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第五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从二零零七年初至今,新疆各地、州、市、县、团场大部份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都被转到第五监狱非法关押,还有一部份男性大法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石河子北野监狱。之前,乌鲁木齐地区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学员被关在第五监狱,乌鲁木齐之外的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学员被关押在昌吉监狱,也叫下巴湖监狱。被非法判刑的新疆女性大法学员被非法关在新疆女子监狱,也叫新疆第二监狱。

被非法劳教的男性大法学员一般关押在新疆昌吉劳教所,也叫下泉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的女性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与新疆第五监狱只有一条马路之隔。

监狱“六一零”恶警是迫害主凶

新疆第五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专门机构是专职办,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办公室。刚成立时,成员有现任监狱长王志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恶警张勇军、办公室副主任李发云,后来增加了恶警孙昭辉、尼曼(蒙古族)、朱成和王兵。

新疆第五监狱
新疆第五监狱

新疆第五监狱“六一零”办公室其成员穷凶极恶,与监狱恶犯相互勾结,竭尽所能,采取极其残忍、恶毒、卑劣、下流的手段长期摧残大法学员,企图摧毁、瓦解大法学员的正念,同时欺骗、愚弄大法学员的亲属与世人,言过饰非,极力掩盖迫害真相,以此达到它们欺世盗名的邪恶目地。

在新疆第五监狱,每隔一段时间,会从新疆各地送来数名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分到各分监区并指定犯人对大法学员包夹。包夹就是监视大法学员,帮助“六一零”迫害大法学员的犯人。这些包夹犯人是“六一零”恶警张勇军专门从各分监区挑选的准备和正在减刑的犯人。

第五监狱共九个分监区。从二零零六年十月搬入新监狱后,迫害大法学员最严重的是七、八两个分监区,说是两个,其实是一个,就是八分监区。七分监区是附在八分监区内,合住一层楼。说是七分监区,只是个番号,就几名恶犯:曹雪、林兵、马伟、隋彬、刘建林、王春海、齐正、单从德、马木沙等。恶犯曹雪、马伟现在已离开监狱,剩下的整天没事,和“六一零”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专门从事对大法学员的监视、洗脑、体罚、殴打,来换取肮脏的减刑、立功的机会。

大法学员谢正功被迫害真相

早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前老监狱,大法学员谢正功因为他不配合恶警张勇军,被停止家人探监一年多,与家人的来往信件经常被恶警截留。二零零六年,恶警因谢正功炼功,将他强行挟到押号,指使五、六个包夹犯将他强行锁在老虎凳上,谢正功高喊:“法轮大法好!”老监狱这种老虎凳有半米高,方形水泥墩子。墩子两侧装有两只手铐铐住双手,前面有一只铁环镶在地上,被铐的人坐在凳上把腿拉直后,双脚用脚镣锁在铁环上,这个姿势一动也动不了。

谢正功被白天晚上固定在老虎凳上。十五天后,恶警张勇军嬉皮笑脸的对谢正功说:你“转化”了谁都解脱了,你不“转化”你家人和包夹都受牵连。谢正功拒绝“转化”。然后恶警张勇军又威胁说:三次(一次十五天)关押号不配合,我们就可以申请加刑。于是谢正功被连续关押号。第二个周期中谢正功出现心脏难受呼吸困难,经狱医检查称血压极高,看守才将他从老虎凳上解下来。

与谢正功同时受罚的还有新疆泽普大法学员张顺新,他不穿囚服,恶警将他关在六分监区自设的黑房子里,扒光了衣裤,只穿一条短裤。深秋十月,一关就是四、五十天,后来天冷了,有不少人都已穿上毛衣了。他才被允许穿上秋衣秋裤。

包夹犯不参加劳动,专职监控和“转化”大法学员,恶警甚至以减刑来刺激包夹犯“转化”大法学员,包夹犯为了减刑立功,对大法学员侮辱谩骂,甚至殴打威胁,写黑材料陷害加刑,将大法学员投入押号用刑具折磨等等,各种流氓手段一齐用上。

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六一零”办公室恶警张勇军组织了一次大规模洗脑班,弄来了十一个所谓专家教授,在十几个小时强迫大法学员看诋毁大法录像,并要包夹犯必须摇闭眼拒看的大法学员,闭眼就算在炼功,炼功就是违反监规。这是地地道道的疲劳战和精神摧残,被扣上违反监规就将被强制和暴力手段摧残。

