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师父的评注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好几年了,每次读到这篇文章,都会犹豫再三。先是因为迫害刚刚过去,还有许多怕心;再是觉的跟同修们揭露的恶人相比迫害我的恶警还不是很邪恶,别因为这个反而激怒了他们;然后是觉的事过境迁了,有点“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感觉,就这样直到今天。

读了《明慧周刊》第三八七期的同修文章《揭露迫害是在挽救人》后,才开始悟到自己信师信法还是远远不够的。师父说了该做的事,作为大法弟子却没有当作自己的义务来做;因为自己没有及时揭露邪恶,那几个恶警是否又迫害了更多的同修,不是人为的滋养了恶人恶行吗?因为争斗心不去,不是把揭露邪恶看作对行恶者本身的慈悲,而是当作常人中的一种斗争手段了。

恶警会用各种手段对付修炼人,包括套用中共的法律,以劳教恫吓,实施暴力,非法查抄,勒索钱财,强装伪善,曲解讲法,污蔑诽谤师父等等。一旦被非法迫害,未精進修炼者,思想里没有深厚的大法做基础,就有可能被邪恶带动走向邪悟或被抓住执著长期非法迫害。而被迫害后出来的人心,反过来影响了对迫害的及时曝光。

迫害发生在五年前,当时我得法仅仅几个月,只是一遍一遍的读《转法轮》,新经文很少看。关于正法的法理了解较少,虽然也知道发正念,但对制止邪恶不能把握。一次出差在车上看《转法轮》,被恶警发现,虽然并没觉的害怕,但是其它各种人心相继冒出来,正念也就不足了,总想通过常人式的狡猾手段逃避迫害,结果反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由于学法不深,一开始就在邪恶的查抄和审讯记录上签了名,潜意识中承认了迫害,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抓住了漏洞(后来学法才明白)。

今天在跟同修交流中还发现,有些同修对正法修炼的理解不够,对世人的被毒害和被迫害理解也不够。其实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损失最惨重的就是不明真相的世人,他们为了眼前的利益和自己人中形成的错误观念,很可能失去亿万年等待的机缘,参与了迫害的甚至可能面临的是形神全灭的悲惨结局,而精進修炼的大法弟子最多不过是额外吃了些苦而已(因为承受不住迫害走向反面失去机缘的除外)。因为理解不够,有的同修(也包括我自己)总是出不来对世人的慈悲心,一看世人表现的很坏就想他们还不如被淘汰了呢,其实很多世人表现出来的也是被变异后的假相,想想我们自己得法之前,所言所行又有多少能被今天的自己接受和承认呢?

师父要求“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理性》),要归正人心,让人明白的一面抉择未来。我理解其实“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也是向当地民众包括迫害者本人(如同棒喝)讲清真相的一种方式,救度的对象其实也包括参与迫害的恶警。如果一个警察因为被曝光而抑制了迫害,在讲清真相中又明白了是非,甚至一定成度上挽回了损失,师父佛恩浩荡,可能就会给他机会,而大法的无限智慧,可能也能使他提升甚至得度,如果本来就是高层来的,也许层次还会修的很高。即使只是免于被淘汰,在未来的人世中做人,也是很慈悲了。

放下恩怨情仇,显出修者的慈悲,以平和的心态,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的邪恶,是所有曾被迫害和知情同修都应该做的。

个人所悟,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