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好想您

博如写给被非法劳教的母亲冯晓梅的信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妈妈:您好吗?

好长时间见不到您了,好想您啊!我试着写这封信,也不知您能否收到!真心希望好心的警察阿姨能让您看到这封信。

这些天来,我和姥姥把小天行托付给别人,就跟着律师到处奔波找您,可是都不让见。尤其是5月3日,您就象失踪了一样。托熟人打听,说您在法制中心,可我们和律师找到那后,袁书谦却不承认您在那,好让人害怕呀!直到16日有了您的消息,却是您已经到了劳教所了,到了劳教所更见不到了,只好写信了。

妈妈,回想起我记事以来的日日夜夜,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我们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姥姥、姥爷、小姨一家也曾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每天欢声笑语的。可是自从1999年7月开始,伴随着我的童年、少年的是一场场的灾难降临了,最后家破人亡。

爸妈不断被抓

1999年7月20日凌晨,20几个便衣突然闯入家中,将你和爸爸同时抓走,抄家,只剩下吓呆了的我哇哇大哭,并且后来的50多天,没人照管我。那时我不到10岁,开始四处流浪。腿染上一种疮,常流脓和黄水,有时疮上沾满了土,很多人看了都心酸流泪。

后来你们回家了,但却失去了往日的平静生活:每逢节假日就有警察、办事处甚至是刑警打电话或上门骚扰抓人。周末不许离开石家庄市,回老家、出去郊游都成了奢望。 2000年6月底,又要到“敏感”日期了,单位领导又开始来骚扰,逼写“保证”,并停发工资。无奈你们双双辞去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

2000年7月19日夜里,东大街派出所指导员带人抄家并抓走妈妈,9天后释放。2000年9月,爸爸因在出差的火车上看法轮功书籍,被铁路警察抓捕,辗转好几个派出所,关押4、5天。后来还派一帮警察抄家。2000年10月1日假期,东大街派出所、刑警队、居委会又上门抓人、搜家,因为你们坚决抵制才没被抓走。可是不敢再在家住,我跟着你们到处流浪,直到假期结束。

2000年12月5日,爸爸被十几个便衣在家中绑架,野蛮抄家。当时吓得姥姥浑身发抖,躺在床上动不了了,后来一听到敲门声,姥姥就心跳加速动不了。当时您机智走脱,被逼得走投无路,投诉无门,到北京去上访诉说冤情。结果被北京警察打得半边身体发黑,先吐血,后便血20多天,全身浮肿,脸都变形了,眼睛只能睁一条缝,脚还穿不上鞋,更走不了路。

在北京一个派出所期间,警察48小时不让您上厕所,在北京市崇文区看守所还被警察灌过迷魂药等,遭了很多罪。就这样的身体状况,回石家庄后又被送到栾城看守所关了一天,后来在朋友的积极呼吁下,怕出人命警察才将您放回家。 调养好后,您一直为爸爸喊冤,到处奔走呼吁。他们心虚,千方百计阻止您上诉,找借口要抓您,打恐吓电话吓唬您,甚至要绑架我。您常带着我流浪,无法回家住,还要打工赚钱维持生活。那时您太苦了!

爸爸去世

爸爸在劳教所期间,由于长期不让睡觉(不放弃修炼,就不许睡觉)。有一次,他熬不住,睡着了,竟然被管教指示犯人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还有一次被管教单手吊铐在窗户的铁栅栏上,双脚离地。三天三夜不让下来,旁边有个管教指示犯人拿棍子看守,只要脚一挨着墙,就被敲打脚踝骨;听说犯人只要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就会得到管教的加分减刑,因此跟踪他的犯人更是十分卖力,寸步不离,连去厕所都跟着。

搞不清楚什么时间会被送去“严管”,不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爸爸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压抑之中,造成严重的精神创伤。就这样,爸爸身体渐渐虚弱了。劳教所在释放他的那年年初,曾带他去过医院体检,说是胃病,有理由怀疑那时就是肺癌。但狱方瞒天过海,丧失做人的良知,一拖再拖不让“保外就医”。等到真有生命危险了,为了推卸责任,才找借口提前放了他。

历尽种种磨难,好不容易盼到爸爸回家。回家当天,当爸爸看到镜子里白发斑斑的自己,马上低下了头,他无法面对也不愿面对这残酷的事实。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常一个人发呆,不愿见人。而且身体越发消瘦,咳嗽加剧。精神状态也不好,见着马路上的交通警察都要绕开,一听敲门就紧张,对什么都没信心,精神接近崩溃,身体每况愈下,终于在2003年10月9日,撒手而去了。 从此我没有了爸爸。