洗脑班所谓的“学习”,从早晨十点到中午十四点,再从下午十五点到十九点,然后从二十点到二十四点,甚至更晚,然后晚上再由包夹犯轮番看守逼着大法学员写心得体会,稍微有思想的人都知道恶警张勇军这是搞精神疲劳战。

有一次大法学员谢正功不听就睡觉了,恶警张勇军半夜三更来,将全监舍的犯人都弄醒了,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吓的站到了地上,恶警张勇军斥责包夹犯说:谢正功认识不清问题,你们还让他睡觉,那你们就替他认识吧,你们别睡。谢正功坐起来说:“你这是阴谋,这是挑起群众斗群众的文革式的把戏。”恶警张勇军嬉皮笑脸的说:你们不是讲善吗?你赶快把问题认识清楚了,不就把你身边的包夹人员也解脱了吗?一语道破恶警的无耻。当时其他分监区有恶警几天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大法学员张克江就受到过这种对待。

在洗脑班里尽是侮辱和诬蔑大法和大法学员的音像和演讲,起初是一个班四、五十天,后来没被转化的大法学员再遭受连续洗脑或单独开班,恶警张勇军到后来将这种开班的方式变成循环式的开洗脑班,直到达到其要求为止。

二零零四年冬天,又一个邪恶的洗脑班在监狱开始。大法学员韩雪峰因为抗议邪恶,被“六一零”办公室恶警张勇军投入押号。他被扎上镣铐穿着单衣锁在老虎凳上。

中国的大西北冬天异常寒冷,可押号里只有一个早已停暖的暖气包。就这样每天晚上韩雪峰被拖到押号遭受酷刑,白天又被拖到洗脑班,直到结束。后被送到二分监区,二分监区的董峰(外号董大头,打人出了名的凶狠)和郭俊鸿是有名的恶警。韩雪峰在二分监区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晚睡早起,夏天在烈日下曝晒,冬天在外边被冻。他五年刑期就是这样过来的。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第五监狱刚搬到新监狱,大法学员被关入新监狱各分监区后,先被迫弄到“六一零”洗脑班,后有一部份信念坚定的大法学员就被转到八分监区,或是直接关到这里,八分监区的暴力成度立即加大。

第五监狱服刑人员分住两栋楼,每栋四层,每层一个分监区,有十间监舍,每个监舍十六人。“六一零”主任恶警张勇军一般采取的方法就是不准犯人和大法弟子说话,问的时候才能说,强迫大法学员每天到洗脑班,不写思想汇报、揭批材料或写不出来不准休息,不准坐下,更不能躺在床上,必须站着,一动不动。除了所谓的“学习”、谈话、吃饭,就是站着。白天这样,晚上也这样。有的大法学员常常几天时间在这种残酷的折磨下就疲惫不堪,身体和精神的承受几乎到了极限,看着他们实在站不住了,才让睡几个小时,这还是正常的情况。大法学员如不配合,恶犯包夹就开始殴打。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很多大法学员都用正念正行抵制邪恶迫害。

大法学员赵爱军被迫害真相

大法学员赵爱军曾是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一名巡警。二零零八年在七分监区,恶犯曹雪不让赵爱军上厕所。一次他实在憋不住了,“六一零”恶警张勇军和八分监区监区长余军等将他毒打一顿后,还以“破坏环境卫生”罪名把他关入押号。

押号就是禁闭室。二零零六年十月份第五监狱刚搬到新监狱的时候,押号在锅炉房地下室,直到二零零八年夏天才搬到一楼。这个押号是两间大监舍,每个监舍被隔成二排六个小隔档,两排中间可以走人,隔档内就是关人的地方。隔档地下放一张木板,木板四周用角铁包边,用螺钉固定。木板一头的两侧各焊了一只手铐。被关押的人就面朝上整天躺在木板上,两手分开铐起来。两脚用脚镣固定在木板另一头的铁栏杆上。

