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旧势力牢笼,快快走出来救度众生

我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我从小相信神佛,相信因果报应。曾经练过不少其它气功,但练不多久,就看见动物之类,毛茸茸的,吓的不敢练了,现在想来,那就是附体功。一九九六年大学二年级时,由于眼睛严重散光,一个月配了两副眼镜也不好使,心里非常苦闷,偷着流泪,心想这要瞎了怎么办。这时,有人介绍让我炼法轮功,《法轮功(修订本)》看了一晚上,眼睛不疼了,好了,不用眼镜了,我欣喜异常,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

勇猛精進

读大学和上班的头一年,我非常精進,炼功中看到莲花、法轮、天梯等,在一次大型炼功时,看到满天的神佛围着师父,看到一扇门,开的特别大,当时还纳闷儿,这门怎么开的这么大?师父说:“我说我开了一扇大门,其实我开的已经没有门了,就看人心。”(《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刚修炼时喜欢炼功。一次在寝室炼动功,听见窗户外边好象有成千上万的人唧唧喳喳的说:“看她干啥呢?”“看她干啥呢?”当时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那是墙上的那些水磨石粒在说话。一次炼静功时,看到金刚、神佛之后,师父出现了,看着我,紧接着从我身体下游走了一大堆动物、植物一类的东西,由此我知道了在轮回转世中,我当过动物、植物。还有一次看到的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形像,一个接一个而来,速度非常快,仪态万千,表情各异,有的哈哈大笑而来,我也知道他们是谁。

那时学法修心,向内找,非常精進,自己都感觉到突破的很快,但七二零之后,一切就都改变了。

深刻的教训

七二零前一天我做梦,梦到了大学同学,醒来后决定回大学的炼功点看一看。到了那地方后已是中午,便到饭馆吃饭,没想到电视上正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大法和师父,我对老板说:“那上面说的都是假的,我是炼法轮功的,那些都是假的。”到同修家后就从同修家被公安局带走了。当时我的念比较正,警察威胁刚想动手打我时,他手机响了,他出去后没再回来。当时我的一念是:大法就是好,你就是挖个坑把我埋了,我也不怕。后来,本地警察和单位来车把我接了回去。

当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后来悟的不对了,写了所谓保证书,心里很苦闷。放假在家时,一出门,有个燕子就飞来啄我,我得躲着它。一个月后,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经文,后来这位同修被抓,便衣来找我。我当时没了正念,把经文拿出来了。在警察和我谈话做笔录之前,我想:这浑浊的场所,真不愿意呆。就这一念,我看到元神出去了,冲破阴霾,進入天空,留下人的这一面在对答呢。现在想来,当时已经邪悟了,师父说的“身神合一”我没做到,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没对自己负责,也就谈不上对众生负责,没有了正念正行。我知道法好,不可能放弃,但有怕心,一听到警车响,就心慌腿软,在消极、无奈中等待着。

在这期间,偷着看一会儿书,炼一会儿功,不这样,简直难以活下去。一抱轮就看到自己抱着大莲花,一看书,就感到内心坚强,忘了烦恼。在这期间,也看到了同修的难,但我想,那是个人的难,是他应过的关,当时悟的理,看到的现象,以为是正的,现在想想,那时就已经不对了,是按着旧宇宙的理在行事了,认为这一大难是在检验大法弟子,淘汰假修的,魔难一过,神佛大显,常人的评价态度决定去留,有一种抱着双肩,冷眼看世的冷漠,认为自己有自己的去向,常人爱怎样就怎样。其实,这正是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特性,已经邪悟了。

随着师父经文不断的发表,我也在逐渐突破着,每当看到新经文,内心一震,噢,原来是这样,就觉的开启了一扇门,一扇沉重的门。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对一个常人社会民众团体的迫害,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对一个修炼者群体的迫害,这是宇宙中正与邪的较量,这也是在正法过程中所触及到的那些个为私、为我、变异生命与正法本身進行的较量。”“现在不同了,法大,主要目地是宇宙正法,大法弟子表现出来的修炼状态与过去那种以个人圆满为目地的修炼完全不是一回事。”想想自己,悟的理,看的现象还立足在个人圆满上,这怎么能提高呢?

那时自己对炼功也不重视了,潜藏很深很深的不以为然,自以为是的态度,这正是旧势力特点在我这儿的体现,这对一个修炼者是很危险的。对炼功不重视,就是对师父、对法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对自己世界众生的不负责。

精進正悟

认识到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后,便开始发传单。这经过了一个由怕到逐渐正念强大的过程。一次,我看到门、车都和我打招呼,说:“给我们留一份吧。”让我给他们的主人留一份。后来不够了,我说下一次吧。

发正念时,旧势力也干扰,我看到自己越变越小,还发黑,发紧,沮丧的发不下去了,一连几天,我都灰心丧气的。一天悟到,这是旧势力在破坏,是它演化出来的,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没错!就这一念冲破了干扰,再发正念就看到强大的功出去了。师父说:“很多学员一再想,证实法中我要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情况,我会做的更好。其实有一些个别开了天目的看到这些情况反而容易被干扰,个别人的执著使自己看到的情况成了干扰修炼与证实法的原因。所以我觉的,在这个期间大家能保证多学法是最好的办法。作为每个大法弟子来讲,一切事用法来衡量,就会走的更正,这样看的见看不见的学员都不容易出现问题,因为有法在,就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不管其它生命是什么状态也好,千变万化的各种复杂的表现都无法干扰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直到前不久,一位同修打电话约我出去讲真相,我才做到放下自我。发正念时,我看到自己巨大无比,有种天清体透的感觉。以前做梦经常背一兜子东西,赶不上车。这次晚上做梦是在泥泞的道路上奋力前行,天上飞来的白色大雕,驮着我和女儿向前飞。放下了自我,也找到了根本执著——为私为我。在发正念中,一个坚实的黑核被炸开了,炸的四分五裂,炸去了为私为我的执著,也找到了慈悲,悟到了真、善、忍在我所在层次中的理:真就是讲真相;讲真相,救世人,是最大的善;在讲真相中,遇到各种人,要有宽广的胸怀,祥和的心态,才能纠正对方不正确的状态,才能“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这就是忍。

从九九年到零九年,十年啊,师父一直慈悲的发表经文,破除旧理,告诉大家应走的路,唤醒迷途的神、世人、众生与弟子,这个过程中,师父耗费了大量心血,为弟子着急。写到这,禁不住热泪翻滚,正如歌词中所说:“醒来后,才发现是您一直拉着我的手。”而这牵手、看护的机缘,横亘千古。

现在悟到,是凡在正法中没做好的,有旧势力干扰,也有后天养成的执著,从而放不下自我,想人为的符合自己的观念去修,这不是真修,师父说:“宇宙里面的生命怎么能够安排自己的未来呢?那是绝对不允许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只有无条件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无条件的同化法,才是真修。不精進的同修啊,快清醒吧,师父在等着我们啊!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