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辽宁省东港市教师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我叫李纬华,是一名教师,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

我原本多病、脾气暴躁,修大法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勤于炼功,不知不觉心脏病、痔疮、顽固性头疼、腰椎盘突出等疾病不翼而飞。性格变的温和,工作中从不计较个人利益。每天都乐呵呵的,用学生们的话讲,上下课时都看见老师在微笑。

法轮大法涤荡了我心中的污垢,启悟了我先天纯朴善良的本性,使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修炼者。

就是这样一个一心想做好人的教师,在工作中,同事们公认的善良人,在九九年七月后,人们受中共邪党的毒害,视我为异类。我知道,这是人们不明真相的结果。我更加努力地做好本职工作,校长都说:“人人都象你这样对待工作,对待学生,没有干不好的工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即使这样,邪党也要迫害我。九九年十月到十二月,校长、书记、工会主席、教育助理、副镇长,轮番到学校做我的“工作”。连学校所在村的村干部都派人蹲坑,监视我的一言一行。名目繁多,目的就是想让我放弃修炼。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休息。边防派出所也多次骚扰,还在大人不在家时,当着一个七岁小孩的面,到我家乱翻一气。拿走了我的录音机、磁带和大法书。

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丈夫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被骗进公安局,非法把我兜里的东西全都掏出来。甚至连一个司机电话号码都纠缠不放,也要骗来非法审讯。一个不明真相的警察,用拳头使劲打我的左胸,问我为什么去北京。在公安局二十四小时没问出什么结果。东港市“六一零”办公室的王润龙扬言:她丈夫二次进京,就是因为他老婆有工作,我要拘留她,让她没有工作。就这样,我被非法扣以“扰乱社会秩序”,而被绑架拘留三十一天。我丈夫被绑架、非法教养。夫妻二人被非法罚款五百元。我年终考核不合格,扣发一个月工资,没涨工资。

在零五年我向世人传播《九评》,被人非法举报。九月八日上午被四名便衣绑架到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乱翻一气,家中一片狼藉。共产邪党,指使欺骗这些人做坏事,给它当替罪羊。

有多少象我一样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善良的人们,请早日觉醒,不要再受欺骗,更不要助纣为虐,残害自己的同胞,恶事到头终有报应,请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