被关押的人就这样铐在木板上。押号现在属于狱政科管,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种特殊木板,它可以聚集水汽。很多时候,它总是潮湿的,特别是冬天,被铐的时候稍一长,腰就坏了。被关的时间有一星期的,有半个月的,还有几个月的。在这里一天只给两顿饭,一顿一个馒头、一碗水,一天只能上一次厕所。

在八分监区对大法学员惨不忍睹的摧残让其他犯人实在看不过去,就找队上干部,说这些包夹晚上强迫法轮功洗冷水澡,影响我们休息,我们晚上睡不好。这样会好上一星期,不让洗冷水澡,然后又开始了这种变相的虐待。

有的犯人看大法学员喝不上水、吃不饱饭,就悄悄背着包夹犯人,给他们塞一个馒头、喝一碗水,但常被监舍里安装的监控发现。这里每个分监区办公室都有一个监控室,有警察二十四小时值班,一旦被看到,恶警就直接在监控上喊起来,斥骂这些好心的犯人。

有一次,赵爱军在遭恶犯曹雪殴打时高喊:不准打人!曹雪猖狂的说:打的就是你!恶犯曹雪和林兵被判以前都是退伍军人。这些令人发指的暴行完全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在监控器之下。经常八分监区的那些恶警就是走到监舍,眼睁睁的看着大法学员被殴打也熟视无睹。

大法学员闫威宏被绑在床上一年多

而第五监狱明文规定,监狱内严禁出现殴打、辱骂、体罚、虐待的现象,更不准警察殴打犯人,监控室就是专门用来监督这些情况的,而今天,却成了第五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工具。监狱长王志平、“六一零”主任恶警张勇军、“六一零”办公室和各个科室就是通过这些监控器对大法学员进行监控的。

新疆阿克苏大法学员闫威宏从进看守所时就开始一直到五监都在绝食抗议,前后两年多时间,期间屡次出现生命危险,即使这样,“六一零”恶警张勇军从没放弃过迫害,给他插胃管野蛮灌食,为了不让阎威宏拔掉胃管,把他的双手用绳子捆在床上,成大字形,下身光着不给穿衣服,直接用被子盖在身上,捆了一年多。起初三、五天活动一次,到后来就是八、九天,十来天。他的大小便极其痛苦。因为长期捆在床上,不让他说话,不让他活动,也见不上阳光,在这种精神与肉体被长期残忍折磨下,到了二零零八年,闫威宏一米七多的个头体重只有三十多公斤,全身上下骨瘦如柴。因为长期卧床,他的尾椎、臀部生了大褥疮,疮口完全溃烂、化脓,长期不能愈合。

到他下床的时候,已经不会走路,也不能走路,扶着他才能一只脚一点一点向前挪,目光呆滞,已经不会说话,偶尔嘴里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声音,不停流着口水,见到的人说,活不了几天了,能活也是个残废。

二零零八年夏天,第五监狱眼看闫威宏性命难保,才开始送他去社会医院检查。他被抬着出去、抬回来的时候,“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就一直在旁边录像、摄影。在严酷的环境下他开始恢复进食。可能是医院医生对他检查后做出了医嘱,从这以后一段时间,有一阵功夫,闫威宏被扶着在操场晒太阳,慢慢挪着双脚活动。他的身体渐渐开始恢复。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后,恶警又开始对闫威宏单独洗脑。被单独拖到教育科并封锁了消息。知情人透露,因抗议喊话而被捂嘴毒打,最后被所谓的“转化”。

恶党所谓“转化”法轮功修炼者的真实内幕就是集卑鄙、残酷、灭绝人性之大成。

给大法学员非法加刑 给恶犯非法减刑

九分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奎屯大法学员马通顺已经七十多岁,每次盼见家人一面,人都到接见室门口,却被“六一零”恶警张勇军拒绝。

二零零七年年,在第五监狱二分监区被关押的大法学员朱福生,因为宣传九评,监狱“六一零”又气又怕,阴谋加大迫害力度。“六一零”主任恶警张勇军、李发云和二分监区长徐峰、管教刘小俊合谋,唆使二分监区恶犯王彦军、李永强、李建奇、吐尔逊买买提把朱福生说过的话写下来,没说过的也编出来,让他签字。朱福生拒绝签字,几名犯人开始对他毒打、折磨,最后强迫他签了字。

