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职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在教师这一行里,熬到高级教师就算到了人生终点。但是在终点前,还有一道大关,就是职称竞争。终于,我也迎来了这一天。

去年的二晋一,我让给了比我年长的同事;今年的三晋1.5(一个半名额),我与同修悟了一下,不打算再让了。学校里人人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一遇到竞争的事情就躲开,好象是我不敢与人竞争、畏畏缩缩似的。这次我要正面递交申报材料,堂堂正正参与竞争。如果成功了能证实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的杰出表现,失败了也不放在心上。

第一是述职,在常人来说这可是个自我标榜的好机会,夸大其词、无中生有、给自己歌功颂德,甚至上网下载或者请人代写述职报告。我仔细想了想,今年是我修炼的第十个年头,也恰好是我在学校工作了整十年。于是我写了一篇回顾,只有千把字,辉煌业绩什么的一句没有。在别人听来是我个人的心灵成长经历,其实是我这十年修炼的心路历程。由于写的情真意切,旁听者潸然泪下,会后学校主任立刻找到我要收藏这篇文章。

第二是审核,参评者不能在现场,我没能见到审核的真实场面,但事后这场审核被称为是一场“正邪大战”。校长以“政审”不合格为由坚决要把我拿下来,原因仅仅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而另一方,全校所有教师据理力争,列举出我教学突出等种种优点,力挺我晋级。审核会变成了拉锯战,一方是邪恶的中共论调;一方是平实的百姓眼光。最后,我“从不收取家长钱物”这一点成为重拳击败校长的“政审论”,因为我是学校里唯一一个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即便如此,校长还是不甘心让我晋级,把那0.5个名额分给我,让我再去和其他学校竞争。当我得知此事时,我真笑了。原本我只是想用自己平日的工作成绩说话,堂堂正正的参与竞争,成也好败也好,不算什么。是他硬要把我和大法捆在一起,那样我焉有失败的道理?因为大法必胜,所以我必胜。

第三,竞争。说来可笑,竞争两大要素文凭和业绩我一项都没有。全校的教师都参加了本科函授只有我一人除外,因为我不想学习马列毛选和邓论。用共产邪灵的东西为自己谋取好处,哪怕是假的我也不要,我不能让它污染了我。所谓业绩哪,就是论文、证书、出版物等。这些东西全是要花钱才能得到的,一篇论文几百块、一个证书几百块、出版物更贵……我是个大法弟子,我的钱首先是大法弟子的钱,是大法的资源。所以,这些年里这样的钱我一分都没花过。一个学生家长是教育局的,给我拿来个假证书,我知道她是好意,但是我决定就拿着这样光秃秃的业绩去和人竞争。

可想而知,我的申报材料在全市垫底。教育局长拍着桌子骂我们校长说:“怎么把这样的人报上来了!”在谁看来这都是不可能的了。这时,奇迹发生了,一个外校的校长跳出来大声疾呼:“晋职称不光是给那些业绩突出的人的,也得给这些平日扎实肯干的人。”结果,情况180度大转弯,垫底的申报材料竟然顺利通过竞争!校长回来对我说:“你算是碰上贵人了。”真的是“碰上贵人”了吗?那个外校的校长连我的名字都叫不上,凭什么给我出头?我心里明白的很,这是大法的神奇。师父看我去掉了这名利之心,该是我的东西就不会丢。

现在,职称风波已经过去了。回过头看看,正是世间的事都是为大法所成的,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如果我在这其中也象常人一样争名逐利,只怕不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