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老学员,修炼大法十三年了。这里想谈谈自己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智慧的讲真相

一天下午五点,我坐客车到其它镇去发放真相资料。下车一看,天还很亮,就先到玉米地里坐下来学了一会法,等到天一黑,我就進村一户一户的去发。在村里我碰见一个人,他问我:“干什么的?”我很镇定的说,“我去串了一个门。”他看我回答得很自然,就不再怀疑我。我安全的出了村。我一边走着一边背着《论语》和《洪吟》,这时我好象听到路边的玉米也在唱大法弟子的歌呢,抬头看前面师父法身在半空中飞呢,师父身后还有很多的佛道神,我用语言无法表达另外空间的美好、神圣。师父在鼓励我呢。

一天中午十二点半我骑电动车出去贴真相资料,随走随贴,心里念着正法口诀,把村庄的电线杆一个不落全贴上了,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遇到。边走边贴,走了二十里路,就到了同修家。我给她放下一些真相资料,又切磋一个小时,就往回赶。还是随走随贴。经过我姐家,姐没在,姐夫说上地里干活去了,我到田地里找到了我姐,和我姐一块干活的人说:你真好,又白又胖的,你看你姐比你大一岁,她却又黑又瘦,满头的白发。我说我是修法轮功的,于是给这人讲了一会真相,她明白了真相还要了大法护身符。

离开了姐姐继续往回走,电动车却没气了,那就推着车子随走随贴吧。走到一个窑场的路口,看到正好有一个人在干活,我问:兄弟你们有气筒子吗?他说有,在那边屋里。走到屋里一看外屋坐着老少三十多人,我问有气筒子吗?一个人说在北屋里,我想这是师父安排让我来救他们来了,于是我拿着大法护身符,一张一张送到他们手中,有的人大声念,法轮大法好,最后剩下五、六个。一个人说“全给我吧,屋里还有人呢,我给他们送过去。”回头往北屋走时,听到刚才那些人在大声念“真善忍好”,我又惊又喜,高兴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到北屋一看,屋里人很多,我一一给了护身符。

打完气,我就上路。没走多远车又没气了,推着车走着走着,前面有四个人在提水泵,我走上前给了他们护身符,我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就得福报,一人问:念法轮大法好能上水吗?我说:能上来。我刚转身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水泵上水了,一人高兴的大声对我说:“你咋不早点来呢!”我向他们微笑告别。走在路上见到地里有人在拾棉花,我也给了他们护身符。就这样一路推着车子,也不觉累,虽然满身的汗水,可心里又轻松又高兴,是啊,一天就救了那么多人,觉得很神圣。

不承认邪恶因素的干扰

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和同修一块骑电动车去发真相资料,走出不远,就在马路中间摔倒了,没等我起来,同修也摔倒了,我心中一动怎么两个人一块摔倒了,我说不去了,就和同修往回走。走了不远,我又问同修回去不救人对吗?这是听师父话吗?同修说不对,没听师父话。我马上说救人去,下车走也得救人,师父让咱救人咱一定救人。这样我们去了要去的村,每户不落的发放完了真相资料才回家。第二天发现脚痛的不能走路了。我用强大的正念否定它,我想我一定要走,不但要走还得叫家人看不出来,就这样我在屋里没人时,我对自己痛的脚说你不要迫害我的脚,这脚是救人的脚,就这样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也没有让家人看出来。下午到同修家想切磋为什么两个人一块摔跤,要悟一悟。一進门,同修说腿疼,我说灭了它,这是迫害。到下午我的脚全好了,一身轻松了。

修去情

二零零八年八月,卖月饼之前师父就用各种办法点化我,我还执著的去卖月饼,自己掩盖执著的心说:我卖月饼还能讲真相,救人呢。师父为了让我去利益之心,丈夫中午收了一张一百元的假钱,当时心不是那么坦然不动心,还拿到验钱机验,验完说是假的,我回来马上撕了。我悟到师父让我去利益之心呢。那天早起原本头痛,痛了一天很厉害,可撕了假钱后,我的头马上不痛了,悟到师父又替我善解了业力,又让师父操心了。可到发正念时一下身体定住了,因在大街上只好结印。定住半个小时,感觉全身变的那么高大,发出的念里感觉有排山倒海之势。

一天下午,儿媳说你儿子难受喘不过气来,去车库一天了。我一听马上到车库里找他,说:你怎么在这里,回家里吧,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儿子严肃的对我说,你把咱俩的情放下我就好了。我这才恍然大悟,一言未发就回家了。当时心里感觉很难受,想起师父经文《真修》,从那我彻底的把各种情放下了,儿子马上就好了。此时的感觉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承认旧势力迫害

奥运期间,我正念否定了邪恶的阴谋。一天上午忽然电话铃响,我丈夫接完后说,村干部让我上大队去一趟,我马上说不去。他问为什么不去,我说他们这又在迫害咱大法弟子呢。到十一点多,大队会计到了我家大门口,说让我们签字,我接过表一看,上面写着法轮功是×教,什么捣乱之类的胡言乱语,我马上说:“我不签字。我们师父让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怎么是邪的呢?让我们救人,怎么是捣乱呢?”会计点头笑了,没有说别的话,他把表留下就走了。

我和家人切磋,儿子说,你儿媳不精進,让她代替咱签了吧。我马上说不行。下午我到同修家切磋,同修说应该到会计家救他去,给他讲真相。

晚上我到大队部的所有干部的家里每家发了一份真相资料和护身符。第二天,我到会计家去,一开门会计说你送表来了?我说,“我救你来了。”我给他大法护身符,讲真相,讲完后他说,表没用了。一个生命就这样被救了。

过了几天的一天早上刚刚六点,镇里又来人到我家,我丈夫在屋里给他讲真相,我不想见她,怕心又出来了,转过来我又想:怕啥?我到屋里拿了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出来给了她,并给她讲真相,还给她退了党,团、队。师父告诉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配合邪恶,师父让咱们救人、抢人,就按师父说的做准没有错。

随着师父正法到最后阶段,我也在风风雨雨中走过来,我格外珍惜自己已经走过的路,但随之而来的又出现一种现象,那就是做证实大法的工作时不那么精進了,睡觉多了,说明求安逸心等私心还没有彻底修掉。以后我要更加精進,把这一切不好的人心彻底修掉。

以上我个人所悟。因文化所限,和同修相差甚远,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