最后“六一零”办公室拿着这份材料上报监狱,提出加刑报告,负责加刑的狱内侦查科科长刘道友、副科长郭勇上报法院。在被加刑期间,朱福生在押号老虎凳上度过了几个月。邪党法院最后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对朱福生加刑四年。他的原判刑期是两年,加刑的判决书就在他快两年期满的最后几天下达。后恶警将朱福生关到七分监区“转化”。

当时恶犯王彦军已最少是第二次被判刑。这次因为他卖力迫害大法学员,第五监狱恶警给他一个“立功”,一个“立功”减刑六个月。王彦军很快减完刑回家。恶犯李永强也在这不久就刑满。结果王彦军回家不到一年,就因为贩毒被抓,最后被判刑八年。恶犯李永强回家只有一个多月,又因抢劫再次被抓,最后被判刑十年。知道的人都说:这是报应。

大法学员陈玉江被迫害真相

新疆伊犁大法学员陈玉江因为洪法于二零零四年三月被绑架。乌鲁木齐水磨沟区国保大队大队长杨新民、副大队长穆志强、恶警王江龙及其他成员对他二十四小时进行连续逼供,连续八天八夜不让他睡觉,反复逼问:你住在哪里?最后一无所获。

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法院对他非法判决那天,当地报社记者去旁听,被法警赶了出去。法庭上陈玉江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法警连拖带打推上警车送回六道湾看守所。

最后陈玉江被非法判刑五年徒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被劫持到第五监狱。在监狱门口,陈玉江不进门高喊“法轮大法好”!监狱警察心惊胆战:不收了,把他退回去。转身一看,六道湾看守所的车早已没影。

没办法,恶警狱政科副科长刘保军一伙把陈玉江拖入监狱押号。在押号指使管押号的几名恶犯对他毒打。第二天早上,狱内侦查科副科长郭勇来到押号再次对他毒打,一周后陈玉江生命出现危险,被送入监狱医院。陈玉江绝食抗议,第五监狱开始对他强行打点滴,派出六名犯人白天晚上轮流监视他。近一个月时开始插胃管灌流食,又近一个月改用不锈钢器械开口器撬嘴灌食,陈玉江至少两颗牙被撬掉。

一天晚上在监狱医院,“六一零”恶警副主任李发云命令包夹恶犯马仲林、李勇、王猛坤把陈玉江带回监区。一伙人拖着陈玉江走出医院后,陈玉江开始高喊:我不是罪犯!李发云慌忙令人把陈玉江再带回医院,然后对马仲林耳语了几句。

回到病房后,几个包夹恶犯用脚镣、手铐把陈玉江的手脚狠狠地固定在床上,用棉衣、棉被盖严陈玉江的嘴和头部,然后就是一顿丧心病狂的毒打,最后,在这间昏暗的病房里,陈玉江被毒打的昏了过去,恶犯用凉水泼在陈玉江的脸上把人泼醒,半个床上都是水。这次陈玉江被毒打的胸腔受伤,身体不能直立,很长时间身体才能慢慢站直。

插胃管期间,“六一零”以怕他拔管为借口,天天晚上把他手臂从头上方伸出床外铐着,整夜睡不成觉,铐了近一个月的时候,他的双臂几乎残废。

这里说是医院,其实是一个医务所,几名警察医生,几名犯医。所有的医疗设备,只有两个听诊器,两只温度计,几个打吊针的架子,一个消毒的高压锅,一个氧气瓶,还一直是空的,一堆瓶瓶罐罐。到新监狱情况基本还是这样。

二零零五年七月,第五监狱想诱使陈玉江恢复进食,找了一个叫陆建明的医院犯人悄悄的告诉他:你把饭吃了,可以到我的房间去一个人天天炼功,我的房子有台笔记本电脑可以上网,你还可以去上网,但不能告诉别人,就吃一个月的饭,可以继续绝食,怎么样?你考虑一下。

