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四会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广州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残酷折磨,后被非法判刑3年,劫持到四会监狱,遭强行洗脑、强迫做奴工,走过一段弯路,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被劫持到看守所,那里对所谓重刑犯有“一个星期提审法”,说白了就是刑讯逼供,七天不给睡觉,用尽各种折磨人的方法,如“八仙过海”(一手抱头,一手下垂两脚中间转圆圈)、“照镜子”(一只手过肩膀,一只手绕背后,用小手铐将两只手的其中一个手指锁死)、烟熏、“扭转乾坤”(扭转脊背,重者错位)、“笃背脊”、“抓痒”等等。恶警讲:让人精神失常很容易,谁能熬过这一星期,就放他出去。我被劫持到看守所,恶警非法提审时几十小时不让睡觉、强迫做奴工、做粘胶花、粘信封、 挂历、穿装饰小灯泡等。看守所的奴工产品,管教有15%的提成,所以完不成定额的会受到毒打、戴脚镣、手铐等折磨。

邪恶的四会监狱

后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四会监狱。四会市位于广东中西部,四会监狱处低洼地带,周围是鱼塘、水稻田、香蕉场,夏天晚上蚊子特别多,小稻虫满地都是,还有不少蝙蝠在天上飞,是这样一个环境偏僻、阴暗潮湿的地方,至今仍关押着约三十位法轮功弟子。

2004年,四会监狱罗塘区成立的专管监区,人数约200,有四个警区,一警区(二楼)是严管队、文艺队、小报组,二警区(三楼)是罗塘区伙房,第三、第四警区是专管警区(主要在四楼,二、三楼也有),三警区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弟子和做洗脑转化迫害,四警区是强化和巩固组,包括罗塘区卫生组。

对劫持来的大法学员,监区恶警会先拍录像,用以摸底,再叫四个犯人包夹。对新来的大法学员,恶警用的第一招是 “军姿坐”,在两块60X60厘米地砖以内, 强迫人坐在高25厘米左右的板凳上,从早上6点坐到晚上十点。这一阶段约3天,然后恶警就会过来套话题,做“转化”。该监区恶警的奖金来源于“转化”大法学员,以个人15%提成计算,转化一个该恶警约有15000元奖金,恶警自己说:“我一年转化一个就够本了,那基本工资(约3000元)差远了。”所以恶警“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特别卖力。

酷刑“军姿坐”

“军姿坐”不是普通军人的坐姿,四个包夹犯依恶警的指示、提示,将大法学员的双脚固定在两块砖的任何位置,哪个位置最不舒服就用哪种坐法,例如矮瘦的,双脚掌往左上角、右上角拉,这样身体就会微微往后仰,重心落在臀部,上身坐不直,恶犯就用脚顶、手拍、手打。

三天后,臀部开始发痒、麻痛,每天双脚好象有蚂蚁咬,起身上厕所要拖着走。这时恶警安排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包括央视造假的焦点访谈、天安门自导自演的自焚事件等,图象很多也经过剪切等处理(就天安门伪火,监狱不少人也认为那是在拍电影特技,什么细节都有,突发事件不可能拍得那么清楚、专业),很多画面与外面电视看的不一样。 看了录像后,包夹犯会问有什么想法、看法?你不说话或闭上眼睛,就用手推你,再不说话,就开始人身攻击、讲侮辱性的话;你开口说话,他们就记下你一语一行,进行鸡蛋挑骨头的批斗。

观看几天录像,恶警要求写观后感或思想汇报,并假惺惺说材料可以坐板凳在下铺床上慢慢写。你不写, “军姿坐”时包夹犯就两人四只手按肩膀要“抬头挺胸”、双脚要“按步就班”,上厕所也进行时间限制,早上九点半,下午四点钟各上一次,这时包夹犯会向恶警请示。这也说明,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恶警的指示、默许下做的,连上厕所的权利也要剥夺,水也不敢多喝,这就是专管监区的“人权”。

“军姿坐”每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起来上厕所时双脚四、五分钟是没什么知觉的,走路要拖着走,每走一步都是阵痛。作为一个大法的信仰者,一生就是为大法而来的,要说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话,比死亡还痛苦。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法轮功弟子进行绝食抗议。大法学员何镜如被非法判七年,他以前是篮球队员,现站都站不稳,走路 、上厕所要两个人扶着,临近刑满出监,恶警还专门找三个人搀扶进行走路,企图掩盖迫害真相。

监狱专监区的恶警也用类似的邪恶手段,对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就逼“军姿坐”,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整天不给洗澡,不给睡觉,晚上睡着时故意弄醒你,大法学员周磊被专管迫害时就经受这样的折磨,坐牢九年被折磨九年。

坚定的大法弟子遭药物迫害

对喊“法轮大法好”、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恶警将他们秘密关在禁闭室,私下强制打一种针,或把药掺到饮水里逼人喝,再强壮的人被下药后都会四肢无力,呈现出昏昏欲睡的状态,会自言自语,出现轻微的幻觉,按犯人的说法:“这人差不多(废)了”。

很多迫害大法学员的主意多是前监区书记张春平出的、拍板的。其因迫害法轮功得力,由一个科员直升科长待遇,调专管监区任首届书记,这人表面平静,却很阴险,现已调政治处做副主任,管监狱人事安排。

奴役迫害

对写思想汇报或态度“转化”的人,恶警会安排两三个“帮教”继续洗脑。

被迫写了“四书”或被省司法厅“六一零”所谓“验收”后,就随时有可能调往其它指定的监区,从事强制性奴役劳动。这些监区与监狱“六一零”签定接收改造协议,有一整套监视机制,有专门的互监区、线人、专管恶警、刑侦恶警,记录每天的一言一行,包括与什么人说什么话,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留意。如果同犯人讲真相被知道,会被送回专管“回炉”迫害,之前的减刑也会被取消。

在所谓劳动监区,从早上六点五十分开工到十一点五十分收工,下午一点半开工到五点五十分收工,扣除两个时段中间十分钟上厕所,一天要劳动足九小时,遇到赶货,星期天还要加半天工。为了掩盖加班、延长奴役劳动时间的事实,监狱就在表面文字上做文章,把犯人做得最快那一级别的劳动量定为八小时,那么其它级别的都低于八小时,造假出来的平均工时是七小时多、产值约三点六元/小时,看表面数据与外面的工厂待遇差不多,可事实上里面的犯人做得比外面的工人快,为赶定额,上厕所时间都舍不得上,匆匆去匆匆回,很多人坐得太久没活动,而得了前列腺炎。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规定,奴役犯人的收益,监狱每月须按人头上交四百六十元 ,剩下的钱监狱可以支配,一般是监区与监狱对半分。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利益驱使、金钱的带动下,监狱紧跟“六一零”办公室、司法部、政法委疯狂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和邪恶的“转化”,并有明确的转化指标。本文所提的四会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个人的一点总结,不及中国监狱、劳教所迫害真相之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