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贴“法轮大法好”时所见所闻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通过学法小组同修之间的交流,大家一致认为;我们出去讲真相时,应该继续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种最基本的真相内容。于是,我们立即将双面胶设计成名片大小的“张可贴”,既方便携带又便于张贴,特别是到外地讲真相时,携带上千份也不成问题。

虽然我们一直没有间断的利用这种形式讲真相,但还需要我们整体配合,把这项工作做的更完善,继续发扬和扩大。下面是我最近在张贴“法轮大法好”的粘贴时所遇到的情况,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

一般发完早上六点正念后,我会带上真相资料,一路贴下去,把几百张“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等贴在大街、小巷、马路的两旁,虽然有些贴上后总会不断有人揭走,但我们总是坚持不懈的把被揭掉的再贴上。

一天,一群来我市参加高考的外地学生围拢过来,问:“阿姨,您在贴什么?”我说:你们看,我贴的是“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啊!一位学生走上来说:“我叫晓菲,阿姨,您能不能也给我一张啊?”其他学生也跟过来要,有的还向我要大法真相护身符。见他们那渴望的模样,我告诉他们,首先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同时要做到:在学校里是一个好学生,在家里是一个好孩子,在社会上是一个好人。这样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说完就将“真善忍好”送给他们,在晓菲的带动下这些孩子都声明做了“三退”。

(二)

我做三件事,比每天的一日三餐更按部就班,每天晚上发完正念之后,就带上几百张“法轮大法好”,到桥头、河边、车站、广场、公园等处,一边贴一边向那些晚饭后正在散步的人们讲真相、劝三退,并将神韵光盘或《九评》等送到有缘人的手中。

一天在回来的路上,我顺手将两张“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张贴覆盖在街道办、警察的举报箱上那个公安五角星的徽标上,随即就从暗处走来一个警察,看了看,笑了笑,没有吱声就离去了。

当我把最后的一张“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贴在進出口公司大门的福字上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我的旁边,车窗落下来了,从车里传出一阵嘀嘀咕咕的声音,估计里面坐了好几个人。我一点也不紧张,只是朝着那虎视眈眈的车灯瞪了一眼,灯光瞬间息灭了,车里也没了动静。随即耳边传来师父的声音:“邪恶完了,环境变了,……”再看时,警车走了。

(三)

经过大法弟子近十年的助师正法,面对面的讲清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世人清醒了,不再用被中共煽动出的那种仇视的目光看待大法和真相了,而是从审视的角度来看待大法弟子们的讲真相了。

再次路过河边公园的连心桥,看到不久前贴在上面的“请您把真善忍记在心里”依然丝毫未动,于是我又在它的对面贴上一张“法轮大法好”。

耳边传来一句“好漂亮啊!”我回应说:“大法好!”

站在对面的那位中年男子接着说:“大法美好,这人也美、河也美、水也美、真是真善美。”我纠正:“是‘真善忍’,不是真善美”。他重复的默念着“真善忍”,随后问:“大姐,能不能進一步说话?”我接着他刚才的话题:“请你看一看这个,这才是真美哪!”说着将一张神韵光碟递给他,问:“您贵姓?”他回答:“不敢说贵,本人姓王,名维果。”问:“退党了吗?”回答:“没入过那个党,入过团。”我接着问道:“退了吗?”

只见他有点犹豫的:“我婶婶要我退,我还没有退。”“为什么?”他说:“我婶婶和您是一样的人,却被抓去劳教了,叔叔闹着要跟她离婚,好好的一个家搞的乱七八糟。”我说:“那不是我们的错,我们要救人,中共不让救。”他问:“您为什么没有被他们关進去?”我没有回避,告诉他:“我的家庭也因此而被他们搞的破碎了,我也因此而坐过牢。”他摇了摇头:“看不出。”我接着说:“就是因为要让你们知道真相,让你们能够得救。我们该做的还是要做,不会因为这迫害而停下来……”看得出他被感动了,眼睛里含着泪花:“就象当年的耶稣?”我说:“我们是法轮大法。现在我师父要我来救你,你退吗?”他毫不犹豫的说:“退!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嘛。”他诚恳的问:“大姐,我能不能请您喝杯茶?想更進一步的听您说一说?”我谢绝了他:“喝茶就不必了,因为都很忙,你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足矣了。”我顺便又给他一张“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说完一边挥手告别一边说:“全世界已有一百一十四个国家的人都在炼呢。好好看看那张光盘。再见……”

“谢谢!我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