这个犯人是第五监狱的关系,自己住一个单间。陈玉江当时就拒绝了,这个犯人恼羞成怒,在强制撬嘴灌食时,伙同其他包夹犯人用铁器凶狠的把陈玉江的口腔喉部捅的血肉模糊。

这个时期一个好心的狱警悄悄告诉陈玉江:你的事网上出来了,国外的电话都打到我们办公室了。后来一个包夹告诉他,那个时候你要吃饭,我们每个人可以拿八个月减刑。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国际人权组织要来新疆第五监狱。第五监狱害怕它们迫害大法学员和服刑人员的暴行败露,避免人权组织与被关押人员见面,除监狱医院病号外,将监狱所有被关押人员赶出监狱,包括各分监区的老弱病残;上千号人被藏在监狱外废弃的厂房、仓库里,连续几天在严寒中忍饥挨困、怨声载道,纷纷怒骂第五监狱阴险虚伪、心狠手辣;同时将押号里老虎凳上的手铐全部锯掉,并做了厚厚的毛套子套在老虎凳上;国际人权组织走后,又把手铐焊上。

十二月一日一早,第五监狱教育科科长吴天全、狱政科科长蔡拥军突然来到陈玉江的病房看望他,陈玉江严正指问:为什么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学员?而且发生在救死扶伤的医院?蔡拥军慌忙辩解,打你的犯人已经处理,上次的评审没让他参加。

当时任第五监狱副监狱长蔡遇河这时进来,假惺惺劝他吃饭,想吃什么只管说、第五监狱只要是大墙内你可以随便转;然后说:我们想带你出去做个全面检查,时间不长,现在去,下午就回来,出监狱大门你可以不打报告。陈玉江一眼看出第五监狱的用意,当时就拒绝。蔡遇河一看没办法:不去也行,但你不要喊?陈玉江平和的说:我保留我的看法。

上班时间到了,操场上出现一群犯人,这是第五监狱从各分监区培养的认为思想“先进”,积极“靠拢”政府的犯人。操场上犯人开始各种体育活动,看上去生龙活虎。那天,人权组织没来。

因为全面抵制,不配合邪恶的各种要求、命令和指示,陈玉江从一开始就拒穿囚服、到任何地方不打报告、不摘帽子、不写体会,更不会去参加劳动;每天的正行就是对第五监狱最有力的回答!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七日,监狱“六一零”副主任李发云、教育科科长吴天全、纪检委书记阿某伙同一群犯人来到病房,要强行在他的衣服上打字,他拒打,并告诉犯人:这种事你们别干,会害了你们;犯人无奈的说:我们没办法,这是干部的命令。恶警李发云指使犯人抱住陈玉江,自己亲自上前用油漆在陈玉江衣服上打上了“五监”字样。陈玉江开始连续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被强行关到押号,铐在老虎凳上,就一直坐在凳子上动不了,除了大小便。陈玉江的双脚、两小腿几天内肿的象刚蒸熟的馒头,由于双脚不能移动,在脚镣重压下,脚腕迅速溃烂,一片模糊,接着沉重的脚镣深深镶入血肉里。这样,又是十五天不眠之夜,同时每天被暴力灌食。这期间陈玉江每天高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还我自由!还我人权!停止迫害!

半个月的时候,陈玉江的生命再次出现危险,医生赶到进行检查,这才把他从老虎凳上放下来。关进押号里一间没有老虎凳的独居室,被包夹犯人白天晚上监视。

陈玉江向第五监狱提出要见当地检察院,并写出控告信和检举信,控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对他的非法刑讯逼供,检举第五监狱“六一零”李发云指示犯人对他的暴力殴打和非法关押禁闭,致使他健康状况出现严重危险,并要求相关责任人承担刑事责任。两天后乌鲁木齐市八家户检察院两名检察官面对这一要求蛮横的说:这不可能。陈玉江被一群犯人强行套上囚服继续戴上镣铐。

陈玉江这一喊就连续喊了五个月。每天喊的时候,他都是在犯人出工的时候,白天世人最多的时候,狱警上下班的时候;这期间,被包夹犯人殴打,被押号犯人折腾,即使在监控下;每一天、每一声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与身体上的压力。押号在老监狱一角,高墙外面就是社会,陈玉江的喊声监狱里所有犯人和警察都听的清楚,墙上的武警和墙外的世人每天也在听。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他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在洪扬大法、讲清真相。

二零零六年十月,第五监狱搬入新监狱。恶警把陈玉江关到新监狱锅炉房地下室。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光线、没有水、没有厕所、没有暖气、不通风的地方。陈玉江绝食两年多,被戴着手铐、脚镣在押号连续关了十个月,最后身体在这个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被摧垮,后期整天开始持续高烧,身体极度虚弱。

