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要想做到这一点,那是很难的,我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下面就粗略地谈一谈我自己的情况和修炼中过关的几件小事。

一.得法前 放不下打麻将的瘾

我是开副食店的,只要每天把门开着,生意还是不错的。可是我以前有个麻将瘾的毛病,每天非得过把瘾才行,否则心里就不舒服。手痒痒的,反正不打是不行的,就连去买菜,也要偷空去过把瘾。丈夫在家还好,要不在家,店门就得关闭,收入自然没了,而房租,税款每月共计三百多元是要交的。想起真划不来,尤其输钱时,更觉得不值。为了打麻将曾多次跟家里人闹翻。可总也改不掉。

有一次,为了打麻将,把我最心疼的儿子都给弄病了,那是几年前的事。当时儿子才四、五岁,丈夫到公司办事,当天不能回来,于是我就可以安心打一夜麻将了。将儿子早早的哄睡了,就心安理得的去打麻将,直打到深夜四点多钟。瘾过完后,回到家时,我惊呆了。儿子怎么哆哆嗦嗦的在门口缩成一团,我赶紧抱回家,问是怎样一回事?孩子说“我到外面撒尿,门带上了,就锁了,我进不去。”天哪,当时还处在严冬时节,儿子居然穿着单薄秋衣,不知在外面呆了多久,不病才怪呢。要是真打到天亮,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而且那时偷小孩的人也多。我当时真是悔恨的大哭了一场,我罪该万死,发誓再也不去打麻将了,戒掉这该死的麻将,可是不到一星期,老毛病又犯了,还是戒不掉。

二.修炼大法后 彻底丢掉打麻将陋习

自从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日有缘接触法轮大法后,我就经常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和听讲法录音,这样,我就自然而然的把麻将瘾戒掉了。说来也怪,我多次暗自发誓都戒不掉的麻将,学大法后,就一改到底,彻底丢掉了这陋习,再没有去玩麻将的念头,随之代替的是学法炼功,我对大法有一种相识恨晚之感。

三.去掉利益之心

从此,我决心坚修大法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就这样考验我心性的事接踵而来。其中有几件事对我心性提高最为明显。一次是九六年六月中旬,有一天,没等到丈夫回家,我就炼功学法去了。等炼完回来,丈夫才到家。他就对我说:“明天叫个车,一起到工地捡材料。”我说:“后天再去把,明天我答应一位功友去买布。”他同意了。

第二天过早时,我脑子“嗡”一下想起,我们都是炼功人,怎么能捡这不义之财,如果我们要了,那要失多少德啊?这些材料最起码也要几千元才能买回来,而我们正巧要买材料,装修新房,我丈夫是装修公司一位工长。一套新房的装修材料可以说,随随便便就可拿回来,然而我最终没要。

再一次是公司装修一栋大楼,把木窗全部换成铝合金的。换下的木窗全是很好的材料,公司经理叫我丈夫自己处理,一切收入归你自己。价值至少也要两三千元,丈夫说不要,你们自己处理,我是个炼功人,我不能占便宜。说实话,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本是个生意人,不是说要有“经济头脑”吗?哪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这些吗?况且对于这些材料我们确实很需要,不要说几千元,就说几百,几十都是有用的。但是我用大法来对照,哪些该做、不该做就心中有数了。

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改变了我生活中一切不良习惯,让我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明白了许多道理,悟到了做人的真谛。经过近一年的修炼,我觉得自己提高得还是不够,谈的还是很浅,浅薄。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修炼〉中说:“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