小姨去世

柔弱多病的小姨因炼功而身体好了。2001年6月被强行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她绝食绝水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几次出现生命危险,才被释放。为避免再遭受迫害,她与姨夫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小姨被迫长期流亡在外,身心遭受很大的伤害,生下小天行后却无力抚养,后来将一岁多的天行暂时寄养在咱家, 2004年5月下旬,有一天,小姨被一个好心人送到咱家,我好高兴小姨回家了。可那时的她已经神志不清,常常把谁都当成警察,嘴里还在喊着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后送医院急救5天后去世,确诊化脓性脑炎,抽出来的脑积液都是淡黄色的,其实是脓。医生怀疑脑部曾受过袭击,很可能是受过警察毒打。 那时她离世时才34岁。从此小天行也成了孤儿。

姨夫流离失所

姨夫王晓峰含泪和小姨永别,又不得不和一周多的儿子分离,并且相见无期。他要承受和亲人的生离死别,他要面对警察的追捕。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哪!姨夫修炼以前脾气特别烈,在老家打架出名。家人、同学、朋友对他也都敬而远之。修炼使他心胸开阔、宽以待人、努力学习和工作,变成大有作为的好青年。后来他先后在几个公司应聘,领导和同事对他评价也都很高。但他只能流离失所了,不知他现在何方?生活可有着落?

姥爷去世

姥爷身体本来很健康的,可是面临大女婿和小女儿的离世,看着无辜的没爸没妈的小天行,我常见他一个人偷偷抹泪,警察还多次上门骚扰,终于在抑郁、愤懑、和惊恐中于2005年初离世了。

一年半的时间,我们家失去了三位亲人,从此您一个人支撑着这个残破的家,从无怨言,您的坚强乐观使得我们这个家有了生机与活力。我和天行也从不和别的孩子去攀比什么,只要有妈妈的呵护,我们就已经感到很幸福了。从不敢再奢望什么。可是如今我们连妈妈的面都见不到了。

妈妈,您为人处事的品德永远是我的榜样,记得小时候,单位分房子,您和爸爸让给了别人,我们至今仍住在旧房子里;你们在单位都是中层干部,很有些权力,和客户打交道从不收受礼品;被迫辞职后,在应聘的新单位里担任总工,仍旧是宽厚待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全心全意的为公司服务,去年,单位给了您特殊贡献奖,得到了公司上下的一致认可与赞扬!

妈妈,现在家里只剩下年近70的姥姥、7岁的天行和我,老的老,小的小,但您不在家的日子里,我稚嫩的肩膀将变的坚强,我们没有一分的收入,律师建议我们申请低保,但低保养活不了我们,而且居委会说申请低保要有交换条件,我们也不想受制于人,我们不想依靠任何人和社会!我们应该坚强!在别的独生子女享受着父母、爷爷、奶奶、姥姥、老爷的万般呵护、无忧无虑的生活时,我要挑起生活的重担,我在完成这一阶段的学业后,不再深造了,我将弃学打工,我要养活我的姥姥,供弟弟上学!妈妈,您放心吧!

妈妈,您知道这些年来,经过这些年的魔难,我的心路历程吗?开始是怕。我不能听到敲门声,听到敲门声,先是心里一惊,然后是忐忑不安,迈着沉重的脚步轻轻走向门口,祈祷着不要是警察,先是从猫眼里向外望望,再小心翼翼的开门。有时真怕一觉醒来,没了妈妈,所以晚上睡觉一有声音,就惊醒了不敢睡,总是用手使劲抓住您的胳膊才能睡着,曾下定决心:警察要抓妈妈,我就跟着。

后来我开始背诗,背那些启迪人生陶冶情操的诗,伟大的诗人做的诗,我不再消沉与害怕!妈妈,在里面肯定是很苦的,尤其见不到亲人的苦,您不用惦记我们,您用背诗来度过这些时光吧。不停的背,不让脑子闲着,省的想着那些烦恼的事,想也没用。另外夏天到了,容易爆发传染病,尤其是人多的地方,所以您要多多的打扫卫生,保持自身和环境的干净!

妈妈!我好想您!我几次梦里都见到您回来了!我相信您很快就会回来的!

爱您的儿子:博如
2009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