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大法弟子岳淑菊自述九年来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岳淑菊,黑龙江七台河市居民,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到法轮大法,通过修炼大法,身上的疾病一扫而光,她丈夫通过修炼改掉造成家庭矛盾的陋习,家庭和睦,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中。

下面是岳淑菊自述九年来受到的迫害。

一、派出所开始骚扰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全国的大法修炼者不同成度都受到了迫害。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清晨四点多,我们正在外边晨炼,新城派出所的警察王凡、薛X等几个人把我和另一位同修带到派出所,不让我们回家,我们问: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家,把我们关在派出所。他们说是上面的命令,怎么处理还得等上级的指示。直到下午,派出所才放我们回家。

二、正当上访,警察利用职权乱抓人、打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几位同修到省政府去上访,到了那里看到一排排武警来回走动,戒备森严,凡是上访的人,见到就抓,强行拖上车,有的被拉到废弃的体育馆。我和几位同修被拉到一所屋子里(不知什么地方),屋子已经有很多人,一会儿广播开始播放谩骂,诬陷师父,大法的谎言。事后才知道,当时他们已经有内部通知要播放诽谤大法的新闻。后又把我们转到一所学校,继续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谎言。

回到家后,派出所不断来家骚扰,造成生活的困扰,还威胁我们,不让我们去北京,要去就把我们抓起来。

三、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合法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三年

九九年十月末,我去北京信访办,想对政府说一句: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们通过修炼大法都受益了,别诬蔑大法、侮辱我们师尊,并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刚到信访办门前,就被一堆人围住,都是各地的警察和官员。我们被七台河驻京办事处的人非法绑架到七台河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在地下室。那儿已经关押了二十多位同修,一进屋就被非法搜身,身上的钱和值钱之物都被搜走了。两人带一副手铐,有的还用绳子把两只手反绑到背后,很难受,有的还被警察非法殴打。我们被关了一天一夜。

我们被七台河警察和官员给我们两人带一副手铐,我们二十多位同修被非法押送回七台河,被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吃的窝窝头咬不动,那窝窝头根本不是人吃的,是牲口吃的包米面做的,真的吃不下去。菜汤看不到油和菜,汤里还有泥。就这样的伙食一天还17元的伙食费。晚上有一个叫寇应龙(音)的警察念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报纸,还侮辱师父、谩骂大法和大法弟子。

住的房子是新盖的,里面潮湿,墙上还往下渗水,被褥下面都是湿的。一天晚7点多,我们在那坐着,几个警察进屋就打我们,说我们炼功。还强迫同修念监规,警察王××对我拳打脚踢,打的我都站不住,前胸后背疼了很长时间(后王××因刑事犯逃跑他也下岗了)。同修们为了制止警察对我们的迫害,大家齐声背《论语》,别的屋的同修也跟着背《论语》,整个看守所响彻我们的声音,震慑了邪恶,警察吓走了。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派出所又把我劫持到派出所,要我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诬蔑师父、诬陷大法,不按他们的做就不让回家。晚上我的亲人都去了派出所,两个孩子哭得很伤心。孩子小,正是需要父母的关怀和教育的年龄。当然谁都知道回家好,我也想回家。但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和心灵,让我有个和睦的家庭,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我怎能昧着良心去诬陷给予我一切的师尊。就这样我再一次被派出所又以“扰乱社会治安”无须有的罪名又非法绑架看守所,延期非法关押,一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绑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继续迫害。

四、在劳教所残酷迫害,强行劳动、洗脑

在劳教所,吃的是发霉的白面馒头,吃了嗓子疼得很难受,还吃鸡饲料蒸的窝窝头,菜汤没有油,就在蒸锅水里放几根冻萝卜条。吃的人身体发肿,大便也排不出来。卫生条件极差,几个月洗不了澡,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二个多小时,有时完不成他们规定的任务,晚上十点多还在干,劳教所干警还骂。我挑小豆,手都被磨出血了,一百多斤的小豆袋子还要扛到车上去。

干完活吃饭没有水洗手,上完厕所也没有水洗手就吃饭,上厕所就给几分钟。由于吃窝窝头又没有油,排便排不出去,时间长一点,干警就骂,骂得脏话不堪入耳,有时还挨罚。

有一次早晨我们都起来炼功,不一会儿就来一帮男干警,进屋就拳打脚踢。有一个同修被警察用脚踢的差一点就死过去了,憋的很难受,气上不来。罚我们在水泥地坐了好几个小时。

劳教所经常强迫我们坐小板凳,一动不动坐着,经常让我们走操,走得腰酸背疼,这就是江氏集团“肉体上消灭”。

劳教所强迫我们听干警讲诬陷大法、诬陷师父的谎话,给我们讲法律,我们反过来用法律给干警讲真相,那段时间上课也就不了了之。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和电视听广播。

二零零零年八月劳教所把我关进小号,小号就是在屋里吃、屋里拉,不让出屋,天天给灌输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谎言。干警栗××为了转化名额还掐了我大脖子。在这样的高压威逼下,我被洗脑了。我做了一生从修炼以来最痛心的一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

五、用骚扰、监视、经济迫害等手段迫害

回家后,街道经常上门骚扰、监视。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忙完生意刚要给上学的孩子做饭,新城派出所警察孙××、薛××等好几个警察闯进我家,把我非法强行拖上去绑架到派出所,两个小孩中午回到家没吃上饭,天黑了才放我回家。

我丈夫因修炼法轮大法,两次被非法教养。我没工作,全家人的生活没有依靠,外地有两位朋友也是同修来看我,想帮帮我。进我家门不到五分钟,派出所孙××、薛××、王凡等好几个警察闯进屋强行把我和两个朋友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把我和她们分开。直到天黑才放回家。警察王凡还威胁,不让通知她们家属。后来听说那两个同修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这样致使关心我家生活的好心人不敢登门,生活一度艰难。这就是江氏集团的“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邪恶迫害手段。

六、再度受到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晚上九点左右,全家正要休息。派出所警察庞英贵、寇应龙、藜红等好几个人非法闯进屋绑架我丈夫,屋子乱翻一遍。我走脱了。一小时后派出所寇应龙、藜红在家里没有大人的情况下又非法进屋抄家。几天后,七台河为了凑够上级给定的劳教人数(法轮功),我丈夫又一次被七台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再度面临危机。

二零零二年,派出所旁英贵和一个开车司机执行所谓邪党的任务,强迫我按黑手印、签字,我拒按拒签,并告诉他:你们把我丈夫绑架还非法教养三年,我们一家人生活没有了依靠,两个孩子还上学,吃饭都很难,你们还来骚扰。再说黑手印是犯了法的人才按的,我没犯法,你们走吧!他们临走时,司机恶狠狠的说:你不按晚上我就来抓你!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八点左右,自称是市局的四名警察进门绑架走我丈夫,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毕树庆、陈举等十多名警察非法闯进屋,屋子乱翻一通,并非法抢走了我家的一部手机、一部小灵通、一个电子书、一个接受机,还有四十多元钱。我丈夫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五十四天。

七、呼唤良知正义,明辨善恶是非

修炼大法后我们一家人和睦相处,身体健康,全家人疾病一扫而光。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天写出这几年遭受的非法迫害,是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了解真相,明辨善恶是非,对这场无辜的迫害,请伸出你们正义之手,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真心的希望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众生都看一看《九评共产党》,真正的了解共产邪党的历史和今天。中共解体是必然,是天意,望早日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