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父亲的父亲节(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父亲节到了,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节日,今天突然看到日历上的标注,心中隐隐痛了一下,父亲(张兴武)自去年七月起突然被绑架离开了我们的生活,关到了看守所,不知道监牢里的父亲是否意识到今天这个有些特殊的日子呢?


张兴武

父亲一向乐天知命,但对坚守信仰和真理却从不妥协。因为北京奥运的累及无辜,去年七月十六日深夜,父亲被当地专管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人员从家里带走,第二天即被关进看守所,到今天快一年了,一直不允许家人探视,父亲有如人间蒸发,与我们咫尺天涯。

最后一次有父亲的消息,是今年三月三十一日,那一天父亲被庭审。母亲和家里人请律师,跑法院,上上下下的奔波,终于等到父亲的冤案能够公开审理了。将近八个月的音容隔绝,无论是妈妈,还是远隔万里的我,心中都燃起了一丝希望,希望家人能够远远的看一眼父亲以确保平安。然而,中共邪党岂能容得下一点民众的企盼,那天一早,准备启程去法院的母亲和其他亲属都被软禁在家,无法近法庭一步,连聘请的律师也被法院的院长挡在门外。设法逃离警匪堵截,最终到达法院的小姨和她的朋友因为要求旁听竟被当场绑架,后来都被判处21个月的劳教,到今天都无法知其近况。

这一场“公开庭审”的闹剧,身为主角的父亲却不能知晓。当被无辜关押260多天的父亲头一次走出看守所,来到法庭上时,竟然看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连前一日特意捎去辩护状的律师也踪迹皆无。我怯于揣想年近古稀的父亲那一刻的心情,只知道他在法庭上要求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再一次勇敢的孤身面对。

事后有朋友传话过来,说看到瘦小的父亲在重重警察挟持下被带到法庭,阴森制服的包围中几乎找不到父亲的身影,只看到一丛长长的白发飘零。当我听到这转述时,心底慢慢的湮开一丝悲苦。自此,每次想到父亲,仿佛就只能看到那记忆中从没有过的一丛白发。父亲虽然年纪长了,却一直是英俊潇洒的,我的脑海里怎么也无法拼凑出有着长长白发的父亲。

在没有律师和听众参加的可笑庭审之后,母亲很快收到法院的判决,六十八岁的父亲因为坚修法轮功被邪恶的济南市市中区法院非法判处了七年徒刑。当我们和律师表示要上诉时,法院的法官们再也不顾脸面,强行阻止律师与父亲见面,单方面宣布着父亲的“口谕”,说父亲传话解除律师的辩护资格。律师据理力争,几个月间四次往返看守所也无法见到父亲取得签字,我们的上诉石沉大海了。

自从1999年法轮功被镇压以后,父亲被关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因为父母的坚持修炼绝不妥协,当地的警匪和邪恶610办公室人员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他们的迫害,拘留,抄家,被迫流离失所,三年的劳教直至这次因为奥运被无辜判刑,十年来父母的生活充满了无法预期的变故,生活在自由世界里的我也无法脱离阴翳的天空。然而类似我们家的悲剧在大陆已经重复上演了多少次?多少修炼法轮功的家庭被残害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不要说那令人胆战心惊的活体摘除器官以供移植!年迈的父母几年间多次音讯皆无,生死不知,作为女儿的我夜不能寐,经常在家人睡着之后暗自垂泪,

我与父母已经分离十五年了,十五年来,我们所有重大的人生历程都不在彼此的身边。念旧的我,总是想一厢情愿地把时间定格在我们分别的那一刻,幸运的是,在心理上我从来未曾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1995年父母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身体,精神状态的变化使得他们开始了人生另一种全新的旅程,随着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们短暂的离愁很快就风吹云散了,生活在我们眼前变成了一副和乐美满的家庭画卷,父母和我的心没有了距离,他们爽朗的笑声总在我耳边回响,同修一部法让我们的心比以前离得更近。

不管1999年前后政治环境如何变化,父母和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心态始终是那么的恬淡祥和。十年来无论发生什么样的遭遇,他们初衷不改,矢志不移,依然怀着巨大的勇气来修持正法,讲清真相。是什么让大法弟子的心,如此无畏与慈悲, 是什么让血肉之躯具有钢铁的意志?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着师父的期望,有着救度众生的誓约。

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世人不枉此生,明晰善恶,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悔地承受着苦难。无论是在地狱磨砺中,还是生活的困苦里,大法弟子的那份静谧与安详,那份淡然的巨大付出,使得他们的周遭笼罩着圣洁的光。那种在巨难中的平静与祥和,舍弃生死也不能背弃信仰的坚定,使生活在西方社会里的我,心为之震撼。我们同修一部法,大陆与海外,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始终站在一起,弟子的心不会隔断。虽然十年的迫害令我们承受了巨大的灾难,但是随着心中的容量越来越大,大过海天,个人的悲苦再也不是我们的唯一感念。每一天我们都比前一日更加坚定,邪恶的迫害没有让我们胆怯,只是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惧怕与软弱。我不再允许自己因为父母遭受的魔难而消沉难过,师父要我们修成一颗能够融化钢铁的慈悲的心,这样的心永远也不会被打倒。

我相信在魔窟中的父亲,有着和我一样的心境,揣想中父亲微笑的脸庞慢慢的清晰地展现出来,他与其他同修一起,与明白真相的世人一起,与今世的亲人一起,等待那一院奇花的美景。

父亲及他的法轮功同修的更多故事,参阅:

【我的父亲和母亲】

张兴武,68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系教授,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从此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张兴武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被迫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被判处3年劳教。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并遭受其他酷刑。2003年12月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2008年7月16日晚接近11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及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夫妻。张兴武第二天被送往济南看守所拘禁至今。2009年 3月31日张兴武案件开庭,开庭日法庭外大约70多防暴警察荷枪实弹,散布在周围的便衣警察有一百多人,张兴武妻子及其他亲属被劫持回家遭软禁不许旁听,三名群众:朱晓东,苗培华(刚出家门走在路上),刘丽杰被当场挟持至派出所,后均被判处一年零九个月劳教。张兴武律师不被允许进入法院,只有罢庭抗议,后张兴武因“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及“认罪态度不好”被判7年徒刑,张兴武亲属要求上诉,法庭通知律师不许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