二零零七年三月底,经社会医院检查,陈玉江患严重双肺空洞性结核、结核性胸膜炎和双肺胸腔积水,第五监狱只好把他送入监狱医院,又转到乌鲁木齐市北郊医院住院一个月,又送回第五监狱。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早晨乌鲁木齐市北郊医院。陈玉江的病房突然涌进一群人,为首的正是第五监狱监狱长王志平,紧跟其后的是副监狱长蔡遇河和一群“六一零”官员,接着手里的食品,营养品堆满了半个病床,王志平问:你知道我是谁?我代表监狱党委来看望你,这几天法轮功的问题你是怎么想的?

陈玉江义正词严,告诉他大法的庄严与美好,“六一零”恶警张勇军见状赶忙出来: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先休息吧;一群人转身出去。不一会,一名狱警请他出去,陈玉江走出病房,有些意外,只见走廊里一张大方桌上摆满了饭菜,正中间一只大蛋糕上插着蜡烛。陈玉江知道了,今天是他三十八岁生日,这是给他过生日来了。这桌丰盛的饭菜,服刑人员掏钱都买不来,还过生日?监狱长王志平还专程给他送来,第五监狱真是煞费苦心。

整个过程“六一零”恶警一直在一旁录像,搜集着它们想要的东西,陈玉江一脸严肃,不给恶警留下一点可乘之机。

直到二零零九年四月,陈玉江堂堂正正走出监狱。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 第五监狱对他超期关押几天后,告诉陈玉江,今天你哥哥和农四师政法委来接你回家。陈玉江质问恶警:我这个身体状况,你们打算怎么办?我被诬陷关押了五年,我的师父被诽谤了这么多年,就这样让我走了吗?“六一零”李发云故伎重演开始欺骗:我们已经和你们当地说好,他们带你去治。同时在大墙外欺骗当地政法委:现在社会上医院这种病都是免费,你们带他去。

陈玉江和哥哥拒不在释放证上签字,“六一零”恶警李发云软磨硬泡,没办法,只好找个没人的地方,哄骗农四师政法委和62团武装部的人在释放证上签了字。来接他的人怕他传染,不敢和他坐一辆车,另租了辆车送他和哥哥回家。

陈玉江到家才知道,本该八十六岁的母亲已在三年前过世,第五监狱瞒了他三年。陈玉江的父亲早年去世。陈玉江被绑架后,年迈的母亲只好到哥哥姐姐家生活。老人经常站在家乡的路口向远处遥望。“妈一直很想见你,”陈玉江的哥哥说,一天夜里天上下起了大雨,当时神智开始出现不清的母亲依稀记得儿子因为炼法轮功被恶警抓去,望着屋外,这么大的雨,儿子会在哪里?老人起身走进黑夜的雨中,哥哥赶忙追出去:“妈,你去哪里?”老人在大雨中头也不回的说:“外面下雨了,我去找玉江。”说到这里,哥哥已是泣不成声。

回家后,新疆胸科医院检查结果,他的症状比两年前更严重,要他马上住院手术治疗。陈玉江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哥哥和两个姐姐已经年迈退休。对于巨额的手术和住院费用,哥哥姐姐一筹莫展。他不愿再给哥哥姐姐增加任何经济负担,只有流离在外。

恶警罪恶定将被追究

新疆第五监狱以前叫新疆东戈壁监狱,是一个种粮食的劳改农场,只有一千多人。这里的狱警以前就是带着犯人种地,也只会种地,文化、思想素质极其低下。二零零六年老监狱没搬迁的时候,就有第五监狱合并到新疆第四监狱、成为第四监狱的一个分监区的说法,这样监狱长王志平和中层干部都不知道能分到一个什么职务,几百个警察和职工只能回家自谋生路。

监狱长王志平为了保住这个职位,除了让媒体给他树碑立传之外,就是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学员,捞取所谓的“政绩”。他规定,监狱“六一零”每“转化”一名大法学员,第五监狱奖励二千元人民币,对相关科室的有关配合工作也给予相应奖励。

