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世人折服的大法弟子吕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惊闻同修吕震被迫害致死,无语凝噎,眼睛盯着明慧的这则消息半天返不过神来,这怎么可能,那个年轻健康、才华横溢、对众生循循善诱讲真相的吕震怎么会疯、怎么会死?除了在监狱被长期超负荷的迫害致疯、致死这个原因外,还能有什么?

一个冬天的清晨,我赶到约定的地方接真相资料,远远看到寒风中的吕震坐在地上,手捧《转法轮》孜孜不倦阅读;面对邪恶疯狂抓捕,资料点一次次被破坏,同修被一个个抓捕,我感到了怕,他真诚的说:不要为虚度年华悔恨!我曾问过吕震觉得自己苦不苦,他笑了笑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记得2001年春天,吕震通过一同修找到我,那时的我因遭迫害停止了修炼,在人世中苦恼沉沦。同修领我到约好的地方,吕震非常礼貌的站起来。因为天气热的原因,他习惯性的撸起看上去比较厚实的夹克外套的袖子,我一眼看到他胳膊上很深的一个个伤疤,在大家都坐下来时,一抬头我又看到他头顶也有很深的疤痕,疤痕周围已经没有了头发,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刷的流了下来,他还很年轻啊!他眼睛红了红,说了句:别这样!

从交谈中,我得知他那时刚从劳教所出来,在重庆大学读书期间得法修炼,深知大法的珍贵,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诬陷到北京上访被关押,又因拒绝放弃信仰被校方除名送劳教,在劳教所因为与同修开创修炼环境屡遭酷刑迫害,身上的伤痕就是那时留下的。劳教释放回到家后的吕震也没得安宁,当地村喇叭天天喊他的名字,叫当地百姓不要跟他接触,他的家人为此承受了极大压力,为此吕震只好离家。

吕震对自己要求很严格,非常珍惜利用同修用来救度众生的资金,衣物都是其他同修实在看不下去了督促他才添置。记得一个非常炎热的夏天中午,他给我送资料,我一看他,乐了,只见他头戴大草帽,穿一条很长的厚裤子,因为天热裤脚挽的很高,赤脚蹬着一双很旧的凉鞋,浑身晒得黢黑。我的同事对我与这样穿戴寒酸的人交往不理解,我对同事说:“人不可貌相,你与他谈谈就知道了”,同事与吕震简短的交谈后惊讶的说:“这么有深度的一个人呵!”后来我的这位同事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何止我的这位同事,凡是与吕震接触过的人,没有几个不被他分享对大法的理解所折服,我也时常赞叹,赞叹眼前那个无比珍惜大法,对众生充满无限慈悲,在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中,风雨无阻、无惧无畏收救众生的大法徒。很难接受自此人世中再也看不到他,那个背着装满救度众生真相大布包的可敬身影,迈着轻快脚步微笑着走向众生……

曾经耳闻,吕震所在的村子,以前他每次回家,大街上的老人都会象看见亲人样跑过来握住他的手。一个真正同化了宇宙法理的大法弟子,切深体悟了众生在人世苦海中迷茫的苦痛,在任何环境都实践着对任何生命都是最有益、最可亲、可敬、可信的生命!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位珍贵的生命竟被临沂、蒙阴610办公室说成是疯子,而且不惜一切财力、物力,疯狂抓捕且被荒谬的枉判11年,最后被迫害致疯、致死。在今天的中国,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些人,有谁还能比他们更清楚这场迫害的荒谬、无理和惨痛!如果不是这个无可救要的共产政府疯了,不是那些麻木执行这场迫害的人疯了,这世上会发生把这样年轻珍贵的生命迫害致疯、致死的惨痛吗?

吕震走了,年轻短暂却又浓缩了生命真正意义的一生!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在大法弟子被迫害真相大白天下之际,人世间终止这场迫害的呼声日渐高涨,还有良知善念的中国人认清中共、远离中共,退出这个不仁不义、杀人不眨眼的共产恶魔,等待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徒的,将是与纳粹一样的下场和生命永无休止的天惩。他们必须为这一切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