伴坐长途客车辗转到了北京。

在北京,好多知识份子同修都能登陆明慧网。因为当时师父一直也没有出来讲法,大家都在这突如其来的迫害中不知所措,但是还是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冲破种种阻力,走了出来,来到了北京。

当时我在北京也接触了几乎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一幕幕,依然感慨万千。很多很多大法弟子对法那种坚定和正信令人敬佩,很多大法弟子那些神奇的经历令人鼓舞,很多大法弟子的曲折经历催人泪下。大家在一起互相交流着,鼓舞着,坚定着走出来维护法的信心,全国众大法弟子,一批一批前赴后继,纷纷走出来,走到了天安门,真是可歌可泣。

记的后来跟很多大法弟子交流,是凡在那种情况下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大家都有一种同感,在那种邪恶至极的压力中,师父没有讲一句话的情况下,那些还在家里所谓“坚定修炼”的人是永远也体会不到那些前赴后继坚定走出来维护法的大法弟子的感受的。那时的明慧网好象还比较初期,不是很成熟,记的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那时候明慧是一直登两种态度的文章,一种就是在这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和迫害中大法弟子要走出来维护法,一种就是所谓“在家坚定修炼,做个好人”。说心里话,当时对明慧编辑的想法是他们应该都到北京来看看,切身感受一下这里众大法弟子的情况,明显的感觉到登那些所谓坚定修炼的观点的文章,对弟子走出来维护法起到的消极作用。后来慢慢的随着不断的有很多大法弟子走出来,明慧那方面的文章基本也很少了。

到师父在明慧发表《心自明》经文后,特别是师父后来明确告诉弟子“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明慧网成了大法弟子心目中完全可以信赖的自己的网站了,每天上明慧网也就成了自己一定要具备的条件了,师父陆续发表的新讲法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大法弟子手里。很多的迫害消息,都会辗转传递到能上明慧的大法弟子的手里,然后曝光揭露邪恶。很多的真相资料从网上下载下来,传递到各地救度着众生。恶人也慢慢的开始害怕自己被上明慧网曝光,多少年来上网点资料点也就成了邪恶迫害的重点。我自己因为被迫害,三年中断了跟明慧网的联系。

从大法弟子开发出来突破网络封锁软件后,上明慧网已经是极其简单的事情了,通过不断的普及上网技术,资料点已经是遍地开花了,甚至是很偏僻的农村都能够上明慧。我们感觉到,在大陆当前这种形势下,能上明慧的大法弟子和上不了明慧又没有修炼环境的大法弟子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后者明显感觉到跟不上证实法的進程。所以感觉自己还是要持续的普及上网技术,争取让更多的大法弟子都能够上明慧网

现在大家已经非常成熟了,基本都能够以法为师,走自己证实法的路了。没有什么非问不可的问题想问师父,只是无限的思念师尊,期盼着与师尊见面的时刻,每每想起师尊对自己的慈悲与呵护,总是禁不住泪流满面,此时此刻,写这段话的时候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泪水……。

千万代向师尊问好!师父:弟子想念您!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