第五监狱一个十多年工龄的狱警月工资才一千多元,这样“六一零”一个洗脑班一个月下来,就顶“六一零”主任恶警张勇军一年的收入;同时第五监狱还答应有“成绩”的恶犯“包夹”优厚的减刑奖励。七分监区恶犯包夹林兵除正常减刑外,因帮助恶警迫害大法学员就获立功一次,一个立功直接可以减刑六个月。

在政治资本、经济回报、减刑奖励多重刺激下,恶警张勇军、李发云、整个“六一零”办公室和相关科室趋之若鹜,疯狂的勾结恶犯,丧心病狂、极尽所能的摧残大法学员,在很长一个时期,这里是飞沙走石,血雨腥风。

恶警监狱长王志平以前曾是现任司法厅副厅长刘雪桥当年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局长时的局长助理,因为“助理”有功,后来到新疆偏远的南疆地区某某基层监狱任了两年监狱长,再回到首府乌鲁木齐时,就成了新疆第五监狱的监狱长。现在新疆司法系统有一个“河南帮”,乌鲁木齐很多监狱的监狱长都是河南人,王志平的祖籍就是河南,有人说,刘雪桥的祖籍也是河南。

司法系统规定,监狱长任期满后必须换届,不能连任。而王志平现在就连任第二届监狱长。在老监狱的时候,一次一队分监区犯人从监外收工回来,碰上了王志平,赶紧立正站好,为首的犯人问了一声:王监好。王志平张口就骂:好你妈的X.这是中国人骂人中最肮脏的一句。有人说:在二零零六年第十八届慕尼黑世界杯足球赛期间,他就亲自飞到德国慕尼黑,现场观看比赛。他手下这些监狱恶警口头禅就是:我的拳头就是法律。

第五监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恶警张勇军是劣迹斑斑、恶名昭著。很早就以凶狠、恶毒、伪善闻名东戈壁。早在“六一零”成立之前,他还是第五监狱分监区一名恶警的时候,一次他让犯人把另一名犯人用绳子吊在篮球架上,亲自动手毒打这犯人,很快将犯人打死。结果犯人亲属把恶警张勇军告上法庭。

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个官官相卫的黑窝里,张勇军因为杀人仅仅被停职了三年;三年后,这个逍遥法外的杀人犯,摇身一变,竟成了新疆第五监狱“六一零”主任,一个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祸首和元凶,罪恶昭彰!

在这里,我们严正正告:新疆第五监狱监狱长王志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恶警张勇军、办公室副主任李发云、孙昭辉、尼曼、朱成、王兵、教育科科长吴天全、狱内侦查科科长刘道友、副科长郭勇等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各科室、各分监区狱警、中共新疆各级“六一零”成员、中共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六一零”成员,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学员的兽行!

今天,所有的生命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都在摆放自己生命的未来,你们可以登录法轮大法明慧网,看一看今天正法在世间洪传的盛况,想一想自己的所为合不合天理?符不符民意?看一看各地恶人、恶警所遭受的恶报,想一想继续为所欲为,你们的未来是什么样?你们的名字已被录入《追查国际》,如果继续一意孤行,不能挽回已经给正法造成的破坏,所有的罪行你们一定要偿还的,不论天涯海角,时日长短!

由于消息严密封锁,以上情况只是新疆第五监狱迫害大法学员一部份罪行,可能在极个别细节上有出入。请知道更多消息和其他各地迫害大法学员情况的知情人士,及时给予揭露、曝光,包括这些恶人、恶警的亲人、孩子和朋友的消息公开,越细越好。

新疆第五监狱(区号0991),(新疆当地上班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两个小时,请各位同修掌握好打电话时间)

通信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96号信箱  邮编830013
监狱长、书记:王志平6636515
六一零主任张勇军 办6635949、小灵通8631559、手机15999123610
六一零副主任李发云
六一零成员朱成、尼曼、王兵、孙昭辉13579966079
教育科科长吴天全  13899803602
狱内侦查科科长刘道友、副科长郭勇
狱政科:科长蔡拥军、刘保君、副科长木拉提(维族)
管教科:副科长董峰(人称董大头)
纪检委书记阿某
原二分监区监:区长郭俊鸿
一分监区监:区长孟勇、指导员叶剑平
二分监区监:区长徐峰、指导员李卫东、管教刘小俊
八分监区监:区长余军、指导员吾末尔

监狱政委: 6633990
狱政科: 6622835
办公室:6637008
监狱纪委书记蔡遇河: 6633455
车间:  6649603
其它科室: 6633987 6632279
传真:  6637008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八家户地区检察院
通信地址: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17号信箱  邮编830013
部门检察长: 6636669
部门副检察长: 6635065
部门书记:  6631587
值班室:   6636232

新疆各地州部份媒体
克州报社:新疆阿图什市帕米尔路 电话:0908-4231813 邮编845350
叶尔羌报社 :新疆喀什市克孜都维路 0998-2526985    邮编844000
喀什日报社:新疆喀什市解放南路 0998-2523534    邮编844000
喀什市广电局广播电视报社:喀什市克孜都维路 0998-2524333  邮编844000
察县锡伯自治县报社:锡伯自治县查鲁盖东街0999-3622371邮编835300
塔城日报社地址:塔城商业街  0901-6222217   邮编834700
额敏县农九师报社 :新疆额敏县军垦路 0901-3341088   邮编 834600
吐鲁番市日报社:新疆吐鲁番市高昌路 0995-8523172  邮编838000
哈密广播电视报社 :新疆哈密市红星西路 0902-2238110  邮编839000
库尔勒晚报社:新疆库尔勒市石化大道 0996-2252110 邮编841000
亚洲中心时报阿克苏新闻周刊:阿克苏市南昌西路0997-2143815邮编843000
伊犁广播电视报:新疆伊宁市阿合买提江街 0999-8122567 邮编835000
伊犁青少年报社:新疆伊宁市解放路黎光街 0999-8127056 邮编835000
伊犁法制生活报:新疆伊宁市阿合买提江街 0999-8131710 邮编835000
伊犁垦区报社  地址:新疆伊宁市解放路 0999-8182615  邮编835000
伊犁晚报社:新疆伊宁市阿合买提江街 0999-8038727  邮编835000
克拉玛依市广播电视报社:克拉玛依市天山路 0990-6223501 邮编834000
克拉玛依市新疆石油报社:克拉玛依市友谊路 0990-6886137 邮编834000
新疆欣文媒体投资有限公司:克拉玛依市胜利路 0990-688613邮编834000
博乐市博尔塔拉报社:新疆博乐市青得里大街  0909-2310623  邮编833400
五家渠准噶尔时报社:新疆五家渠市天山北路 0994-5814314  邮编831300
新疆奎屯晨报社:新疆奎屯市团结东街 0992-3238188  邮编833200
乌鲁木齐晚报社:乌鲁木齐市青年路  0991-2617010   邮编830000
亚洲中心时报社 :乌鲁木齐市新华北路 0991-2313649  邮编830000
兵团日报社:乌鲁木齐市新兴街 0991-2645994   邮编830000
新疆广播电视报社:乌鲁木齐市团结路 0991-2570047   邮编830000
新疆法制报社:乌鲁木齐市解放北路文化巷 0991-2826027邮编 830000
新疆经济报社:乌鲁木齐市解放北路 0991-2332276  邮编830000
新疆科技报社:乌鲁木齐市北京南路 0991-3843464  邮编 830000

乌鲁木齐市工人时报社:乌鲁木齐市体育馆路33号
www.xjgrsb.com   email:tyzk@xjgrsb.com
传真 0991-2629514、总编室0991-2646232、办公室 0991-2629827

太阳周刊:0991-2629174、编辑部 0991-2629647、维文编辑部0991-2629278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务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友好北路邮编830000
总机: 0991-4828065 5892114(内部查号台)

乌鲁木齐市人大常务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华北路 830002
主任办:0991-2314740
秘书办:2314760
行政接待处:2314737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中山路 邮编830002
总机:0991-2803114
办公厅总值班室:0991-2803104
法规处:0991-2803816、2803818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人民路  邮编830002
总机:0991-2318198
法制宣传处:0991-2356033
厅长刘雪桥 办0991-2827205 、家0991-5835858 、手机13909917816

乌鲁木齐市司法局: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河滩南路  邮编830000
办公室:0991-2827221
政治处:0991-2834370
法制管理处:0991-282804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劳教管理局: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棉花街 邮编830000
总机:0991-5824688
局长:谢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